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8日 星期日

漢娜鄂蘭:被害者偏見

「試圖去理解,不等於要寬恕,我有這個責任去理解,每一個有膽量把這個主題拿到報紙上來討論的人,都有這個責任去理解......」



可以的話,先看過辛德勒的名單再來看漢娜鄂蘭應該會更有感覺一點。



漢娜鄂蘭是一個從納粹集中營逃出來的猶太哲學家,因為聽說以色列抓到一個納粹軍官艾希曼,並大張旗鼓地要審判他,漢娜於是向紐約客表示她想要去耶路薩冷聽審寫報導。


到了審判現場,她卻發現這個曾經負責運送成千上萬猶太人去送死的納粹軍官艾希曼,跟她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艾希曼一點都沒有一個殺人魔頭該帶給別人的恐怖感覺,相反的,在漢娜眼裡,艾希曼就只是一個中規中矩,認真勤奮,甚麼都不是的小人物。漢娜最後得到一個結果,歷史上最殘忍最邪惡最恐怖的事情,往往不是邪惡的人所為,相反的,卻是在邪惡體制下放棄思考能力的平凡人造成的,她將她的觀察刊登在紐約客上面,旋即引發大眾的強烈不滿,認為漢娜是在為納粹的暴行找藉口,甚至怪罪在那群被欺壓的猶太人身上。




無法抹滅的現實是,
艾希曼當年的確是在知情的狀況下,讓成千上萬的猶太人被送到集中營,而他也很清楚這些猶太人將面臨甚麼樣的命運,


然而…..艾希曼卻堅稱他從來沒有殺過人,
的確,他真的沒有親手開槍或是直接執行對一個猶太人的屠殺,但那些猶太人之所以會死,卻是因為被他安排進去的間接死去的,


那這樣到底算不算殺人?


如果拿動物來想像的話,我們大部分的人的確從未親手殺死任何一隻豬或一隻牛,但是這些動物卻是因為我們想吃,才被送進屠宰場殺死的,


想想吃肉和艾希曼殺人兩者的關係吧........






最有趣的部份,其實是審判本身,電影中艾希曼的審判畫面都是直接用當時的史料黑白影片,而這種不加修飾的紀錄片式呈現竟比演員表現的還要更具衝擊性,

因為這個審判所表現出來的….即便以色列再怎麼聲稱是要審判艾希曼所犯的罪孽,實際上卻比較像是在審判納粹的共業….或是審判那段集中營歷史......
甚至在漢娜眼中,與其說是審判,這更像個公演…..

一個開放給全世界所有委屈憤怒的猶太人們參與的演出。


我們的年輕人拒絕面對….那一段被你稱作"黑暗時代"的歷史,有些人是因為覺得他們父母沒有起來戰鬥、沒有拿起武器捍衛自己而覺得羞愧,有些是因為發現了他們父母的各種不光彩行為,他們認為,在那個時代下只有罪犯跟妓女才能在集中營存活下來….」   海德格


在這個審判中,
以色列代表著因為納粹而死掉的六百多萬個猶太亡魂,向他們手邊僅有的一位納粹軍官控訴,將這整個歷史的罪名冠在一個人身上,只因為他是唯一一個可以被他們親自制裁的對象,

一個又一個的證人站到台上…….用他們之前一個又一個的悲慘遭遇對著艾希曼控訴,但絕大部分的故事就只是集中營時期的悲劇,其實跟艾希曼本身的罪刑根本沒有關係,

就像是我們在審洪仲丘案的時候,一併把之前所有的軍中弊案全都一起怪罪到那些搞死洪仲丘的人,然後說,因為之前都被合蟹掉了,總要找個人負責才行,

無論那些被害人曾受過多麼委屈的對待,但這樣子很明顯是不對的。


這個審判根本就是透過艾希曼來讓猶太人民們發洩積怨已久的委屈。




主席先生,我有一種感覺,我自己是要被反覆煎炸,直到出現服和你們口味的味道」  艾希曼




面對被我們痛恨的人們時,絕大部分的時候我們非常難以甚至根本不願意接受這些人可能不一定是壞人,

換句話說,我們反而巴不得那些傷害我們的人就是天生邪惡無藥可救死了最好的大魔頭,因為這種想法會讓我們很心理悲劇的好過一點,也讓我們給了自己報復回敬對方理所當然的藉口......


這就是所謂的加害者刻板印象,在被害人的眼中,加害人一定要是壞人,而且越壞越好
所以,

我們不願意接受害死許多人的艾希曼其實是個認真負責的好爸爸,
不願意接受那個平常整天找我們碴的主管會愛護小動物,
不願意接受那個在學校大呼小叫吵著要告老師的家長其實已經放棄自己的夢想與工作,留在家中照顧生病的家人,
更不願意接受孟山都的主管可能會私底下捐錢給孤兒院,


或者說,我們根本不想聽任何關於加害者其他方面的正面消息,

因為我們會怕,我們怕如果知道聽了加害者的故事,我們會變得不知道如何去面對他,那些消息聽在我們的耳裡,就好像是在為那些加害者說話一樣,



然而,事實就是事實,
艾希曼是不是個好爸爸跟他該被判甚麼罪是完全無關的,這些資訊根本就不是要幫他脫罪,也就不能說是幫他說話。
但是……被害者對加害者的刻板印象總是強烈到他們完全拒絕去了解加害者,漢娜曾經在集中營受過折磨,她大有理由跟資格去憎恨艾希曼,但她選擇不帶立場的去思考、去理解,但理解並不等於她原諒艾希曼,她就只是單純的在分析之後認為人們把艾希曼當成邪惡的大魔頭是不對的。




這個世界上有無數的刻板印象,
而我認為…..就是這種刻板印象把我們害的最慘,他讓受害者在伸張正義中不知不覺的成了加害者,然後就是不斷的循環。



匈奴攻入長城佔領了中國的領土,匈奴變成了漢人心中最殘忍的野蠻人,
於是漢人團結一致北伐收復失土……然後成了匈奴們心中最殘忍的野蠻人。
日本以殘忍的方式在南京屠殺了無數的中國人,但中國各地的人們聽到這個消息時一定也以報仇血恨為由用同樣甚至更殘忍的方式對待被抓到的日本人。

"我的爸爸被一個叫桃太郎的傢伙給殺了"  小鬼



我已經受夠了,我不想要再看到任何一個朋友因為這種思想而受傷。
我的確沒資格叫人不要去痛恨傷害自己的人,
但我不希望他們為了憎恨而憎恨,為了享受憎恨而刻意讓自己變的盲目。


去理解對方並不代表要原諒對方(這句話要一直講一直講因為超難被接受= =”)
如果不去理解…..那永遠都走不出這該死的迴圈,最多只能做到逃避,

只要能走出來,
是非善惡或是公平正義甚麼都其實根本不重要,


那如果,公平正義不重要,那誰來為那些無辜死去的人該由誰來負責?

如果,每個人都說那是上面的旨意,他只是服從而已,


那怎麼辦?


這就是第二點,這個世界對責任歸屬的嚴重偏執。(有心情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