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9日 星期一

Yerdle:不使用金錢的購物網

「當許許多多狀態良好的物品被閒置時,我們卻拼命生產著無數的新產品,這真的太瘋狂了。今天,八成的家用產品都使用不到一個月,而家裡儲存的東西是三十年前的一千倍。至少有數十億個閒置物品完全可以重新被使用的。我們夢想著一個世界,一個去找一個閒置的果汁機會比去超市用原價買一個新果汁機還要容易的世界。我們發現,要達成我們的理想,我們需要掀起一個消費方式的革命
。我們相信,我們的努力是必要而且可行的。」




Yerdle有點類似台灣的贈物網,是我所知道第一個以禮物經濟模式來運行的交易平台。但與其說完全用禮物經濟,不如說Yerdle是個將禮物經濟融入貨幣經濟裏頭。在這個平台中,還是有所謂的貨幣,或者說點數的存在。當人們將用不到的物品放上網後,他們會用他們的點數為那個東西估價。一加入會員,他們就會提供250(大概等同25美元),這個點數,可以直接拿來抵之後想要買的東西,如果全部抵掉了,就等於是免費的了。所以,基本上,將越多用不到的東西給賣掉就能夠換到越多的東西。

Yerdle裏頭的點數雖然是有價值的,(10 credit=1 USD),但是這個點數只能在Yerdle系統裡使用,因此能杜絕人們透過賣東西來賺錢。


點數只能在Yerdle裡面使用的規定聽起來還好,但其實影響非常大。


只能在Yerdle裡使用,代表著這些點數將全部都是用在讓閒置的東西重新流動上,也不會有利息的東西出現,因為Yerdle完全沒有從中收取任何手續費。最重要的是,使用點數的人越多,就代表著更多的閒置的東西重新被使用,更少的新商品被消費。


他們的目標,是要讓人們少買25%的東西。



這樣看來,Yerdle有一點像以物易物跟二手拍賣的綜合,但是卻避免了二手拍賣被拿來賺錢的問題,以及破除了以物易物最大的麻煩:如果交易只存在於雙方,要找到互相需要的雙方其實非常難。

所以,他們把以物易物這件事從雙方變成一條線。A把沒再用的吹風機送給需要的人,B拿到吹風機後再把沒再用的風衣送需要的人,C拿到風衣後再把沒再用的烤箱送給需要的人,然後A就是那個需要的人。這就是一條交易線,然後透過無數個交易線串成一個網絡。




不過,Yerdle目前只能在美國使用。期待他們能漸漸地改變美國病態的消費文化。


2014年12月23日 星期二

不要小看菜市場,它比夜市更能代表台灣文化

每次遇到外國人,我們最常問的就是
「有沒有去過夜市?」
「喜不喜歡台灣的小吃?」
之類的問題。
台灣的夜市的確非常有特色,至少在歐美國家幾乎沒有這種東西,不過因為我家離逢甲實在太遠了,我基本上完全沒興趣帶沙發客去那邊體驗當沙丁魚....
相對的,
我最喜歡帶歐美沙發客做的活動,
一是早上起來去看台灣會放音樂的垃圾車"朝聖",
順便體驗親手將垃圾丟進垃圾車裡的滋味。(可惜我們常常睡過頭......)
再來就是早上九點十點走路去我家附近逛菜市場,
一個再普通不過的菜市場。

然而,
在菜市場裡,
我看到Alex興奮的拿出麥克風在菜市場裡記錄台灣菜市場攤販的叫賣聲。
土耳其的Ahmet到處拍那些賣菜的、殺魚的、賣雜貨跟衣服都混雜在一起的攤位們。
法國的Quetin好奇的望著許多在法國根本看不到的蔬菜或水果,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跟他說龍鬚菜或是絲瓜瓠瓜的英文,就算google出來他們也不會知道.....

