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日 星期六

關於這傢伙:給未來的禮物



2011年夏天,這傢伙趁著暑假在台灣走路環島,走著走著,突然決定舉起大拇指搭便車,被搭便車的車主帶回家裡,被經過的警察帶回派出所睡覺,被餐廳裡的高中妹妹帶回家,因為下雨跑進路邊的餐廳躲雨順便幫忙打掃而被請吃飯......他放棄了徒步環島的初衷,轉而愛上了跟各種不同的陌生人邂逅。

從那時開始,這傢伙發現,這世界似乎存在這另一種遊戲方式。


2012年的夏天,這傢伙放棄了去美國參訪交流的機會,逕自跑到歐洲旅行,一路從德國搭便車到丹麥、瑞典,一邊沙發衝浪一邊打工換宿,在搭便車的同時,傾聽車主們各式各樣的故事。




之後,這傢伙到了克羅埃西亞開始當交換生,卻沒申請到宿舍,反而跟著沙發客一起闖進了廢棄的屠宰場跟一群無政府主義者佔領空屋。他在超市的垃圾桶前親身體悟到現代社會的浪費,開始吃麵包店賣剩的麵包菜市場賣剩的蔬菜,設立免費商店,並在一個不花錢的旅人身上第一次聽到禮物經濟,逐漸的,一步一步,成了Freegan。




2013年,這傢伙回到台灣,結束了成大的學校,接著趁當兵前,用半年的時間在農家打工換宿,並到了虎尾跟鳥建築人一起在農博園區生活,睡鷹架、湖邊,用火箭爐煮飯,同時,學習用泥土及竹子,蓋自然建築。







蓋完房子後不久,2014年初,這傢伙再度回到雲林,開始在國中的服役生活。無法自由的亂跑,只好透過接待沙發客們來解解悶,卻不小心開始帶著一個一個的沙發客到學校來跟學生聊天、分享。





2015年退伍後,這傢伙花了兩年的時間在台灣環島,在台灣各地舉辦白吃的野餐,推廣免費商店。同時也正式成立了沙發客來上課計畫,連結了台灣各地的熱血老師和接待家庭,開始不斷的把世界各國的外國旅人送到台灣各地的學校去。



註:中間那本是韓文版的空屋筆記



2017年初,這傢伙以無價書的形式出版了【空屋筆記-免費的自由】,五百本沒有版權、沒有版稅、沒有定價且不准收藏的書,所有人看完以後都要在書本最後簽名留言,然後傳給下一個人。


緊接著,這傢伙在夏天透過時報出版了第二本書【沙發客來上課-把世界帶進教室】




2017年的夏天,這傢伙擱下了台灣這邊的事情,再度出去旅行,這一次,他帶著毛筆,換他到世界各國的學校去跟外國學生聊天,介紹台灣。






2018年,因為家裡的因素,這傢伙終止了九個多月的旅行,提早從土耳其回到了台灣。現在,除了在家照顧家人外,這傢伙還是偶爾會接接各地學校的講座,一邊繼續辦免費市集、繼續帶外國人去學校。





人們問他之後想要幹嘛,他總胡亂地以想去各地旅行來搪塞。

雖然說,在許多人們眼裡,一個不工作的人,就是不知道要幹嘛的人......但是,他其實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想要幹嘛:

他想去農場幫忙、學自然農法;

他想去環境友善的餐廳幫忙、學習做料理、做麵包;

他想學水電、木工、蓋窯蓋灶,蓋環境友善的房子;

他想去偏鄉或部落幫學生課輔、將各個漸漸被遺忘的技藝透過學習保存下來;

他想去拜訪各式各樣有趣的人或組織,去幫忙,同時也將他們的故事給記錄下來;

他想帶各個國家的旅人到台灣各地去幫忙,去認識觀光客認識不到的台灣,幫他們翻譯,順便學習各國的語言;

他想讓各地都有免費商店、免費市集或是食物分享櫃,讓被浪費被閒置的資源可以好好被利用,也讓人們有辦訪用更少的資源、過更好、也更開心的生活。

這傢伙想免費的提供一切他可以貢獻的地方,但這傢伙不是聖人,從來就不是。他只是把自己教育成一個相信假裝自己是聖人可以讓自己跟他人都過得更開心的傻瓜。

他想找的,只是一個選擇,

一個任何人都可以重新考慮的選擇,
一個可以讓所有人都過得更好、更和諧、更開心的選擇;
一個對自己、家人、朋友、動物及環境都更溫柔的選擇。







這傢伙相信,一個將自己當成禮物無條件送給社會的人,這個社會的人們是不會讓他餓死的。


但如果,這個社會真的讓這傢伙餓死了…….那也罷,那樣子的社會還有什麼好值得活的?


