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4日 星期日

People on the road:我不要當好人

下午三點在台南有一場講座,我很鐵齒的在十一點的時候說我要搭便車下去,結果在交流道很現實的等了一個小時。

就在想要不要放棄趕快去搭客運時,一輛車子停在我身邊,車窗搖下來,我等了三秒鐘讓裏頭的煙霧散去後,才看清楚裏頭的車主。車子裡頭,一包香菸、一袋檳榔、還有兩杯咖啡,配上一個穿西裝打領帶,頭上染著金髮的台客車主。

「請問你會南下到哪裡去?」我問。

「你要去哪裡我就去哪裡啊。」他毫不猶豫的直爽回答反而讓我愣住了,這是我最常告誡女生搭便車時應該小心的一句話。


跟他談了一下之後,我還是決定上車,但是我很清楚,那是我近期以來猶豫過最久的一次便車。

「你猜我是做甚麼的?」我看他穿那麼正式…….可能是業務吧。

「我是擺夜市的啦~我等下要去載蛋塔,嘉義、台南和高雄都有我可以送的夜市,所以才說你要南下去哪邊我都可以過去哈哈。」他說完大笑,而我完全不相信有人去夜市擺攤會穿西裝打領帶……

「然後我也在禮儀公司工作啦,我早上剛剛當完一場喪禮的司儀。」我聽完一整個大感興趣,竟然會遇到禮儀師!

我開始在車上跟蛋塔哥討論起各式關於殯葬業的事情,他說他在那間公司已經做七年了,雖然年紀不大,但全公司其實沒幾個人資歷比他深,現在他退了下來,只在他們缺人的時候去幫忙,他甚麼都會,從司儀、接待、綁棺木到開靈車。


「你覺得這幾年下來,殯葬業有甚麼不一樣了?」我問。

「很多啊,比如說我現在就不能像以前一樣穿著拖鞋開靈車了。你不要小看開靈車,這比救護車還要危險多了,家屬通知後,你必須瞬間出發,趕在救護車送遺體過來前趕到現場待命,還沒有"喔咿喔咿"可以用。所以阿,我們那邊的實習生都不敢讓我載。」蛋塔哥一邊說一邊加速。

「啊丟阿,有件事我一直忘了跟你說,如果你會介意的話,我就不跟你說了......」他這樣子賣關子讓我越來越想知道。

「就是阿,我這台車算是別人送的,我之前服務的客人原本要把這台車報廢掉,我覺得太可惜了,所以就把車子接收了下來。」蛋塔哥說。
「所以為什麼他們不要這台車了。」我問。

「因為這台車子的車主,之前就是死在你現在坐的位置上。」蛋塔哥看了我一下,繼續說:「哈哈,不用擔心啦,我們等下要回我家換一台車子再出來。」


「......」


然後我就真的被他給載回家了......








跟著蛋塔哥一起到了他家,準備換上貨車繼續上路,他拿起一箱賣剩的蛋塔,跟她駝著背的媽媽說:「這些等下拿給隔壁鄰居餵雞。」然後介紹說我是他在路上撿到要去台南上課的老師。

我稍微看了一下他們家,簡陋的鄉下小透天,還有一隻腳斷掉的狗兒,那是兩個月前跑到他家的流浪狗,蛋塔哥哄了哄狗狗後進去裏頭換衣服。

我那時對蛋塔哥的了解,就是他是一個很愛開玩笑,講話很油條,不斷抽菸嚼檳榔的大男孩,應該只比我大個兩三歲。之前因為出資幫忙朋友創業失敗,所以他辭掉禮儀師的正職自己擺夜市收拾殘局。


另外一件事情,是他從小父母就離異,而且他高中沒有畢業。



我們坐上了送貨的廂型車,蛋塔哥突然對我說:「我剛剛其實已經上交流道了,然後又繞了回來載你......因為,你讓我想到十年前的自己。」

「十年前......你也去環島?」我有點被他嚇到,那時他還在念高中吧?