再加上好死不死來我們家的沙發客基本上超過半數都是吃素的,所以逛逛菜市場買買食材,剛好回來可以讓跟他們一起做午餐,
或者乾脆直接讓他們處理。



歐洲大部分的國家,傳統市場都已經被超市給取代了
消費者購買食物能夠依據的就只有價格跟長相,最多再加上那些所謂的認證,但再多的認證,都補不回食物跟人以及土地間那已經消失的連結.....
即便有新興的有機農夫市集,但也只是少數。


雖然,台灣的傳統市場有它本身的問題,
無論是衛生條件、農藥殘留、或是難以抽驗品質的特性....
而且就算是菜市場,盤商的剝削仍然存在,

但至少好過龐大的連鎖超市....
傳統市場不需要將長得太大太小、或是過度彎曲的蔬菜向超市那樣直接淘汰,農民們不用背負超市單一巨大,出了一點差錯就完蛋的毒藥型訂單......

台灣的傳統菜市場,是許多已開發國家人民們的淨土
試著去維護、珍惜,然後讓它變得更好吧
可以的話,讓菜市場裡賣的蔬菜都是友善土地的無毒蔬菜
應該比一個月辦兩三次,只能買心安的有機市集還要更好吧


2014年12月15日 星期一

搭便車旅行的陰暗面


當我們經歷了旅行最黑暗的時刻後,我們真正的旅行,才終於開始。



原文翻譯自The Dark Side


...........................................................................................
搭便車旅行,或者說幾乎不花錢旅行絕不會總是都那麼容易,我並沒有戴著粉紅色的太陽眼鏡好讓我看甚麼東西都變得很可愛。

2014年的六月,我一個站在高速公路旁,試著要從Calgary搭到Edmonton(加拿大的兩個大城市,大約三百公里)。那邊的便車莫名的難搭,我等了好久好久。當時的太陽並不算是直射,但是周圍的一切都非常非常的刺眼,我必須扭曲我的五官,死命地瞇起眼來才能看得見。然後我又拿了一大堆的為了應付長途旅行的食物,所以我的手臂整個痛得要死。就在我快要鬱悶到了臨界點的時候,一朵雲出現在我的頭上,就像卡通那樣,然後呢,是的,這王八蛋就在我頭頂下起了傾盆大雨,一朵專屬於我的烏雲,我只能苦笑.......


不知道有多少次,我被大雨、酷寒、酷暑所困住,那一點都不好玩。但通常....通常每一次這樣子的鳥事發生時,其實都只是為迎接一個不久後將要發生的超酷好事。

因此,搭便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像個白癡一樣的相信這個宇宙總會照顧你的。也許這聽起來很蠢又很魯莽,但這真的有效!

不然我真的就是個幸運鬼。

到最後,總會有車子停下來、有地方睡、或是有東西可以吃。
我睡過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地方。而透過搭便車,你也勢必體驗各種好事跟鳥事。

睡過超鳥的地方:
-睡在丹麥高速公路一間廁所裡(這其實不算太慘,因為我們當時身上有一大包從垃圾桶翻出來的點心,而且隔天早上就搭到車了。)
-在墨西哥Oaxaca外圍一個被拆掉棚子,裏面聞起來像大便.....
-在墨西哥的Chiapas,一個蓋到一半的建築物裏頭。這一次,很幸運的,只是一堆馬大便跟一群整晚鬼叫的笨狗們。
-Roatan(加勒比海裡頭的一座小島)的海灘上一坨一坨的沙蠅地獄(不過我們搬到木製的碼頭上就瞬間變天堂了)

睡過超讚的地方:
-在土耳其的Olympos一個嬉皮旅館,一個像是給公主睡的樹屋。
-在南阿爾巴尼亞,一間像是城堡的旅館。
-在Tegucigalpa(宏都拉斯的首都),幾個司機幫我們訂了旅館就跑.......我們連他們的名字都還沒問清楚。
-土耳其的Cappadocia,某人的庭院.....一早醒來發現自己被火山地形跟一堆熱氣球給包圍。
-一個芬蘭國家公園內的免費小屋,一整個很童話(當然Tomi在旁邊顧了一整晚的火。)

其他奇怪的地方:
-宏都拉斯好幾個消防局(消防隊最棒了!)
-墨西哥的教堂
-不計其數的大卡車內
-大卡車"頂"(墨西哥)
-佔領了無數個海灘以及建築,曾經在墨西哥的某個海灘度過十天。
-投幣式洗衣店(因為有一個烘乾機沒關,在加拿大的冬天裡這實在是太幸福了。)
-蓋滿雪的帆船(好像愛斯基摩的冰屋)
-加拿大的遊民收容所,兩次(裡頭都是很有趣的人)

