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7日 星期二

辛德勒的名單:辛德勒是不是好人根本就不重要



德勒的名單絕對不是一部很親民的電影,三個小時幾乎全程黑白又描寫二戰猶太人集中營的故事,充滿沉沉歷史包袱的文藝電影,即便排在imbd那麼前面的位置我還是給他硬拖了好久好久才終於去看…….

不過,原本我期待的,是看到納粹對猶太人們一件一件變態殘忍的虐待、屠殺或是實驗之類的血腥限制級片段…..結果,雖然片中有不少屠殺的場景,但這部電影其實並沒有將重點放在激起群眾對納粹暴行的憤怒。
(又或者只是我心裡的變態基因自己在狂喊著:不夠不夠……)


如果說,[漢娜鄂蘭]想要翻案的,是她認為這個世界上絕大多數罪大惡極的邪惡跟恐怖,其實並不是由徹頭徹尾的壞人所做的,反而往往是一群放棄思考的平凡人所造成的平庸之惡。 

那麼,[辛德勒的名單]應該就是要挑戰一種幾乎相反但其實是一樣的概念,這種觀念甚至可能比被害者偏見還要難被接受……也就是,這個世界上許多偉大的善行、正義同樣的並不一定是由那種道德上完美無瑕的大好人大聖人所做的,因為他們很可能只是一群剛剛好沒有放棄思考的一般人而已。










奧斯卡 辛德勒(Oskar Schindler)絕對稱不上是個好人,他是一個八面玲瓏的公關,原本甚麼都沒有的他靠著靈活的交際手腕,讓原本默默無聞的自己結識了許多政商名流。然後,他看準了猶太人將面臨失去一切的未來,找上了史登(Itzhak Stern)。辛德勒想請史登當會計,並順便幫他找一些有錢的猶太人,他讓猶太人投資他開工廠,然後辛德勒用工廠生產出來的東西來回報他們,完全就是個不平等條約。

但是,猶太人們也只能這麼做,因為不久後,所有的猶太人都被強制遷到一個猶太社區裏頭,所有生活所需都實施配給制。

此時此刻,對猶太人來說,錢真的已經完全失去意義了。

所以說,辛德勒依靠著許多猶太人因為戰爭而即將無用的積蓄買下了一間工廠生產軍用品,靠著之前到處交際搞來的名人合照、推薦以及奢侈品賄賂,換來跟軍方的超大合約瞬間爆富。

辛德勒的工廠專門雇用猶太人來工作,他所付的工資都是給經濟部的,猶太人根本拿不到錢,當史登在講這件事的時候,辛德勒只在乎猶太工人比波蘭工人便宜這件事…..

“Let me understand….They put up all the money, I do all the job. What, if you don’t mind my asking, would you do?”
讓我搞清楚…..他們出所有的錢,我做所有的工作,如果你不介意我這樣問,那你做甚麼?   史登

辛德勒這種見錢眼開,專門搞噱頭、賄賂、走後門、玩女人,整天穿的光鮮亮麗的紳士王八蛋,正好是史登最討厭的那種人,所以即便史登幫他做事,但他幾乎都不正眼看辛德勒,也打死不喝辛德勒給他給的酒。

不過我覺得….這部片裡面最厲害的人物到要算是這個老古板史登了,厲害的程度直逼刺激1995的安迪。他很清楚辛德勒的為人,也很清楚辛德勒只是在利用猶太人的災難來發財。即便他非常不齒,但他卻看到了不同的東西:對辛德勒來說,那些工人只是幫他賺錢的工具。但是,在辛德勒的工廠裡面被剝削,反而是對猶太人們自生安全最大的保障。
所以,他順著辛德勒的意幫他做事,然後偷偷的偽造文書,把許多在納粹眼裡沒半點用處的牧師、老師等人全部變成技術人員混進工廠。


不一樣的是,刺激一九九五的典獄長從頭到尾都是個王八蛋,史登卻成功的改變了他的老闆。

即便許多人認為辛德勒是看到紅衣女孩才造成心態上的轉變,但我認為最重要的因素還是這個會計史登。
或者說,如果沒有史登,辛德勒其實根本就不會注意到那個紅衣女孩(無論真的看到還假的看到)。


最早的一步,史登讓一個獨臂的老工人來跟辛德勒致謝,這讓辛德勒感到非常難堪,他認為自己是一個在剝削工人的商人,但那群工人們卻真心誠意的感謝他。事後史登還裝作沒事一樣的提醒辛德勒要送的禮物讓辛德勒更火大。
但是,這是辛德勒第一次跟工人間產生了連結。

不久後,那個獨臂老工人被胡亂槍決掉,辛德勒立刻跑去抗議說他失去了一個工人然後要求賠償,並堅持,那個獨臂的老人是個技術非常好的工人。從這邊開始,辛德勒的角色開始漸漸模糊。 


第二次,是當猶太區被屠殺淨空,剩下的人全被趕進集中營裡,新來的管理人葛斯更是個會沒事想要殺幾個人的恐怖長官。辛德勒要求工人們回到他的工廠去工作,之前是史登偷偷偽造文書偷渡,現在則是辛德勒直接拿東西讓史登去賄賂官員把人換到工廠裡面來。


這邊手法非常有趣,辛德勒拿出一個打火機或手錶,下一個瞬間就是一個官員把玩著那個禮物然後填寫表格。


然後,又有一個女孩跑到工廠來跟辛德勒拜託,乞求辛德勒讓她的父母可以進到辛德勒的工廠上班,她說辛德勒的工廠是一個天堂。

辛德勒聽到整個發火了,跑去跟史登大發脾氣,說自己做的根本不像個工廠,反而比較像是個老人院和孤兒院,到處充滿著沒有技能的工人,每個人都來求他是怎樣?他是商人不是慈善家!


