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7日 星期二

住在帳篷內的化學家:史考特的決定


『"你瘋了嗎?"

幾乎每個人聽到我說我預計在帳棚裡度過這個冬天甚至更久時都會有這樣的反應。


為什麼?我這個21歲的中產白人學生,其實有錢去過還蠻舒適的生活,


會決定要住進帳篷內,而且還是在寒冬之中....?


答案並沒有我預期的那麼簡單,但我會試著說個大概。


我相信,只要我們人類稍微不要那麼物質主義一點點...對我們人類本身


以及其他動物都會有幫助,我認為我們用錢的方式將消費者和產地之間


分了太多太多層了,我認為擁有少一點、分享多一點才是開心的關鍵。


我不覺得金錢本身是邪惡或是怎麼樣,我只是覺得它是有成癮性的,就


像品客和安非它命。





所有成癮性物質本身對使用者及社會來說都有正面以及負面的效果,大

部分的人都同意要避免成癮的負面影響,最好的方式就是降低或是乾脆


不要使用那個東西。






有了這些想法後,我發現,如果我不想被當成偽君子,我必須要多身體

力行一點....但是,對我來說瞬間從一般人變成隱士、佛陀或是甘地絕


對不是容易的事情,像是拋棄一切開始流浪之類的....我還有學位要完


成,也還有家人在海外。





我還是會用錢,但是我盡可能在我的能力範圍內限制我的使用。第一項

就是交通--搭便車和騎腳踏車,第二項是食物--我盡可能只吃可能會被


浪費掉的食物,現在第三項,而且對我來說應該也是最昂貴的項目,就


是住宿,因此,就出現了我現在手中的帳篷。我不需要那些東西的計算


好吸引你的目光,但你要的話你可以算看看。





我的確是個超級偽君子,我很喜歡花錢跟我朋友去喝啤酒(即便有時候你

也會在垃圾桶翻到沒開過的啤酒),而且我喜歡回去見我家人,所以我花


了大把大把的錢好讓我可以待在一個燃燒石油的錫罐子裏頭飛越海洋


但是,我很努力地在嘗試,希望最後可以讓我不用錢(或是一點點錢)的

生活更容易一些。





之所以要住在帳篷內,除了剛剛比較精神哲學上的原因之外,還有其他
次要的原因,其中一個比較弔詭的就是.....我要存錢....好讓我可

以在完成學業後就可以出去旅行,而不用先去工作掙錢。另外一個則是


讓我不會花那麼多時間在不好的習慣上,像是盯著某種螢幕之類的....


然後讓我有多一點時間做些我認為比較有意義的事情--我的學業,社群


、運動之類的,我的帳棚內沒有wifi。甚至,我還會學會怎麼去面對各


式各樣的天氣。


昨天在朋友的幫助下,我搬進了我的新家並過了第一晚,我絕對不會說


我一點都不擔心,尤其在那個如此英國的夜晚。事實上,我也問過自己


好幾次同樣的問題:你是白癡嗎? 

想了好久以後,我發現....是的,我是,而且我一直都有這樣的傾向,因此我更應該這麼做,或者說嘗試這麼做看看。




神奇的是,我在帳篷裡還蠻溫暖舒適的,我在陽光與鳥語下很自然的清


醒過來,我想感謝Peter和他的夥伴讓我在他們的後院做這個實驗,準備


迎接接下來的三個月!』


.....................................................................................................................
Scott現在人在英國,準備完成他的化學碩士,然後他決定在有著世界知名爛天氣的英國冬天搬到帳篷內去住,並寫下了這篇網誌。

原文:Crazy Chemist in a Tent



Scott在美國出生,英國長大,去紐西蘭交換結束後準備要回英國念碩士,中途到台灣來溜搭溜搭。

他到了紐西蘭後,開始搭便車,開始不吃肉,然後到現在整個變成連蛋奶都不吃的vegan。

他也在紐西蘭Dumpster diving,他說他們那邊的有機超市,每天都會有很多的食物被丟在垃圾桶,然後當地的Freegan或是Vegan們都會去翻。

「其實超市的人都知道我們會來拿,但是他們不會趕我們走,可能他們也覺得把這些東西丟掉很浪費吧,而且,我們會收拾得很乾淨,不會帶給他們麻煩。」

台灣是Scott所搭過的第二個國家,也是第一個司機們幾乎都不太會講英文的國家,雖然說他還是覺得在台灣搭便車整個容易到一個他完全沒辦法想像的地步,他一瞬間就從台北搭到便車來到台中,而且下車時還被塞了好幾公斤的荔枝.....

「我覺得台灣整個很安全啊,你在澳洲或是紐西蘭常常很可能被放在一個完完全全四下無人的地方,那個比較恐怖吧。」

他有一個有趣的習慣是我應該好好學習得,他會記下每一台便車司機的名字,因此他都知道他到底搭了第幾輛了。

「所以你到底搭了第幾輛了阿?」我問。

「我從去年九月開始搭,到現在......兩百九十九輛,差不多一天一輛的感覺哈哈。」Scott說。




「好啊,那我們去搭第三百輛吧!」說完,我們就寫了塊紙板,一起出發橫跨中橫。




<Shut up & take it:拿就對了(鹽寮海或)>
跟Scott到了鹽寮參加海或的瘋市集,他一整個超融入的,瞬間就把衣服和鞋子脫掉然後開始捲菸跟周圍的人借打火機。

你丟我撿在東華是每年畢業季在東華大學內舉辦的活動,主要讓將搬離宿舍的畢業生把他們不想帶走的東西留下來,讓其他學生或是鄰居們去撿,結果活動結束後還剩下一大堆東西,其中好幾袋就被朋友給帶了過來。

我和Scott看到了以後,便決定來惡搞個臨時版的real real free market,雖然只有我們一攤.......

我們把袋子裡頭狀況比較好的衣服和鞋子挑出來,放在到處砍來的香蕉葉或月桃葉上,然後去找廢棄的板子來寫:「Shut up & take it 拿就對了」

接著,就站在攤位前欣賞路人們超可愛的表情,
有一個國中老師瞬間就停了下來,跟我們說他們學校有一些弱勢學生在球隊可是買不起鞋子,他看到有一雙鞋子他們好像可以用的,可以拿走嗎?

「當然可以啊!這些東西本來就是要被丟掉的,可以再被拿去用最好了。」


可是老師還是覺得沒付錢很奇怪.....後來又拿了好幾罐啤酒過來,而啤酒....其實在市集裡頭是比新台幣還珍貴的貨幣。


於是,Scott又加上了一個板子:「不一定要付錢,不過我們喜歡啤酒、食物、巧克力和菸草。」


原本還要拿一個捐款箱讓大家隨喜丟錢,不過我們擺到一半突然下大雨,後來就懶得做了。


結果,

當天我們送出了三雙鞋子、一條圍巾、五件還六件的衣服(沒穿衣服的日本人在這裡挑衣服挑的超開心的XDD)


然後Scott拿到了一大堆的啤酒、一個奇怪的手環、還有巧克力



之後一個禮拜,我回到了台中,而Scott則繼續搭便車南下,然後再度從墾丁回到我們家,說要送禮物給我......




........竟然是他一路上搭便車所用的牌子!






留下他的禮物後,他又繼續往中橫出發了........這次到了花蓮,他還得繼續北上過蘇花回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