當然,我無比的感激我的旅伴以及那些接待我的陌生人麼跟司機。還有沙發衝浪,特別是加拿大,我遇見了好多超級棒的人們。

2014年12月13日 星期六

食物醜聞



如果我們將全球生產的糧食比喻成這九塊餅乾
第一塊是農人們採收不了直接丟棄在田裡的食物
之後三塊 人們將這些食物拿去餵動物生產肉類 而這些動物只能轉化三分之一的食物變成肉
所以我們現在
有六塊食物(其中一塊是肉)
然後人們再丟掉兩塊食物到垃圾桶裡
剩下的四塊.....才是真正進到人們口中的食物


幾十年前的綠色革命
先荒論農藥、殺蟲劑、基因改造可能帶來的風險,
綠色革命確實為整個世界的農業產量帶來極大的進步,
十倍..甚至或許百倍於前一時期的產量。



但國際糧價仍然上漲,
各地的飢荒仍然存在。

生物公司聲稱,
根據馬爾薩斯的人口論,
因為人口跟糧食是等比跟等差的分別,糧食的成長絕對敢不上人口的成長,
所以我們更需要基因改造作物來餵飽不斷增加的人口。

真的嗎....?



馬爾薩斯兩百年前的人口論在生物公司們發展出綠色革命,產量暴增後就已經被他們開開心心的否定掉了,結果現在又想要重新拿來用……



當我們踏進小七、家樂福、好市多,

我們有辦法想像那些堆積如山的東西被全部用完嗎?

一家超市每天賣出的產品應該不會超過所有在架上的一成

想想我們將多少產品儲藏在商店,還有他們的儲藏室。
如果保存期限長的餅乾、罐頭倒還好,
水果、生鮮食品或是牛奶這類保存期限短的就麻煩了。


如果架上有到期日比較久的牛奶,

消費者絕對不會買快到期的....即便只差一兩天。
這些牛奶就只能丟掉。

有些大賣場甚至不接受在關門前將熟食便宜出售,以避免消費者故意等他們打折而不買正常價,
所以寧願堅持不降價然後再全部丟掉。


如果我們將人們所需要的食物總量跟消費市場的商品架上的食物總量做比較,在美國,


架上的食物總量是人們所需要的兩倍,


但這沒什麼,

如果再加上被拿去餵豬餵牛或是做生質能源的大豆、玉米




美國及大部份歐洲國家其實都擁有超過實際需求三倍到四倍的食物




我們電力生產有百分之二十的緩衝都可以罵成這樣了

食物的緩衝竟然可以到四倍....
"我們生產了足夠餵飽一百二十億人的糧食,如今我們有七十億人,裡面有十億人卻沒有足夠的食物
而這些人又有一半是專門生產食物但卻沒辦法餵飽他們自己的農夫"

而這些食物
幾乎全部都是完好無缺大家眼中的好食物

我們不斷的呼籲說糧食短缺我們需要噴更多的農藥,種產量更高的基改作物,並砍伐更多的森林好生產糧食。自然農法或是自給自足只是癡人說夢.......

同一時間,
卻放任數倍於我們所需的食物被掩埋或、燒掉,
同一時間,

卻放任財團不斷的收購農地、補貼休耕,把良田改為工業區.....
然後充滿慈悲的感嘆這世上竟然有那麼多餓死的小孩


這到底是怎樣?





還有更多的....

那些被丟到垃圾筒裡的食物

的確,有些是腐爛的腥臭的長蟲的,

食物生產當然難免會有些無法避免的浪費,
像是餐廳做沙拉剩下來的菜梗,整個被烤焦的蛋糕,或是長蟲的蔬果。
即便理想上這些浪費仍是可以避免的,但這跟我們現在所謂真正的浪費其實所差甚遠。


我們所專注且痛恨的浪費,
其實是更多明明可以吃但只因為不能"賣"的而被丟棄食物


彎曲的小黃瓜、
長的太大太小的馬鈴薯、
長的太長太短的紅蘿蔔、
弧度不符合標準的香蕉、
任何有了刮痕、破洞、歪歪的、有黑點的、看不順眼的、裝不下盒子的蔬菜,
蛋糕奶油點錯地方,點太多或點太少, 
可頌焦了一邊角,

早餐店做不了三明治的土司邊,

這些全部會被丟掉

有長雜草的菠菜田,因為用人工把雜草挑掉
不划算,便整批放棄


另外,在外國比較嚴重的,

舌頭、耳朵、心臟、腸子、骨頭、豬腳、魚頭、雞爪這類幾乎都被浪費掉的內臟。

最後,明明只剩一盤壽司,為了讓消費者看到商品貴有玲瑯滿目的感覺



超市卻願意多做個四盤,只為吸引消費者去買其中一盤
然後把剩下的四盤丟掉….