他終於認清:戰爭只會把人們最黑暗的一面表現出來。


辛德勒覺得自己根本沒必要讓自己淌這趟渾水,他看不慣每個人都想來找他幫忙,因為他知道他根本救不了所有人

…….結果,他還是讓那女孩的父母進來。

後來,集中營收到撤退命令,要把所有猶太人送去殺掉,辛德勒一開始說他會想辦法保護史登,並說自己已經賺夠了要回老家了,然後跟史登說等到戰爭都結束以後再跟他喝一杯。
結果,史登說要喝就現在喝吧。這是史登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跟辛德勒喝酒,而且還是主動要求。

這一杯酒,讓辛德勒走向了連史登也完全想像不到的下一步。

辛德勒突然決定把整個公司搬到捷克,他叫史登打出他要帶走的工人名單,然後一直加一直加,甚至不斷的找其他企業家幫忙,直到最後一張名單,史登才發現辛德勒竟然想把這些猶太人全部照人頭一個一個買下來,花了一大筆錢然後把猶太人們帶到捷克,然後開了一間兵工廠來生產子彈。


甚至故意讓工人們生產完全不能用的子彈,寧願再花一大筆錢賄賂政府然後從別的地方買可以用的子彈來交差。

“Few shells will be made. Stern, if this factory ever produces a shell that can actually be fired, I will be very unhappy.”
這樣子子彈會少一點,史登,如果這間工廠出產了任何一顆可以被成功發射的子彈….我會非常不高興的。


這個奸商一經完完全全變了一個人了……





所以,辛德勒到底是一個好人還是壞人?

其實,我覺得最有趣的部份是連辛德勒他自己都不知道。

辛德勒內心裏似乎還是把自己當作一個奸商,所以只要有一點正派一點的行為,他都會很努力的把自己裝作是為了私利而做的,一方面為了說服對方他只是個自私的貪商,一方面其實更努力的說服自己並不是在當好人,只是在利用所有機會來牟利而已。

因此,他堅持那個被殺的工人是個專業的技師,要求賠償他公司的損失;

他堅持自己保護那些小孩子是因為小孩子的手才能幫細小的彈殼上漆;

他甚至搞了個法令說如果任何人傷害了他的工人,政府就必須賠償辛德勒。

不過其實這整篇的重點一開始就說了,對我來說,辛德勒是不是好人根本就不重要。
或者說,就因為他其實並不是個甚麼正直的好人,他才有辦法完成這件這麼偉大的事情。
如果辛德勒是真心想要幫猶太人的話,納粹絕對不會順著他的意。
就因為在納粹眼裡,辛德勒只是個愛錢的小王八蛋,讓辛德勒賺些黑心錢他之後也會回饋給納粹。


有一個很好玩的橋段是當他們在運送猶太人時,火車箱裏頭塞了滿滿的猶太人,在大熱天下被曬的又悶又渴,辛德勒故意叫黨員們打開消防栓對火車噴水,讓納粹黨員們看看那群猶太人被水柱亂噴的樣子,反正無聊玩玩。

接著,他偷偷賄賂要他們每輛火車到時就給猶太人噴水,也給了他們藉口。

反正有人問為什麼要給猶太人喝水他們只要說他們只是想要噴他們水好玩而已….
“贓官可恨,人人知之,清官由可恨,人多不知。蓋贓官自只有病,不敢公然為非;清官則自以為不要錢,何所不可為而剛愎自用,小則殺人,大則誤國,無人親目所見,不知凡幾矣”   劉鶚

荒謬的是,如果只看前段的故事,猶太人付出了所有的財產給辛德勒,然後辛德勒搞了個種手段靠著戰爭賺了大錢,猶太人甚麼都沒得到只能躲在工廠裡面幫辛德勒做事,就會覺得這傢伙真的是個討人厭的王八蛋。


但是如果看整個故事,猶太人將所有的財產交給辛德勒,辛德勒用盡各種手段賄賂、買通、公關、設計、說情,拼命的幫他們累積財產然後保護他們不被殺害,最後用這些財富把猶太人們帶離集中營直到戰爭結束還他們自由,而最後辛德勒自己卻也幾乎甚麼都沒有了。
他等於是為了這群猶太人付出一生在做白工。



辛德勒只是個平凡普通的人,沒有特別好,也沒有特別壞,
他只是沒有放棄思考,沒有像一般納粹那樣子把猶太人身為人這件事情完全的否定掉,他跟那群被迫害的猶太人之間只是多了那麼一道連結,而且他盡了自己所能做了最有效的事情(我實在搞不懂那到底算體制內還體制外…)

不管他是不是個自私自利的小人,不管他是不是個花花公子,他對猶太人的貢獻仍是不可抹滅的。

我們不能因為他對妻子不忠或是凡是走後門的個性而否定他的偉大善行,但同樣的,這也不代表因為他做了甚麼偉大的事情我們就應該完全掩飾掉他其他比較不好的事情,認為好人就應該徹徹底底地從頭好到尾。

