2014年10月30日 星期四

那一夜,我們一起推的購物車

回到了squat,將裝滿水的水桶一個個拿回廚房,Lea才終於跟我說接下來的行程,
原來那天晚上剛好是薩格勒布的大型垃圾回收日,人們會在當天的晚上將不要的東西丟在街角,垃圾車會在半夜到各個街道去收拾垃圾。Lea說他們等下要出去逛逛,趁垃圾車還沒來之前挖挖寶。

歐洲大部分的國家沒有像台灣、日本這種丟垃圾的文化,平常的垃圾都是丟在街道邊的垃圾桶裡,或是在垃圾車要來的前一天將垃圾桶拿到門口來放。當然也不會有甚麼給愛麗絲的垃圾車主題曲,我想到一個法國沙發客來我家時拼命的想搜尋音樂的源頭,結果發現是垃圾車時他差點傻掉,他一直以為那是冰淇淋車的音樂。





Alion要留下來等水塔滿了以後去關水,所以就是我和Lea、Ilija以及另一個叫Mariana的女生一起去。Mariana是個幾乎跟我一樣高的壯碩女生,我一開始甚至還以為她是男生……但她卻是個異常溫柔的女生,是那種隨隨便便聊個天就會突然流眼淚的人。



我跟Lea推著購物車跟著Mariana和Ilija,走向大門,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



「那邊不是有警衛嗎?」我小聲地問Lea,
她聳了聳肩跟我做了一個鬼臉當作回覆。

到了大門口,Ilija逕自走向警衛室內打了個招呼,然後就把大門打開了。


「他們到底請警衛來幹嘛的阿?」我整個有點傻眼。


「我們也不知道,他們警衛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要來幹嘛的,怎麼樣?佔領空屋還有警衛幫你顧門的感覺不錯吧」Ilija說完大笑,我們便這樣子大搖大擺地推著購物車走到了夜晚的大街。


我差點忘了現代社會其實早已存在著路燈這種東西,搞不好將來,回去跟我的朋友們說我在克羅埃西亞交換的故事時,克羅埃西亞在他們眼中就會成了一個充滿廢墟、晚上沒有電燈、要喝水得自己去打水、煮飯前得先劈柴生火的遠古國家。
越想越覺得好笑。再怎麼說克羅埃西亞可幾乎是巴爾幹半島的國家裏頭發展最好的了。


走了半個多小時,穿越了火車站來到市中心的另外一側。沿路上已經看到許多的垃圾被堆在街角,但我們並沒有停下來,而是跟著Ilija一路走到了國家劇院。


「我們得在十一點半左右抵達才行。」Ilija這樣對我說。


「十一點半要幹嘛?」


「那間披薩店十一點半關門,我們先在這邊等一下。」Ilija說完後便跟我們在國家劇院邊找了個長椅坐下來聊天。





我當時才知道Ilija其實不是克羅埃西亞人,而是波士尼亞人,也是一個大家沒甚麼概念的地方。基本上,克羅埃西亞、塞爾維亞和波士尼亞這三個國家就是分裂前的南斯拉夫共和國,現在雖然分裂了,但是語言還是一模一樣,甚至,克羅埃西亞應該還是這三個國家內發展最好的。


Ilija不知道看到了甚麼,跟我們說時間到了以後,便往那間披薩店走去,Lea此時正整個人坐在購物車裡,我把購物車連同裡面的Lea一起推過去:「麻煩你有點保姆的樣子好嗎?」Lea完全不理我,繼續享受坐在購物車裏頭的特等席。


Ilija不到三分鐘就出來了,拿著一個沉甸甸的塑膠袋給我,裡頭竟是一些披薩、漢堡還有占了七成以上的……薯條!


「他們怎麼會送你這麼多食物?」我有點驚訝的問他。


「他們要關門了阿,這些都是賣不完預計要丟掉的。」Ilija邊說邊從裡頭拿出一支炸雞腿。我墊了墊手中這個兩三公斤重的「垃圾」食物,這是一天一間店要丟掉的分量……


回程時,我們開始認真觀察那些被晾在街角的垃圾堆們,
太巨大的沙發、桌子、床墊我們就沒轍了,
我們還翻到了一整箱的文件夾、一大疊幾乎沒動過的筆記本、一個原木的書桌,抽屜的把手壞掉了。我們真的把整個書桌就塞進購物車裡,然後拿了一些筆記本、文件夾以及一堆莫名其妙的外文教科書,

撿到最寶的東西應該是一個非常古典裝飾華麗的鏡子,我實在難以想像怎麼會有人把這種可以當藝術品的東西丟在路邊。隨著我們邊走邊撿,一台車一下子就超載了,我們還發現了一大堆的衣物。我對來路不明的衣物還有點芥蒂,但Ilija直接就將一件外套穿在身上,然後問我說這件外套不錯吧。

我突然想到我家的衣櫥,我從高中開始就沒買過衣服了,應該說我從小到大從來沒想要買過衣服,高中以後則是開始抵制我親愛的老媽幫我買衣服,她幾乎每次都得連哄帶騙、大費周章的才能讓我妥協接受買一件新衣服。然而即便如此,我還是有一個幾乎爆滿的衣櫃,雖然我會穿的衣服,來來去去就是那幾件,超過八成的衣服都是所謂的備而不用......



大夥推著購物車回到了屠宰場,將車子放在倉庫內便先跑回客廳分贓食物,

除了那一間披薩店,我們還去了另外一間咖啡廳,拿了一整袋的小點心,一種克羅埃西亞這邊常見的一口酥,裡頭包著果醬、起司或是羅勒等。

冷掉的薯條,應該是這個世界上最難吃的東西。我吃了一口變皺起眉來。

喀擦一聲

Lea又朝著我拍了一張照片:「一點十分。」我差點把嘴裡的薯條咳了出來,我早上還有課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