這傢伙一直都知道自己要幹嘛,一直都很清楚。



等到他真的完全不知道要幹嘛時,他才會乖乖去找工作。













2018年8月20日 星期一

一張單程機票,除了護照以外甚麼都不帶



"他有一個簡單的想法......人是善良的

而且,這個世界也很美好,

於是,他決定試著驗證這個想法,

他買了一張單程機票,飛到一個遙遠的地方

不帶一毛錢、一張卡,一支手機,連牙刷都沒有
只有他身上的一件衣服,和護照,

在主流媒體的描繪下,
這個世界是個很危險的地方,一個你應該要隨時感到擔憂恐懼的地方,


他要證明媒體是錯的,

他抵達了巴拿馬,一個離他的老家四千英里、間隔了七個國家的遙遠異鄉。

他沒帶相機,這部影片是他在路上所遇到的人們用他們的相機幫他拍攝下來的。

他做一些古怪的工作好賺錢來應付簽證、交通和食物等開銷,

首先,他蒐集被丟在垃圾桶裡頭的罐子然後拿去回收,他在有機農場打工換宿、採集野果,
也吃人們浪費掉的食物,
並跟路上遇到的人們一起吃飯,

他透過沙發衝浪或是WWOOF借宿在網路上認識的人們家裡,
或是住在偶然相遇的陌生人家裡,
他搭便車,也搭公車,
偶爾也用走的,數十位人們在路邊停下來將他撿走,
並享受著能跟他分享一小段冒險

慷慨及善心為他帶來食物以及住宿,
並且堅持不要任何回報,

他總是嘗試著去付出比他得到還要多的東西,
因為金錢只不過是一個交換的工具而已

不花錢的旅行讓他有辦法去到跟認識一些他用別種方式完全沒機會見到的地方跟人,
那些人們讓他發現我們要快樂跟健康所需要的其實遠遠比我們想像中的少,

而且簡單的生活,也代表自由的生活

他最開心的時候,是當他可以幫助他遇到的人的時候,
37天候,他回到了San Diego,口袋裡只有十分美金,
28個人用他們的相機完成了這個紀錄片


當他回家的時候,他腦海中所想的是


人真的是善良的。"

----------------------------------------------------------------------------------------------



















Rob這傢伙完全做到我一直以來想要做的事情....用禮物經濟過生活。
而他完全不需要費心去解釋這個名詞,直接身體力行去證明。

我們盡可能地不想花錢,是為了盡可能不讓太多資源消耗在我們自己身上。
同時,也因為我們相信:

一個人對社會的貢獻並不是只能靠賺錢花錢而已,
絕對還有金錢以外的貢獻方式。



2018年2月23日 星期五

我眼中的阿爾巴尼亞:沒有電燈的學校

在歐洲到處晃啊晃的,半年也過去了,一路上也拜訪了幾間歐洲各地的學校,到過比利時、捷克和克羅埃西亞的國中小,跟當地學生聊天。
然後,我到了阿爾巴尼亞,在這個曾經比俄羅斯還要共產的前共產國家,當地人們出國旅行或是接觸到外國人的機會遠遠低於其他歐洲國家。尤其是亞洲人,走在路上就像是走在時尚伸展台一樣,周圍會有一堆人因為你的經過而停止動作。我想,這邊的學校應該很適合沙發客來上課吧......我將我的想法分享在當地的外國人社團,當天就收到了一位美國籍老師的回音。
「我很歡迎你來我們學校跟學生分享,不過我待的是國際學校,裡面學生原本就很多都是外國人了,但我想推薦你去一間阿爾巴尼亞山上的學校,我認識那邊的學校主任。」


一個月後,我結束了在首都Tirana的打工換宿,準備在離開阿爾巴尼亞前,到那間學校去拜訪一下。





在山腳下搭到一輛吉普車,一路在只有碎石跟泥土的山路上上下下顛簸了兩個小時,才終於到了鋪有柏油路的省道。

「所以你為什麼要去我們小鎮?」讓我搭便車過來的車主問我。


「我跟一個老師有約在鎮上,他住在附近的村莊。」我說。

「你有他的電話嗎?我幫你打給他。」我將手機螢幕湊到他眼前。

「喔喔,是他阿!?」

「怎麼?他是你朋友嗎?」我問,想說也太巧。

「不是,不過我最近在電視上常看到他!」他一邊說,一邊幫我撥了通電話過去。

2018年1月29日 星期一

難民們可以有很大的貢獻,只要他們不是被關在難民營裡


2016年五月,就在歐盟跟土耳其通過協議,關閉邊界來停止大量湧入歐洲的移民潮之後。約120位移民加上志工們衝進了在雅典的城市廣場飯店(City Plaza hotel)。這間飯店先前因為老闆破產而人去樓空,上百間房就在這邊閒置的。同一時間,許多難民們正在都市遠處的營區內煎熬著。

即便政府一度威脅要切斷水電,難民們還是佔領了飯店,整間飯店充滿著各式各樣的聲響,孩子們尖叫著跑過大廳,夾雜著阿拉伯語、烏爾都語、波斯文還有英文的談論聲。牆壁上掛滿了海報,在「City Plaza」的藍色標誌下,寫著六個訊息:團結(Solifarity)、一起(Together)、抵抗(Resistence)、聯合(Unity)、施(Giving)、受(Getting)、生活(Life)、平等(Equality),而這些訊息的第一個字母,則組成了另一個訊息:鬥爭(Strug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