然後,回頭看看漢娜鄂蘭中的艾希曼,同樣也是個平凡普通的人,沒有特別好,也沒有特別壞,但他沒有從來沒有思考過納粹給他的猶太人都不是人的教育,他從來沒有跟猶太人產生連結過,不管他是不是個好老公、好父親、不管他是不是個務實認真盡忠職守好員工,他造成的災難仍然是不可抹滅的事實。

一個人不會永遠只有同一種身分。

最後面,工人們用其中一個人貢獻的假牙做出來的戒指來送給辛德勒,上頭寫著:

"Once you save a live,you save the world."
"當你拯救了一個生命,你就救了整個世界"

辛德勒這傢伙看遍了全世界的金銀財寶,再珍貴的東西他都可以輕易的送給他人做人情,但導演卻故意讓他在拿這個戒指時還掉在地上急急忙忙地蹲下去找,讓這只戒指更顯得珍貴,至少當下在辛德勒眼中,這個戒指比他之前所享盡的榮華富貴都還要重要。

2016年11月5日 星期六

夢想著去旅行的伊朗人

"哈囉大家,
我對這個只對西方人友善的世界深感失望,
我來自伊朗,我接待了兩百多位旅人,並且協助上千位旅人寫
邀請函讓他們得以來到伊朗......
我念工程,經過21個月的兵役生活後,
我現在一週工作七天,包括周末和假日,完全沒有周休,每
天工作十二個小時,只為了賺錢去旅行......

這樣子,我每個月的收入是三百五十歐(約一萬四台幣)
我現在想要出國了,

但身為一個伊朗人,我到每個國家幾乎都需要簽證,
於是,我決定去塞爾維亞,因為比較便宜,而且不是申根區

但因為伊朗的禁運政策,我必須多花一百歐的機票錢,以及九
十五美金的簽證費,還要加上保險......

我也有了當地朋友的邀請函。
可是,我認識很多伊朗人即便有邀請函仍然被拒絕簽證......
所以,基本上我的簽證99%也會被拒絕,
我將會因此白白失去700歐元(兩萬八千台幣),這是我每天工作十二個小時連續兩個月的所得。

從來沒有任何一個伊朗人發動過恐怖攻擊,然而所有人都怪罪在我們身上。

當人們來到伊朗時,這裡的人接待他們住宿並分享食物,因為我們不會因為他們國家的政府而批判旅人個人,

但是當我們想要去旅行的時候,所有的人都因為我們國家的政府而批判我們......

德國人賣化學武器給海珊,然後海珊拿來對付我們伊朗人民,
但是伊朗人仍然很愛德國人,從不抱怨他們並熱情的接待德國人。

我只是想要說,許多富有的國家一直以來都在利用窮國們好讓他們變得越來越有錢,而這些國家才是真正引起這些戰爭的人們。

所以即便我很喜歡背包旅行,而且為此幻想了十年了,
但我仍然做不到,只因為我不是個西方人。" (翻譯自一位伊朗網友的臉書留言)
.........................................................................





經濟強勢的國家,簽證對他們來說根本不是負擔,人民卻越可以免簽自由的出入世界各國,
而許多經濟弱勢的國家,卻處處受限於高昂的簽證費用,到哪裡都不被歡迎.......
我會盡可能只去不用簽證的國家,因為我認為如果需要簽證、或是簽證很麻煩的話,代表那個國家不歡迎我,我為什麼要去?
但我從來沒想過......如果全世界都不歡迎我的時候,我要怎麼出國?
然後.....我們到底憑甚麼不歡迎其他人類?


想到幾句有趣的話

"越戰,一場白人送黑人去打黃人,好保護他們從紅人手中搶奪過來的土地的戰爭。"

"英國,一個曾經殖民過地球一圈的國家,現在在抱怨移民?"

下面一個陌生德國女子默默留了一句

"我願意跟你結婚好讓你可以拿到簽證。"

台灣人會怎麼想?

2016年10月4日 星期二

活動邀約須知:不好意思,但我真的不是在客氣

最近一兩年來,因為不斷的環島,不斷地跑學校、跑活動或是辦講座,有非常多的機會不斷的接觸各個單位和新朋友,人們總是非常和善的對待我,讓我每次都受寵若驚,我其實也完全沒想到我竟然會想要寫這方面的東西。(竟然這麼大牌!)

但我真的太常收到人們讓我為難的好意了,我並不是在客氣,而是真的不需要,也不希望人們因為我而去做這些事情。

當然,我也知道辦活動常常會有許多不得不的苦衷,比如說長官就是要跟感謝狀拍照做成果,或是經費核銷的問題,所以我不是要強硬的要求所有人遵守這些規矩,但有些資源和垃圾真的並不是那麼必要。因此如果狀況許可的話,以下幾點是我希望能夠避免的。

1.      請不要幫我準備瓶裝水或杯水:我會回絕掉所有的瓶裝水或杯水,但常常會有許多人非常好心拿出水杯就一秒插上吸管遞給我……我自己有帶水壺,可以告訴我飲水機在那裏就好。

2.      請不要幫我訂飲料:我幾乎每次都會遇到有人很熱情的請我喝手搖飲或是外帶咖啡,我完全不能代謝咖啡因,但依我的個性,如果送不掉的話,我一定會硬著頭皮喝光光,然後,我百分之百會失眠到早上四五點……另外,我就是覺得飲料要裝在玻璃杯裡才好喝。