對商家而言,
消費者少買一樣商品的損失,遠遠大於他們隨便丟掉幾個沒人要買的商品

為什麼?


假設咖啡廳今天要賣蛋糕,他進貨一個蛋糕是十塊錢,他可以賣一個五十塊錢
但假設他多買一點就可以把價格壓低一點,進貨十個蛋糕只要80塊錢
他只要十個裡面賣三個就算把剩下七個都丟掉還是比較賺,
更何況,消費者會去只有一個蛋糕的地方買蛋糕還是去有十個的地方買?


除此之外,
2001年 歐盟頒布了一個法案


禁止將人類的食物廚餘拿去餵豬

因為不衛生的餿水會有造成口蹄疫流行的風險,(但這其實只要加熱蒸過就可以了)


所以原本要給豬吃的餿水只能拿去做堆肥

豬的換肉率雖然只有五分之一,
但是堆肥卻連百分之一都不到...

如果我們要堅持人本,認為如果人都沒東西吃了還管甚麼動物環境
那我們就不應該有認為”把人可以吃的東西給豬吃有甚麼不好?”
以及”把豬可以吃的東西拿去做堆肥有甚麼不好?”
的確,怎麼說都遠比拿去燒掉或是填水溝好
但是這之間的效益差異非常大



如果讓一隻獅子來評斷人類
牠也許會說:真正的殘忍不是你們殺了吃了多少隻豬跟雞,真正的殘忍,是那麼多的豬跟雞就這樣被你們殺掉了,你們竟然好意思把牠丟掉不吃。

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一個Freegan在27歲時寫下的遺書


全文翻譯自 This is My Public Will
這篇文激起了許多這些年我想說但卻不敢說的事情。有些觀念,正常人聽起來會覺得荒謬、無倫。像是不要埋葬、不要弔念以及不留遺產之類的。如果真讓我自己寫一份遺囑,我想我應該會寫出跟Rob這篇極度類似的東西。

...................................................................................................
我現在27(2014824),當然我並沒有打算在近期死掉,我之所以寫這個只是想以防萬一,確保我死掉的時候不會被忘掉。雖然說我很樂意活到八十好幾,不過我發現我的人生似乎總是充滿著不確定性,我甚至無法確定我接下來的24小時內會在哪裡。


即便我很樂意用我目前在地球生活的方式在活個幾十年,但我同時也不介意死亡,因為我已經學會了更宏觀的看事情。我只是這世上七十億人中的其中之一,再加上這世界上數百萬物種多到無法統計的生命,每一個都有自己的價值。認為我的生命對地球來說是絕對必要、無可取代的,這個想法對我來說似乎有點荒謬。

然而,我的確相信我所做的一切跟所說的一切都有其意義。我相信每個生命所做的每件事情,都有其意義。而且我相信我們全部都同等重要。

死亡只是生命的一部份,而我接受它。

我知道很多人無法接受,而且當我死的時候,我知道仍會有些人希望我不要離去。我希望他們看了這個遺願後會好過一點。


首先,我寫這些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確保我的遺體不會被拿去做任何蠢事,如果為了讓我安息而去動用珍貴的資源或是造成不必要的環境傷害,這會讓死去的我非常困擾的。不需要棺材,我也不希望用甚麼巨大的機器來幫我挖墳墓。拜託不要浪費石油將我焚化。

如果可能的話,拜託不要為了我的死亡花任何錢。

當然,我知道有些人會想要有一個追思的集會,如果真的要的話,我希望會是最簡單的方式。甚至,跟一個大家都得跑大老遠才能參與的集會相比,我希望是個不需要任何不必要交通的在地集會。請騎腳踏車、走路或是搭公共運輸。

