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9日 星期一

難民們可以有很大的貢獻,只要他們不是被關在難民營裡


2016年五月,就在歐盟跟土耳其通過協議,關閉邊界來停止大量湧入歐洲的移民潮之後。約120位移民加上志工們衝進了在雅典的城市廣場飯店(City Plaza hotel)。這間飯店先前因為老闆破產而人去樓空,上百間房就在這邊閒置的。同一時間,許多難民們正在都市遠處的營區內煎熬著。

即便政府一度威脅要切斷水電,難民們還是佔領了飯店,整間飯店充滿著各式各樣的聲響,孩子們尖叫著跑過大廳,夾雜著阿拉伯語、烏爾都語、波斯文還有英文的談論聲。牆壁上掛滿了海報,在「City Plaza」的藍色標誌下,寫著六個訊息:團結(Solifarity)、一起(Together)、抵抗(Resistence)、聯合(Unity)、施(Giving)、受(Getting)、生活(Life)、平等(Equality),而這些訊息的第一個字母,則組成了另一個訊息:鬥爭(Struggle)


樓上的餐廳,桌椅布滿了整個空間,以及更多的海報貼滿了牆壁,許多難民們照片
(多數是小孩),蒙著面的婦女們玩著智慧型手機或是聚在一起笑著聊天,一個孩子的畫被貼在柱子上頭:獨角獸反對國界。


餐廳隔壁是吧檯,桌上放滿著十五子棋
(Backgammon),難民們一邊捲菸一邊玩著遊戲。一個布條橫掛在牆上,寫著:我們拒絕把歐洲堡壘化的罪惡體制。


拿幸
(Nasim Lomani)是這間飯店的核心人物。身為一個阿富汗人,拿幸已經來到希臘十七年了,他是最先佔領飯店的成員之一。他拒絕使用「志工」一詞,他稱他自己以及其他的服務者們為「團結者」,他說CP飯店目前有350位來自16個不同國家的難民,再加上50位團結者。



「這間飯店不只是一個住宿。首先,這是一個政治訊息:這是一個對難民營的對照。」拿幸說:「它展示了面對難民的另外一種選擇。不是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荒郊野外,而是在有社會資源的城市裡。這裡有三分之一的成員是小孩,他們可以去上學。人應該要住在房子或是建築物哩,而不是在偏遠的營區或是貨櫃裡。」


「所以我們佔領這間飯店,一部份是為了要求政府用妥善一點的方式安置難民,特別是現在雅典有那麼多空房子。我們也想要創造一個空間,來對抗歐盟對移民那拘留、遣返及其他不當的政策,同時,也對抗正那些對移民的標籤化。」


重要的是,拿幸覺得
CP飯店是對政府虐待難民的一種反駁:「在難民營裡,沒有食物,沒有水,沒辦法洗澡也沒有隱私。」他說:「但這些我們都能夠提供了,政府並不是做不到,只是選擇不去做而已,選擇去懲罰這些難民來阻止他們前來。」


「這間難民佔屋展現出了人性中最好及最壞的一面。」 


這間飯店的另一個目標,是讓
CP飯店不再只是一個避難所,而是同時讓難民們更有能力的地方。

被關在難民營裡,許多有知識有技能的人們眼看著他們自己的才能在營區裡被埋沒。但在CP飯店不會,來自敘利亞和伊拉克的職業廚師每天輪班幫大家準備餐點:早餐、中餐和晚餐。醫生則為人們做健康檢查及照顧病人;英文好的人則可以當翻譯。CP飯店告訴人們,如果有合適的機會,難民能夠提供的貢獻非常非常的多,根本不會是個負擔。

當天的晚餐是漢堡、薯條配辣醬,所有的肉類都是清真肉品
(Halal),飯店裡充滿著生氣,三個團結者們背著一箱一箱裝滿兒童衣服的箱子上樓,一個中東人悠閒著抽著菸,但在吵雜中這一切卻像鐘錶一樣和諧的運作著。

裡裡外外的事務,從要採購哪些東西到要讓誰住那些間都由委員會共同決定。酒精和毒品是完全禁止的,他們也擔心新納粹團體的威脅,
CP飯店有非常安全措施,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遇過新納粹團體的騷擾。

對那些被困在希臘,充滿混亂及悲劇的難民來說,
CP飯店是一片綠洲。

它提供了對待難民的另外一種可能性,放眼整個歐洲,閒置的房屋多如牛毛,
CP飯店向歐洲示範了如何協助難民們,讓他們有辦法自助助人。但我們必須快速而謹慎,如果我們不做,有太多人會因此受著不必要的苦。"

Refugees can achieve so much if they’re not caged in isolated camps"難民們可以有很大的貢獻,只要他們不是被關在難民營裡。"


原文翻譯自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