3.      請不要幫我訂便當:我的意思是,可以的話,不要訂我的那一份,就當作我是非常挑食的傢伙,我不想吃肉但也不喜歡吃素料,我非常樂意吃自己帶的水果或是乾脆不吃都沒關係的。

4.      請不要把我的簡報檔印出來給聽眾:我的簡報沒有版權,任何人要都可以直接拿檔案,沒必要印出來,因為裡面其實也沒甚麼內容,幾乎都只有照片而已。

5.      請不要送我感謝狀:我連畢業證書都沒有用過了,我並不是不領情,我只是想事先告訴你這張感謝狀的未來會跟我所有的畢業證書和獎狀一樣,好好的存放在一個我根本沒打算再翻開來的櫃子裏頭,而我相信那張紙值得更好的用途。

6.      請不要因為上述幾點而感到任何壓力:拜託,千萬不要因為我不喝飲料、不吃便當,就不敢在我面前用一次性產品或是搞得自己必須躲躲藏藏的,我完全沒有想要干涉任何人的意思。




另外,以下則是是些我覺得人們可能常常會不好意思,但真的可以嘗試看看的。

1.      把吃不完的便當給我:我每次參加研習或是研討會,便當永遠都會有剩的,雖然我不會想要主動去吃,但如果真的有多的,或是你手上的菜色有你不喜歡吃得跟吃不完的話,可能會丟掉的話,就給我吧。

2.      把我撿回家:之前在台南分享採自由定價,結束後我收到一張小卡,竟然是一張他家客房的招待券。雖然,我絕大部分的時候都會是先找好住宿,不過我也很樂意認識新的朋友

3.      歡迎你把送我的禮物或是裱框收回去:我真的完全不會介意你們把獎狀的框框或是禮物拿回去回收再送給別人,請體諒我的收納空間就只有我身後的大背包,你不會希望一個旅人背上背著十來個裱框和禮物到處旅行吧。


4.      給我個擁抱:比起感謝函或是金錢,一個短短幾秒的擁抱其實更讓我感動,但我同時也是個超級悶騷的傢伙,我喜歡Free hug的活動但我其實根本沒種。如果你覺得我分享的東西讓你有所收穫的話,歡迎過來詢問能不能跟我擁抱。


2016年9月26日 星期一

沙發客來上課:28歲前環遊世界100國

「請問你們家附近有當舖嗎?」

「應該有,但我從來沒去過說,你發生甚麼事情了嗎?」我瞪大眼睛,看著這個坐在我旁邊的成都女生。

「不是,有一間公司出錢贊助我的旅費,條件是要我在世界各地旅行的時候,幫他們去拜訪世界各地的當鋪,然後記錄下來給他們。我每次進當鋪,就拿出我的iphone手機去假裝我要典當我的手機。」鄧深拿出她的手機對我眨了眨眼,這位不久前還跟我一起在路上舉牌子搭便車的女生即將成為沙發客來上課第一次的中國人,雖然我從頭到尾都不把她當成中國人,因為她已經近十年沒有回過家了。







鄧深出生在四川成都,十二歲以後離開家裡念書,大學開始在中國各地旅行,大三離開中國到了德國念書以後,她花了七年的時間在世界各地生活,在德國和秘魯念書拿了兩個大學學歷和碩士,同時一邊當導遊、翻譯、服務生幫自己繳學費和生活費,這些年來,她從來沒跟家裡拿過一毛錢。

現在,她買了一張環球機票,用群眾募資的方式讓她一邊環球旅行一邊紀錄各國人物的故事。
她才28歲而已,竟然就已經去過了九十幾個國家(台灣似乎是第九十個),今年就會滿百了。



她曾在各種神奇的地方搭過便車,歐洲不用說了,其他像是中東、南美甚至非洲都有,她還曾經從肯亞一路搭便車到南非!



「在非洲,因為缺錢的窮人根本買不起車,所以路上開車的人其實真的不太有危險性,甚至,反而就是在那些非常危險的國家,因為人們都會很擔心你遇到壞人,所以都會堅持要把你載到目的地門口再走。」鄧深很習慣性的回答了這個我還沒問出口的疑惑。



「真正的危險.....是我曾經在馬其頓搭到一個一直想對我毛手毛腳的司機,後來我就把車門打開跳車,整個跌落在馬路邊,腳跟背都被柏油路擦傷.....我當時沒有哭,站起來以後馬上繼續舉手搭車,等到上了車子以後,車上的人才發現我怎麼身上都是血,趕快就忙著拿毛巾和面紙給我擦........」她說。我則想像自己在路上開車時看到一個渾身是血的女生在路上搭便車到底是甚麼光景……





鄧深跟學生分享了各式各樣他如何節省不必要的開支,或是如何一邊旅行一邊工作、一邊賺旅費的方式,但是跟賣祕魯的瑪卡壯陽藥給中國人的故事相比,學生跟老師們似乎還是對一個女生旅行會遇到的各種危險更有興趣一點。

「也是會有害怕的時候啊,我那天住到了一個老伯家,他跟我分享他的興趣,竟然是穿女裝,然後他就開始穿上洋裝、蕾絲還有高跟鞋,擺出各種撩人的姿勢請我幫他拍照。」鄧深跟學生們分享她近期遇到比較令人擔心的經驗。

