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6日 星期一

沙發客來上課:28歲前環遊世界100國

「請問你們家附近有當舖嗎?」

「應該有,但我從來沒去過說,你發生甚麼事情了嗎?」我瞪大眼睛,看著這個坐在我旁邊的成都女生。

「不是,有一間公司出錢贊助我的旅費,條件是要我在世界各地旅行的時候,幫他們去拜訪世界各地的當鋪,然後記錄下來給他們。我每次進當鋪,就拿出我的iphone手機去假裝我要典當我的手機。」鄧深拿出她的手機對我眨了眨眼,這位不久前還跟我一起在路上舉牌子搭便車的女生即將成為沙發客來上課第一次的中國人,雖然我從頭到尾都不把她當成中國人,因為她已經近十年沒有回過家了。







鄧深出生在四川成都,十二歲以後離開家裡念書,大學開始在中國各地旅行,大三離開中國到了德國念書以後,她花了七年的時間在世界各地生活,在德國和秘魯念書拿了兩個大學學歷和碩士,同時一邊當導遊、翻譯、服務生幫自己繳學費和生活費,這些年來,她從來沒跟家裡拿過一毛錢。

現在,她買了一張環球機票,用群眾募資的方式讓她一邊環球旅行一邊紀錄各國人物的故事。
她才28歲而已,竟然就已經去過了九十幾個國家(台灣似乎是第九十個),今年就會滿百了。



她曾在各種神奇的地方搭過便車,歐洲不用說了,其他像是中東、南美甚至非洲都有,她還曾經從肯亞一路搭便車到南非!



「在非洲,因為缺錢的窮人根本買不起車,所以路上開車的人其實真的不太有危險性,甚至,反而就是在那些非常危險的國家,因為人們都會很擔心你遇到壞人,所以都會堅持要把你載到目的地門口再走。」鄧深很習慣性的回答了這個我還沒問出口的疑惑。



「真正的危險.....是我曾經在馬其頓搭到一個一直想對我毛手毛腳的司機,後來我就把車門打開跳車,整個跌落在馬路邊,腳跟背都被柏油路擦傷.....我當時沒有哭,站起來以後馬上繼續舉手搭車,等到上了車子以後,車上的人才發現我怎麼身上都是血,趕快就忙著拿毛巾和面紙給我擦........」她說。我則想像自己在路上開車時看到一個渾身是血的女生在路上搭便車到底是甚麼光景……





鄧深跟學生分享了各式各樣他如何節省不必要的開支,或是如何一邊旅行一邊工作、一邊賺旅費的方式,但是跟賣祕魯的瑪卡壯陽藥給中國人的故事相比,學生跟老師們似乎還是對一個女生旅行會遇到的各種危險更有興趣一點。

「也是會有害怕的時候啊,我那天住到了一個老伯家,他跟我分享他的興趣,竟然是穿女裝,然後他就開始穿上洋裝、蕾絲還有高跟鞋,擺出各種撩人的姿勢請我幫他拍照。」鄧深跟學生們分享她近期遇到比較令人擔心的經驗。

「那後來呢?」學生們問。

「我就真的幫他拍阿,雖然我隔天就離開了。但是,我並不覺得他有病,我也不覺得他是壞人,他並沒有任何危險性,我認為他就只是一個非常非常寂寞的人,可惜我覺得我的內心還不夠強壯而已。」多年來跟各種不同文化的人們相處的經驗,讓鄧深總是有辦法嘗試著去理解,並尊重各種不一樣的人。








我並沒有打算讓鄧深跟學生講英文,而是直接請她用中文跟學生們分享一些她想要對學生們說的東西,對我來說她所能分享的東西絕對不輸之前所有被我們邀請來的歐美外國人,她有許多遠超過這個年紀的人所擁有的體驗及體悟,同樣的,我並不是想要叫學生們去效法她,一股腦兒的衝去旅行、衝去國外。



許多學生認為他們的人生就是考個好學校、找個好工作、然後努力賺錢,沒有其他的選擇了。我想讓學生看的,就只是各種不一樣的人生,沒有哪個好,哪個不好,重點是我們有義務要決定我們自己的人生,我想讓他們親眼看看各式各樣不一樣的人生,讓他們認真去思考自己人生的各種可能性,也許,他們看完了這一切以後,仍然回到了最初讀書、考試、找工作的人生,那也非常好,因為至少,那是他們思考過各種選擇後,自己做出來的選擇。

當一個人自己做了屬於自己的選擇以後,他就不會去抱怨命運、抱怨別人,因為他知道只有他自己能對自己的決定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