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4日 星期日

關於學英文這檔事:第一封英文email


將近十年前,我國中剛畢業,跟著學校的遊學團到了澳洲阿德雷德。


我們跟寄宿家庭住在一起,跟其他同學比起來,我的homestay稍微有點不一樣,他們家的小孩都已經三十歲生完小孩出去外面住了,比較像是爺爺奶奶的年紀。


那是我第一次出國,也是我第一次正式用英文跟外國人溝通,想當然爾.......我完全聽不懂也講不出來。尤其是澳洲的口音又跟我們平常學的差很多,good day good day聽在我耳裡反而比較像 good die(好死).......



但是home爸和home媽總是很認真的想盡辦法讓我理解他們在說甚麼,放慢還是聽不懂就換個方式講,講到我終於喔喔喔他們才放心,同時,即便我講得亂七八糟,他們還是會認真的討論我到底在講甚麼,

往往當我這種"反正差不多就算了吧"的台灣個性要發作時,

反而是他們抓住我,要我試著再說說看。

我才意識到,在我眼前的這兩個外國長者,是真的在乎我心理在想甚麼。


後來我發現,home爸是在教人開飛機的,而且本身竟然還是當地的市議員......還被他帶去市議會開會(雖然我只記得議會裏頭的冰淇淋很好吃........)


不過,我英文並沒有因為在澳洲的一個月就突然變好,我的底子實在是太差了,而且我當時對英文實在是不太有興趣。


一直到我回台灣後的一個月,


電子信箱裡出現了一封英文的email,我知道是他們寫的,我一點開就整個傻眼.......怎麼一大片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英文阿!(廢話)



我坐在電腦前愣了半晌,跑到樓上拿了傳說中那本被稱作英文字典的工具下來,開始一邊讀信、一邊翻字典、一邊罵髒話......然後耗了快兩個小時,我才終於看完那封信。


但是,惡夢還沒結束,
我喝了一口水,把字典拿回來,繼續一邊寫信、一邊翻字典、一邊罵髒話......然後又花了快兩個小時,我才終於完成了一封現在看起來其實狗屁不通的回信,寄去給這個市議員。


就這樣子,
一封、兩封、三封,
一年、兩年、三年,

到現在,
我可以很自然的使用英文,

才很真實地意識到,


"一個沒有動機的學生,怎麼教的學不起來;
一個有動機的學生,不用教都學得起來。"






八年後,我已經大學畢業開始在學校當替代役了,一天下午我正在陪學生去參加比賽,用著電腦時,突然收到Home爸的來信。那群小屁孩們看到英文的信整個超興奮的全都圍上來看,辛辛苦苦的念完一句再叫我翻譯一句才好不容易看完了這一封。


我對她們說:「欸,你們想去哪個國家?我找那個國家的正妹給你們看。」


然後我們就開始用沙發衝浪尋找住巴黎的沙發客,找一個我們認為最正的然後我讓他們試著閱讀那個沙發客的檔案。


這邊的孩子絕大部分對英文是處於半放棄的狀態,但我不覺得這是因為他們不認真或是老師教得不好,而是他們之中沒有半個人有辦法回答自己到底為什麼要學英文,
就算生出了要國際化或是以後工作會用到這些答案,他們內心其實也壓根不信那是個好理由。

他們其實只是需要一個能讓自己相信自己其實是想要學英文的理由而已.....

"八年了(我在home爸的信上寫道)


當時我還是個甚麼都不會的國中生,你寄來的每一封信我都得花一兩個小時查單字才看得懂,
然後還得再花三四個小時才有辦法生出一篇勉強稱得上通順的回信,就這樣子持續了好幾年,謝謝你們這麼有耐心的陪我這個台灣小孩玩


我已經漸漸成了對許多台灣人來說很有國際觀的人,到了一些有趣的國家旅行、認識了一些非常有趣的人,當然也經歷了一些有趣的故事

如今,我可以很自在迅速的了解你們寄給我的emial,並且在五分鐘內寫完一封我確定你們一定看得懂的回信,

當我在回信給你的同時,我身旁的學生們正像當時的我一樣,充滿渴望的想了解這個世界,我真的希望現在的我能幫上他們一些。

只是想告訴你們,
謝謝你們,如果我真的有辦法幫到他們
那你們就是這一切的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