「那後來呢?」學生們問。

「我就真的幫他拍阿,雖然我隔天就離開了。但是,我並不覺得他有病,我也不覺得他是壞人,他並沒有任何危險性,我認為他就只是一個非常非常寂寞的人,可惜我覺得我的內心還不夠強壯而已。」多年來跟各種不同文化的人們相處的經驗,讓鄧深總是有辦法嘗試著去理解,並尊重各種不一樣的人。








我並沒有打算讓鄧深跟學生講英文,而是直接請她用中文跟學生們分享一些她想要對學生們說的東西,對我來說她所能分享的東西絕對不輸之前所有被我們邀請來的歐美外國人,她有許多遠超過這個年紀的人所擁有的體驗及體悟,同樣的,我並不是想要叫學生們去效法她,一股腦兒的衝去旅行、衝去國外。



許多學生認為他們的人生就是考個好學校、找個好工作、然後努力賺錢,沒有其他的選擇了。我想讓學生看的,就只是各種不一樣的人生,沒有哪個好,哪個不好,重點是我們有義務要決定我們自己的人生,我想讓他們親眼看看各式各樣不一樣的人生,讓他們認真去思考自己人生的各種可能性,也許,他們看完了這一切以後,仍然回到了最初讀書、考試、找工作的人生,那也非常好,因為至少,那是他們思考過各種選擇後,自己做出來的選擇。

當一個人自己做了屬於自己的選擇以後,他就不會去抱怨命運、抱怨別人,因為他知道只有他自己能對自己的決定負責。







2016年9月4日 星期日

People on the road:我不要當好人

下午三點在台南有一場講座,我很鐵齒的在十一點的時候說我要搭便車下去,結果在交流道很現實的等了一個小時。

就在想要不要放棄趕快去搭客運時,一輛車子停在我身邊,車窗搖下來,我等了三秒鐘讓裏頭的煙霧散去後,才看清楚裏頭的車主。車子裡頭,一包香菸、一袋檳榔、還有兩杯咖啡,配上一個穿西裝打領帶,頭上染著金髮的台客車主。

「請問你會南下到哪裡去?」我問。

「你要去哪裡我就去哪裡啊。」他毫不猶豫的直爽回答反而讓我愣住了,這是我最常告誡女生搭便車時應該小心的一句話。


跟他談了一下之後,我還是決定上車,但是我很清楚,那是我近期以來猶豫過最久的一次便車。

「你猜我是做甚麼的?」我看他穿那麼正式…….可能是業務吧。

「我是擺夜市的啦~我等下要去載蛋塔,嘉義、台南和高雄都有我可以送的夜市,所以才說你要南下去哪邊我都可以過去哈哈。」他說完大笑,而我完全不相信有人去夜市擺攤會穿西裝打領帶……

「然後我也在禮儀公司工作啦,我早上剛剛當完一場喪禮的司儀。」我聽完一整個大感興趣,竟然會遇到禮儀師!

我開始在車上跟蛋塔哥討論起各式關於殯葬業的事情,他說他在那間公司已經做七年了,雖然年紀不大,但全公司其實沒幾個人資歷比他深,現在他退了下來,只在他們缺人的時候去幫忙,他甚麼都會,從司儀、接待、綁棺木到開靈車。


「你覺得這幾年下來,殯葬業有甚麼不一樣了?」我問。

「很多啊,比如說我現在就不能像以前一樣穿著拖鞋開靈車了。你不要小看開靈車,這比救護車還要危險多了,家屬通知後,你必須瞬間出發,趕在救護車送遺體過來前趕到現場待命,還沒有"喔咿喔咿"可以用。所以阿,我們那邊的實習生都不敢讓我載。」蛋塔哥一邊說一邊加速。

「啊丟阿,有件事我一直忘了跟你說,如果你會介意的話,我就不跟你說了......」他這樣子賣關子讓我越來越想知道。

「就是阿,我這台車算是別人送的,我之前服務的客人原本要把這台車報廢掉,我覺得太可惜了,所以就把車子接收了下來。」蛋塔哥說。
「所以為什麼他們不要這台車了。」我問。

「因為這台車子的車主,之前就是死在你現在坐的位置上。」蛋塔哥看了我一下,繼續說:「哈哈,不用擔心啦,我們等下要回我家換一台車子再出來。」


「......」


然後我就真的被他給載回家了......








跟著蛋塔哥一起到了他家,準備換上貨車繼續上路,他拿起一箱賣剩的蛋塔,跟她駝著背的媽媽說:「這些等下拿給隔壁鄰居餵雞。」然後介紹說我是他在路上撿到要去台南上課的老師。

我稍微看了一下他們家,簡陋的鄉下小透天,還有一隻腳斷掉的狗兒,那是兩個月前跑到他家的流浪狗,蛋塔哥哄了哄狗狗後進去裏頭換衣服。

我那時對蛋塔哥的了解,就是他是一個很愛開玩笑,講話很油條,不斷抽菸嚼檳榔的大男孩,應該只比我大個兩三歲。之前因為出資幫忙朋友創業失敗,所以他辭掉禮儀師的正職自己擺夜市收拾殘局。


另外一件事情,是他從小父母就離異,而且他高中沒有畢業。



我們坐上了送貨的廂型車,蛋塔哥突然對我說:「我剛剛其實已經上交流道了,然後又繞了回來載你......因為,你讓我想到十年前的自己。」

「十年前......你也去環島?」我有點被他嚇到,那時他還在念高中吧?

