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2日 星期二

快閃剩食餐廳&德國惜食人在台灣--Foodsharing



最近一兩年,剩食運動在歐洲各國鬧得轟轟烈烈,
之前法國的醜蔬果運動更讓法國成為第一個全面禁止超市丟棄下架食物的國家。
丹麥出現了過期超市,英國出現了專賣剩食的自由定價餐廳--真的垃圾食物計畫,並在不久之前讓Tesco這個巨型連鎖超市決定捐出下架的食物。








今年二月,人生百味在當代藝術館的自由小屋舉辦了幾天的快閃剩食餐廳,
喝不完的茶包、沖泡包,人們捐贈的餅乾,以及快要到其無法再販售的巧克力醬,我們一邊抹巧克力醬、一邊泡茶,一邊跟經過的人們談剩食餐廳、免費商店及共享糧倉,


「在剩食餐廳裡,你要吃多少就吃多少,要付多少就付多少」



好笑的是,一開始主要是為了將處理不完的食物消化掉,才舉辦剩食餐廳,結果過了幾天下來,食物反而越來越多。

有位先生聽完我們的概念,便將一包地瓜酥放了上來,然後看到了架上的麵茶,便問:「那我可以交換這個嗎?」

隨即又想了想,他自己可能用不了那麼多,於是就拿回去裝到自己的容器後又把剩下的麵茶帶回來了。


共享糧倉同時也可以是無包裝商店,想拿多少就拿多少就好,不用擔心拿太多處理不完最後還是浪費掉。




我們也邀請到了來自德國的Stefan來跟我們分享。

「我們以前很常dumpster diving(翻垃圾桶),大部分的食物都是從超市後面的垃圾桶翻出來的,但是後來,我們可以直接到店裡面,店員會把原本要丟到垃圾筒裡的東西直接給我們。」Stefan簡單的跟我介紹他在德國的情況。


接著,他跟我介紹Foodsharing(食物分享站)這個網站。


「Foodsharing可以簡單分成兩個單位,一個是Foodsharer,提供食物的單位(超市、餐廳、麵包店之類的),另一個則是Foodsaver,接受食物的單位,也就被稱為惜食人。無論是哪一方,只要透過這個網站申請,就必須簽屬一份同意書,大意是說惜食人們必須自己負擔風險,沒有任何人應該為任何人負責。並對食物提供者承諾說就算真的發生問題了,他們也有保險以及律師團可以保護食物提供者。」


「對於食物提供者來說,他們只是把原本要拿去垃圾桶丟的食物留著,等到惜食人過去的時候再給我們,對他們來說幾乎沒有任何麻煩,而且,我們這邊丟垃圾是按重量計費的,所以他們還可以因此減少一些清運的成本。」


「至於有些人會擔心人們會因此就不消費,專門跟超市要食物就好了,對於這個問題,因為食物提供者只能將食物拿給通過申請認證的惜食人,並不是任何隨便一個人都可以過去拿,所以其實不會有那種狀況。更何況,現在已經有越來越多人對浪費有所意識,而Foodsharing這個網站的規模又越來越大了,當一個社區裡面的五家超市裡頭,大家都知道有其中一間是會珍惜食物,而不是丟到垃圾筒的店家時,這幾間店裏頭賣的東西跟價位又幾乎一模一樣時,人們會去跟誰買?」



「最後,食物提供者會在網路上刊登他們需要惜食人來拿食物的日期和時間,要去拿的惜食人就在網路上頭登記,然後到場拿完食物再去簽名,這部分對Foodsharing這個網站非常重要,因為如果惜食人不準時或是根本忘記去拿食物的話,那些食物可能就真的只能被丟掉,而且還會造成食物提供者的困擾,所以,如果累積兩次沒有去拿食物的話,Foodsharing就會取消那個人的惜食人身分。像我之前在德國住的公寓,我們每個人都是惜食人,而我們附近的超市每天都需要人去拿,我們就輪流一天派一個去拿,這就是我們大部分的食物來源。但如果我們偶爾想要尋寶的時候,我們還是會去dumpster diving,就會拿到像是橄欖油或是調味料之類的東西。」





Stefan現在在台灣籌備Foodsharing Taiwan他們會先做出一份切結書給惜食人和參與店家簽屬,確保店家不會因為將下架的食物贈送出去而造成任何問題。
經過了好一陣子的努力,他們已經開始有店家跟他們合作分享沒賣完的剩食,現在也正積極籌備在台北設立公共冰箱,有興趣的可以跟他們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