在理想上,我的遺體將不會出現,因為時候到的時候,我將回到大自然,並將我的身軀歸還給大地,重新成為養分。我的遺體將成提供養分給將我吃掉的動物、在我屍體上孵育而生的昆蟲、土壤裡將我分解掉的微生物們、以及最後吸收我養分的樹木、植物。如果我無法偷偷地死去,請將我自然安葬,想像一下阿甘安葬珍妮的畫面,大概就像那樣子,墓碑也不用。

與其聚在一起為我追思,我比較希望你們可以做一些對地球、社區、還有你自己有益的事情。請帶著享受、正向的心境做這些事,不要帶著哀傷。

為我所做過的美好事物慶祝,並試著貢獻一點你們的時間。珍惜你當下的生活以及這個地球給你的生命。




如果你願意以下面這些方式紀念我的一生,我會感到非常驕傲的。

-揪朋友們一起騎腳踏車逛逛你的城市,對每一個你遇到的人微笑,讓你所遇到的路人們都有美好的一天。

-如果全球的糧食浪費還沒有被解決的話,去dumpster diving蒐集食物並準備餐點給需要幫助的人,以及你愛的人。你可以在分享營養以及健康的同時減少那些原本要被掩埋掉的勝食。

-不要洗澡,去河裡或湖裡游泳。一天就好,擁抱你自然的身體,丟掉所有你覺得你需要用來讓自己乾淨的東西。

-種一些水果或是蔬菜,並免費提供給任何人享用。種在你家院子前、社區菜園、公共場合或是任何可以被路人看到並取得的地方。分享你的收穫。

最後,大部分的人遺囑中最重要的一部份….財產跟金錢。我正學著不使用金錢,卻同時過著富足的生活。我發現我最大的快樂來自為別人的服務,我也學會了不用任何錢來滿足我簡單的食物、水、衣服、住宿需求,當然還有友情。我在不擁有的生活中找到了更偉大的意義及價值,所以,我將我的所得以及財產分享給其他人,而不是死命地收集、累積。因此,我想我八成不會留下甚麼東西。

但如果我真的不小心在近期死掉了,我希望你將我的財產捐給這些非營利組織:1:1 Movement, Guitars in the Classroom, 1% for the Planet, Food is Free, 還有 Food Shift。或者就查查我的帳戶,看看我最近捐給了哪些機構,就捐給他們吧。





將上面這些整理成短短幾句,當我死的時候

-請不要花任何錢或是使用任何資源

-用傳遞健康及快樂的方式來紀念我,或者根本不用紀念我。

-如果我真的有財產,把他們全部送給那些試著讓世界變得更好的非營利組織。





我已經決定我是為了所有生命的利益而活,而不是為了上帝。然而,如果基督徒、穆斯林或是其他宗教是對的,那我八成會下地獄。並不是因為我做了甚麼壞事,而僅僅是因為我不以他們上帝的名義而活,除非我死前這些宗教修改了他們認為誰該上天堂誰該下地獄的規定。然而,在我的眼裡,這些規定及觀念都只是被創造來控制大眾,而且八成不是真的,所以並不需要去擔心下地獄這種事。如果我的靈魂會隨著我的死亡離開我的身體,我只希望他會持續的做好事。如果我的生命就只有這一回,那我也不會驚訝,這就是為什麼我盡我所能的活著。我只能確定我有這一個生命,其他的,都只是推測。即便我在寫完此文的此刻死去,我也會為曾經生在這個地球上而感到開心。




願你們全都找回對我們來說原本就是免費的健康跟快樂。




Love


Rob

2014年12月8日 星期一

Freegan:人們說我們是社會寄生蟲




「當我們甚麼都不懂時,我們甚麼都吃,吃速食店的炸雞、薯條,吃超市裡頭的麵包、御飯糰。

後來,當我們認識了慣行農法、基改作物跟食品添加劑後,
我們不願再食用那些食品,開始追求自然的、真正的食物。

當我們看到了集約畜牧下的動物們,是被如何的育種、增肥、運輸然後屠宰後,
我們不願再食用在那種農場裡長大的動物,成了人們口中的Vegetarian

當我們知道那些不會生蛋的公蛋雞跟不會產乳的公乳牛一出生就被決定的命運後,
我們不願再吃蛋、不再喝牛奶,成了人們眼裡的Vegan

最後,當我們終於打開超市後方的垃圾桶,發現了那些我們之前不想吃、不忍吃的東西…..竟然全都堆在裏頭,
我們將牠們挖出來,帶回去料理,然後含著淚吃掉,成為我們所謂的Freegan。」