「不是環島啦,是離家出走......我們家以前其實是開工廠的,從小就算是小康。但我十五歲的時候,因為幫親戚還債,結果我們家也連帶著破產了。然後有一天晚上,我半夜睡不著,卻不小心看到我媽半夜不睡覺,在客廳裡忙東忙西的,我就在門邊偷看。結果,她竟然在翻沙發底下的零錢......她在挖那些五塊錢十塊的零錢的要幫我湊下學期的學費……」蛋塔哥仍然堅持的笑容突然變得有點複雜。

他接著繼續說:「我當時真的看不下去了,我媽又沒做錯甚麼事,為什麼要這樣子對她?當天晚上,我決定離家出走......那時我高一。我跟我自己說,我不要讓我媽拿錢給我,我要賺很多錢,然後回來拿錢砸她。」


「可是,我身上甚麼都沒有,我沒你那種勇氣搭便車,我偷偷坐上了開往台南的區間車,然後在車上跟一個一個的乘客們借十塊錢好讓我有辦法補票,我一個一個問,有人覺得我在騙錢,也有人給了我兩百塊叫我去買個東西吃。」



我腦海中瞬間浮現無數個在我生命中曾經跟我要過錢的陌生臉孔......





「到了台南後,我一間一間的跑去seven或餐廳去問能不能讓我工作,我說沒有錢也沒關係,我只要有東西吃有個地方可以睡就好了……但是他們都說他們不缺。」蛋塔哥說。

「那你當時晚上住哪邊阿?」我問。

「住公園阿,還有學校,啊你當過替代役你一定知道,學校裏頭會有一間廁所是給警衛洗澡的,我就去問阿。不過只有幾天而已啦,後來有一天我在一間超商問可不可以讓我工作的時候,一個在買菸的大哥聽到了,他說他可以幫我找工作,還叫我沒地方的話先去他家住。那個大哥是開遊覽車公司的,他幫我安排了一個加油站的工作,他跟那個加油站說如果不讓我工作,他就不去那邊加油。」


這一招也太絕了吧XDDD


「可是這樣子不行,我走後門拿到這個月薪三萬的工作會讓其他人不爽,所以三個月後,遊覽車大哥叫我加油站不要做了……他教我開遊覽車。」蛋塔哥說著自己也笑了出來。

「反正那個時候又不會抓,誰管你有沒有駕照阿。結果,我就真的跑去開學校的校車,遊覽車大哥還怕我長得太幼齒會被問,就叫我去抽菸吃檳榔,還要求我講台語。他說這樣可以讓我看起來老一點。」我聽完整個爆笑,那群高中生一定不敢相信他們的校車司機年齡竟然跟他們一樣大。


「所以,我就一直待在南部沒有回家。直到兩年後,我接到一通電話,他說他是警察,他跟我說我過幾天就要入伍了,然後那個警察就載我去體檢,過兩天後,那個警察從台南開車送我到成功嶺去當兵......」

「我當兵的第一個懇親日,我媽出現了……」

接下來,是稍稍的一陣沉默。一直到我們下了永康交流道,快要抵達學校時,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話說,你為什麼選擇去台南?而不是去高雄或台北之類的地方?」
蛋塔哥想了一下,緩緩地說:「因為......我聽說我老爸在台南,雖然我最後還是沒有遇到他。我小時候很討厭他,我討厭抽菸、喝酒吃檳榔的人。只是,當我那天晚上看到我媽在幫我籌學費的樣子,我就決定了…..我不要當好人,我要當壞人,當壞人才有辦法賺錢......才有辦法活下去。」


到了南應,我跟蛋塔哥握手道了別。

很幸運的,我不但成功趕上講座,還聽到了一個非常珍貴的故事,而這是我如果不搭便車絕對沒辦法聽到的故事......

只是,接下來的一整天,我一直思考著:我之所以被定義為好人,其實根本不是因為我心地多好多善良,很可能只是單純的因為我生在一個不用當壞人也可以好好過生活的環境。而有些人......或者說,應該有很多人之所以是壞人,也不是因為他們內心多麼邪惡或是差勁,而是因為,當好人無法讓他們繼續生活下去。



同時,為此感到既慶幸又羞愧.......


"People judge because they don't understand, People respect when they try to understand."

2016年8月16日 星期二

沙發客來上課:法國年輕人如何面對恐怖主義


三峽山上的五寮國小,因為在半山腰上,交通並不方便,所以從來不曾有過外師。2015年的十一月,收到五寮國小英文老師的訊息,在跟老師聊完之後,五寮國小成了新北市第一間參與沙發客來上課計畫的學校。


而我們為他們媒合的第一位沙發客,是來自法國的克里斯多夫。克里斯多夫在出發去東部環島之前,來到了五寮國小跟高年級的學生分享。除了介紹法國的文化,美食,以及他自己在台灣的計劃外,因為老師在事前有跟學生提到會有來自法國的客人,有先讓學生做點功課,所以學生們也有準備一些問題想問問克里斯多夫,並嘗試著用簡單的英文自己說出來。


當時距離巴黎恐怖攻擊事件才短短兩個禮拜,全台灣人都在討論這件事情。學生們找到了網路上一則影片,是記者採訪一個法國亞裔小孩的影片,台灣小孩對於法國小孩面對這麼嚴重的事件竟然還能如此平和冷靜感到非常佩服。