「不是環島啦,是離家出走......我們家以前其實是開工廠的,從小就算是小康。但我十五歲的時候,因為幫親戚還債,結果我們家也連帶著破產了。然後有一天晚上,我半夜睡不著,卻不小心看到我媽半夜不睡覺,在客廳裡忙東忙西的,我就在門邊偷看。結果,她竟然在翻沙發底下的零錢......她在挖那些五塊錢十塊的零錢的要幫我湊下學期的學費……」蛋塔哥仍然堅持的笑容突然變得有點複雜。

他接著繼續說:「我當時真的看不下去了,我媽又沒做錯甚麼事,為什麼要這樣子對她?當天晚上,我決定離家出走......那時我高一。我跟我自己說,我不要讓我媽拿錢給我,我要賺很多錢,然後回來拿錢砸她。」


「可是,我身上甚麼都沒有,我沒你那種勇氣搭便車,我偷偷坐上了開往台南的區間車,然後在車上跟一個一個的乘客們借十塊錢好讓我有辦法補票,我一個一個問,有人覺得我在騙錢,也有人給了我兩百塊叫我去買個東西吃。」



我腦海中瞬間浮現無數個在我生命中曾經跟我要過錢的陌生臉孔......





「到了台南後,我一間一間的跑去seven或餐廳去問能不能讓我工作,我說沒有錢也沒關係,我只要有東西吃有個地方可以睡就好了……但是他們都說他們不缺。」蛋塔哥說。

「那你當時晚上住哪邊阿?」我問。

「住公園阿,還有學校,啊你當過替代役你一定知道,學校裏頭會有一間廁所是給警衛洗澡的,我就去問阿。不過只有幾天而已啦,後來有一天我在一間超商問可不可以讓我工作的時候,一個在買菸的大哥聽到了,他說他可以幫我找工作,還叫我沒地方的話先去他家住。那個大哥是開遊覽車公司的,他幫我安排了一個加油站的工作,他跟那個加油站說如果不讓我工作,他就不去那邊加油。」


這一招也太絕了吧XDDD


「可是這樣子不行,我走後門拿到這個月薪三萬的工作會讓其他人不爽,所以三個月後,遊覽車大哥叫我加油站不要做了……他教我開遊覽車。」蛋塔哥說著自己也笑了出來。

「反正那個時候又不會抓,誰管你有沒有駕照阿。結果,我就真的跑去開學校的校車,遊覽車大哥還怕我長得太幼齒會被問,就叫我去抽菸吃檳榔,還要求我講台語。他說這樣可以讓我看起來老一點。」我聽完整個爆笑,那群高中生一定不敢相信他們的校車司機年齡竟然跟他們一樣大。


「所以,我就一直待在南部沒有回家。直到兩年後,我接到一通電話,他說他是警察,他跟我說我過幾天就要入伍了,然後那個警察就載我去體檢,過兩天後,那個警察從台南開車送我到成功嶺去當兵......」

「我當兵的第一個懇親日,我媽出現了……」

接下來,是稍稍的一陣沉默。一直到我們下了永康交流道,快要抵達學校時,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話說,你為什麼選擇去台南?而不是去高雄或台北之類的地方?」
蛋塔哥想了一下,緩緩地說:「因為......我聽說我老爸在台南,雖然我最後還是沒有遇到他。我小時候很討厭他,我討厭抽菸、喝酒吃檳榔的人。只是,當我那天晚上看到我媽在幫我籌學費的樣子,我就決定了…..我不要當好人,我要當壞人,當壞人才有辦法賺錢......才有辦法活下去。」


到了南應,我跟蛋塔哥握手道了別。

很幸運的,我不但成功趕上講座,還聽到了一個非常珍貴的故事,而這是我如果不搭便車絕對沒辦法聽到的故事......

只是,接下來的一整天,我一直思考著:我之所以被定義為好人,其實根本不是因為我心地多好多善良,很可能只是單純的因為我生在一個不用當壞人也可以好好過生活的環境。而有些人......或者說,應該有很多人之所以是壞人,也不是因為他們內心多麼邪惡或是差勁,而是因為,當好人無法讓他們繼續生活下去。



同時,為此感到既慶幸又羞愧.......


"People judge because they don't understand, People respect when they try to underst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