2014年12月6日 星期六

別讓節能減碳成了贖罪券




最近幾年,
台灣的綠色、環保意識,越來越強了
或者說,這已經變成一種時尚
到處都可以看到節能減碳的比賽或是獎學金,
然而,
開心歸開心,至少大家開始在注意

但是,人們到底是用甚麼樣的心態在.........推動這所謂的節能減碳?

要先知道的是,台灣的電力結構,
民生用電只有不到兩成,
扣掉電線本身的損耗,工業用電卻整整占了六成以上。其中,光光是那幾個電子大廠所消耗的電力就幾乎要超過全台灣人的民生用電了。
然而,我們卻整天拿著數據說台灣的碳排放跟用電密度在全世界名列前茅,怪我們台灣人太浪費電了要學著節能減碳。

好啦,如果今天大家都乖乖地不開冷氣,假設每個台灣人平均能省下20%的用電,聽起來很偉大吧?
但事實上卻是,
大家都不開冷氣能幫全台灣省下的電力......其實只佔全部的4% ....
我不確定一般人怎麼想的,不過應該比直覺來的少很多吧?

要省這4%,直接把我們將那兩成高到爆炸的儲備用電扣掉就好了,效果根本一模一樣= ="

同時,
真正佔去六成以上的工業用電卻沒人要管,因為台灣需要經濟發展,誰敢要求降低台灣用電量的就是跟台灣的未來過不去。
卻不想想台灣這個無煤、無石油、無鈾礦的小國,為什麼可以煉鋼、煉油、生產石化,還可以在價格上打敗那些自己產油、產鐵的國家?還不是那些原本就很低還會補貼半價的電力成本...

然後我們這些經濟發展的功勞歸給那些企業家?


為什麼不是真正繳稅補貼他們電價的民眾??

怎樣都不想接受台灣在國際市場上能夠跟別人競爭的原因,竟然是低電價、跟便宜的勞工,這也太丟臉了吧.....


擁核派整天在說台灣人用電量太多了不蓋核四根本不夠,台灣人以後就會一片黑暗........
他們甚麼時候說過新增的電力是要給"人"用的?

所以我非常希望,
在節能減碳救地球的朋友們,先搞清楚狀況,理解自己所造成的影響有多渺小。如果大家都很清楚這件事,然後還願意效仿精衛、愚公、或是拯救海星的小男孩,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精神
那我絕對很尊重,佩服。我絕對不是叫大家冷氣開爽爽、電腦不用關,一雙襪子也要用洗衣機洗.......
我只是.....不希望節能減碳這項行為被贖罪券化,
好像掛上這個詞彙就是在做什麼多偉大、多犧牲的事情一樣

明明現實是,
我們根本不是兇手,最多是幫兇。只是主謀為了掩滅他們的罪刑極力灌輸洗腦我們讓我們去自首,然後他們再很有慈悲心的原諒我們,再給做的最好的人一點獎勵說好棒棒,但我們電還是不夠

這一點都不好玩!

這就像是我們在周會上大肆表揚孝順或是誠實的小朋友一樣,
這種應該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事情竟然很被當做偉大的情操讚頌著.. 不怕被落後國家的窮人們笑死嗎= ="

2014年12月1日 星期一

白吃的午餐....菜市場賣不掉的蔬菜




在西歐,超市幾乎取代了所有傳統菜市場,現在歐洲還能看到的菜市場,似乎只剩下少數的觀光市場和有機農夫市集。超市文化的確也滲透到了克羅埃西亞,但還沒那麼嚴重,街上仍然有一些傳統市場,通常都是賣克羅埃西亞自產的蔬菜水果,價格相對超市便宜,但是也就不能像大賣場那樣可以買到來自世界各國、完全不當季的食材,常常食物的產季一到,每個攤位都擺滿了同樣的食材。像是橘子、青椒的產季就都非常誇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