「你對恐怖攻擊有甚麼看法?法國人都這麼冷靜嗎?」有學生問克里斯多夫。

「我們知道恐怖攻擊很可能還會出現,但我們更知道大家不能因此恐慌,我們國家的人都有共識,我們知道越是這種令人難過的時刻,越是要冷靜沉著....」克里斯多夫的回應印證在無數事件爆發後,開放自己家門讓陌生人進來避難,互相安慰鼓勵的法國人身上。


如果因為少數人的惡意,而讓我們失去對多數人的信任,那才是真正落入恐怖主義的圈套裡。


幾乎就在同樣的時間,我收到了去年來到我們學校的法國針灸師Anais的平安信……(Anais&Quentin:從零開始的新學期)

哈囉Han
跟你說一些新聞近況.....最近法國狀況非常的糟糕,這個周末因為巴黎的攻擊而搞得驚天動地的....這已經是今年第二次了,而且很可能不是最後一次。

我們都很好,我們住的小村莊離巴黎很遠,但是因為我現在在巴黎教中文還有針灸課,所以我上周在巴黎,我十二月還得去巴黎一次,但你可以想像的到,我很猶豫!

我一部分的家人住在巴黎,很幸運的是他們都沒事,但是整個城市的氛圍無可避免地改變了。不過呢,我們認為我們最強大的武器是愛,所以我們試著用愛去征服這些暴力,即便我們的城市處於戰亂,但是對我們來說解答並不是在仇恨中,而是理解以及愛。
讓我們成為我們在這個世界上想看到的改變。

我們沒有一天不想到台灣,已經一年了,但是一部份的我們仍留在那裏,我希望你跟你的家人都過得平安幸福。

安藝Anais




我知道,這兩位法國年輕人並沒有辦法代表所有的法國人,不過,在這些新一代四處遊歷的旅人們身上,我們看的到一份他們不自覺地攬在身上的責任,一份覺得自己應該要盡可能消除各式各樣誤會跟偏見的責任。

是的,他們也許會說很多法國人很浪漫,很喜歡吃起司,但他們同時也會說,他們自己可能其實非常務實,然後根本不吃乳製品,台灣人最愛問外國人喜不喜歡吃臭豆腐這類的問題,他們也會如實回答說喜歡,或是不喜歡,但重點是,他們喜不喜歡,並不能夠代表法國人喜不喜歡,這種許多人習以為常的錯誤邏輯是非常需要更改過來的。


國際觀或是國際教育並不是要教學生記住每個國家的刻板印象,以為所有印度人都愛吃辣,所有德國人都很守時,所有黑人都會打籃球之類的。而是嘗試著去理解,在不同文化底下仍然相互各異的每一個人。

「人們因為不理解而互相批判,因為嘗試著去理解而互相尊重。」

這個世界絕大多數的紛爭跟戰亂,幾乎都只是源於人與人之間的不了解,而不是誰對誰錯。因此,對我們來說,解決這些紛爭最根本最直接的方式,不在於國防,不在於經濟,而在於每一位來到別的國家的旅人,以及每一位面對外國人的當地人身上。


原本,克里斯多夫下午還有事,但當他結束了上午的分享,跟師生們吃完營養午餐後,他決定留下來,參觀學生們的社團課,然後跟他們一起玩槌球。




「這真是超棒的體驗,孩子們超可愛,我早上跟他們分享我的國家,下午跟他們一起玩,我覺得好榮幸自己能夠當這些學生這輩子認識的第一個法國人。」離開學校以後,克里斯多夫留下了這麼一串訊息,然後出發去探索他期待已久的台灣東部。







2016年8月8日 星期一

Couchsurfers in Class Map

Dear all travelers,
After one year of visiting the teachers and families around Taiwan, we have created a Map of "Couchsurfers in Class" for you guys.


So far we try to focus mainly on rural junior high school, but there are also some elementary schools or senior high schools. (E for elementary, J for junior high school, H for senior high school and O for others)

We don't want you to come such a long way only for visiting one school, just try to put one place into your itinerary in Taiwan, and just visit the school when you know you will pass by.

For example. If you plan to go to Taichung from Tainan, then we would recommend you to visit the schools in Yunlin or Tainan, and spend one maybe one night there with locals, but you are also free to keep moving to your destination right after school.







E1:Wulia elementary school (New Taipei) 三峽五寮國小

a small school in the middle of the mountain road. only about 100 students.




Transportation:take bus to Sanxia(三峽) where the teacher can pick up travelers.

Accomodation:Yes. You can stay with the teacher Kuo-Ying.


Contact:Mrs. Chen (kuoyingchen100@gmail.com)



E2:Dongying elementary school (Matsu) 馬祖東引國小
Matzu is a very remote island close to Fujen,China.It is 8 hours fairy or 1 hour flight distance from Taiwan. But it is something really different from Taiwan,the communities are tiny and people are really connected with each other. I am sure it will be a cool experience to visit the students and the teachers in Dongyin. And if you are a artist or musician, we also highly recommend Dongjyu, the smallest island in Matsu. You can make you own project and stay with the people there.
Click the link to check their project. (https://www.couchsurfing.com/events/x-exchange-residency-program-in-matzu)

Transportation:well... you have to take flight or ferry to Nangan Matsu first.
Accomodation:Yes, dorm or guest house in the school probably.

Contact:Yaya(https://www.facebook.com/yaya.deng1)


Zhudong Elementary School (Hsinchu)竹東國小
Zhudong Elementary is about 30 minute driving distance from Hsinchu city. The students are consist of Hakka and aboriginal students. The teacher was major in Spanish so it will be great if you can speak spanish with her.

Transportation:The teacher can pick you up from Hsinchu or Zhubei station. You can also take train or bus to Zhudong station.


Accomodation: You can stay with the teacher in Zhubei, with her family.

Contact:Mrs. Lee (chtaib@gmail.com)



....................................................................................................................................

J1 Daquan junior high school (New Taipei) 板橋大觀國中
Daquan junior high school is located in the suburb area of Banqiao city. The school is beautiful and full of art. However, many of the students are from vulnerable family which are not as resourceful as in the downtown.

Transportation:the school is close to Fuzhou train station, you can also take bus to the school from Banqiao.
Accomodation:Yes, you can stay with Mrs.Fei-Lin's family. You can also stay with a CS host who live pretty close to the school.

Contact:Mrs. Tsai (feilingtsai@gmail.com)



J2 Dapi junior high school (Yunlin) 雲林大埤國中

Dapi junior high school is the 

first school where we invite travelers to visit. The school is a typical rural school which is surrounded by farms. The teachers there are used to having foreigners there, they might also invite you to attend PE or art classes.


Transportation:take train to Dounan station, the teacher will pick you up there.(about 20 minutes)

Accomodation:Yes, there are quite a few teachers who are willing to host.


Contact:Ms. Lin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0226264750)





J3 Shanhua junior high school (Tainan) 台南善化國中
Shanhua junior high school wants to invite foreign travelers so the students can have chance to communicate in English. Also there is a baseball school team there, some of them also think about going abroad for professional career.


Transportation:take train to Shanhua station, then take bus or the teacher will pick you up there.
Acoomodation:Yes.
for male we would highly recommend you to stay with the baseball school team in a dorm. You can also join their practice. For girls we can also help you find a place to stay in Tainan city or with some female teachers.


Contact:Sharon (s486120382000@shjh.tn.edu.tw)




J4 Kaihsuan junior high school ( Yilan) 宜蘭凱旋國中
Kaihsuan junior high school is a very young school which is located nearby the county government. The majority of the students come from local farmers' family or new coming families from city.

Transportation:they can pick you from Luodong or Yilan.
Accomodation:Yes, you can stay with Mrs. Shih-Ting's family.
Contact:Mrs, Hsu (poemstop@gmail.com)


.................................................................................................................................................

H1 Zhongli high school (Taoyuan) 桃園中壢高中
Zhongli high school is one of the major school in Taoyuan. And Zhongli is also famous for many immigrant workers living there.

Transportation:you can easily find a bus or take ubike from the Zhongli station to the school.
Accomodation:Yes, you can stay with the teacher Tsung, we can also help you find a host in Zhongli or Taoyuan.
Conact:Tsung (obstimistic@yahoo.com.tw)





H2 Kaohsiung industrial high school(Kaohsiung) 高雄高工
Kaohsiung industrial high school locates in Kaohsiung city center. Most of the students there don't pay much attention on English.You can join Sandy's class or join the student club of international with Camera.

Transportation:you can easily take bus or public bicycle to the school.

Accomodation:Yes, you can stay with Sandy or some other host in Kaohsiung.
Contact:Sandy (sandy626@hotmail.com) Camera (camerachao.tw@gmail.com)





H3 Pingbei high school(Pingtung) 屏東屏北高中
Pingbei high school is also a young school. Many of the students live in the dorm. There are also quite a few aboriginal students in the school. The teachers are looking forward to having travelers having some speeches to the students.

Transportation:the teacher can pick you up from Pingtung station or from Zhouyin HSR station in Kaohsiung(in the morning)
Accomodation: Depends, so far it is not very convenient for the teachers to host travelers, but we can help you find a host in Pingtung or Kaohsiung.

Contact:Miss Jian ( she20032@gmail.com)


......................................................................................

O1 English Seeds Academy (Hsinchu) 南寮英語種子學苑

This is an english after school in Nanliao,Hsinchu, which is a fishery town. You can stay with in the classroom and talking to the students there. We might also corporate with the schools nearby as well in the future.
Transportation:Kate can pick you from Hsinchu train station.
Accomodation:Yes. They can host you in their class room or their home.
Contact:Kate (
Katepeng617@gmail.com)





O2 Bookhouse (Taitung) 台東孩子的書屋

In Taitung,there are many students who are from some problematic family, either poor, single or non parents family. Many of these students don’t have anyone to take care of them after school. A book house is a place that gathers these students together after school, providing dinner and helping them with homework. There are quite a few book house around Taitung, I will send you to the one which is suitable for both you and the students.
Transportation:Depend, the teacher might be able to pick you up from Zhiben station.
Accomodation:Yes, normally you can stay in the teachers dorm or in the bookhouse.
Contact:Arten (https://www.facebook.com/artten.li)







Other than the schools, there are also some different project which we are still working on, maybe you can join some nature farming, earth building or having some workshop with parents or college students like co-cooking.


We will keep updating the news.


If you have any idea, feel free to contact with us.

Don't forget to fill up the form if you want to take part in.
https://goo.gl/forms/fSGPT9kdjmA5nWjn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