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9日 星期四

Free Shop:免費商店




我們佔領的這一棟建築,主要有兩個出入口,一個是前方的大門,另外一個則要從遠方的倉庫爬進二樓的窗戶裡,前面一個多月我們沒有鑰匙的時候都得這樣子進出,大夥的生活空間幾乎都在二樓,至於一樓的空間……平常幾乎都是鎖起來的,Antonija一直跟我說一樓的空間目前只有Metija的錄音室,他們還在打算利用一樓的空間來辦活動或是開的商店甚麼的。



「這個地方根本沒有人會經過,你商店怎麼可能開得起來?」我問,Antonija對我嘿嘿了兩聲就不講話了,故意跟我賣關子。



2015年1月28日 星期三

沙發客來上課:台灣什麼最好玩?(Sooram)


Sooram是一位喝醉酒後走在路上會把不小心看到的巨大泰迪熊給抱回家的韓國女生,就讀首爾大學,雙主修中文和電腦(甚麼詭異的組合= ="),目前人在南京大學當交換生,中文雖然還不是很流利,但是......超級標準,幾乎沒有口音的感覺,她說她上個暑假曾經到上海去交流,回來的時候中文甚至講得比英文還好,後來反倒有點生疏了。
Sooram先到我家過了一個周末,禮拜一才跟著我到學校去找學生,然而,因為當時是暑假,所以學校裡只有在練球的校隊學生在,而我當天又要站傳達室沒辦法亂跑,於是,我幾乎都直接把Sooram丟給那些緊張得半死的學生們照顧,還把原本應該是我要負責的拍照工作都丟給這個她,然後自己就溜回去傳達室值班了。

2015年1月27日 星期二

殖民地欠殖民者的債務:如果獨立,只是另外一種形式的殖民?


1958年,當時幾內亞正決定脫離法國的殖民統治,並爭取獨立,他們的舉動惹火了巴黎的法國菁英們,於是,法國政府便決定抽回或是毀掉所有他們口中「被法國殖民的好處。」三千多民法國人搬離幾內亞,帶走了所有的財產,同時毀掉了一切帶不走的財產:學校、醫院、公家機關等都被拆除,汽車、書本、藥品、研究器材跟農機等也都被破壞殆盡,甚至連牛羊跟馬等牲畜也被殺光,糧倉裡的食物不是被燒掉、就是被下毒。



法國想透過這個極度誇張的行徑來給非洲其他的殖民地一個殺雞儆猴,看看誰敢再說要獨立。



We prefer freedom in poverty to opulence in slavery

「與其當個富裕的奴隸,我們寧願當個貧困的窮人。」
這是幾內亞當時的口號



可惜,當時沒有任何其他國家有著如此的勇氣去跟隨幾內亞的腳步。



不過,一個在迦納跟布吉納法索旁邊的小國,多哥共和國,他們的總統Olympio想出了一個折衷方案,他不跟法國硬碰硬,相反的,他同意每年支付一筆錢”租用”那些因為被法國殖民而得到的好處。在當時,這是唯一一個可以讓法國不要在離開前將他們國家毀掉的方案。但該死的是,法國估計的租金金額卻龐大的令人難以想像…..將近他們國家40%的年度預算。



多哥的金融非常地不穩定,為了解決這個問題,Olympio決定要放棄使用非洲法郎,並生產自己國家的貨幣。接著,1963年的一月十三號,Olympio就被一群法國士兵給殺害了(受雇於法國領事館),這位多哥歷史上的第一位總統死在他開始印自己國家的貨幣的三天後。



Olympio的夢想是打造一個自給自足的國家,很顯然的,法國並不喜歡這個夢想。



馬利的總統也有類似的念頭,1962年,他決定脫離使用非洲法郎並實行一個相對社會主義的經濟型態,結果1968年……他遭遇了跟Olympio一樣的悲劇。



事實上,再過去五十年間,在非洲26個國家中所發生的67場政變,其中有16個國家是法國的前殖民國家,這段期間,法國不斷的運用傭兵來試圖主導這些國家的政治。



「失去了非洲,法國將會變成第三世界的國家。」法國前總統Jacques Chirac

即便到了現在,還是有14個非洲國家被迫將他們85%的外匯存底放在法國的中央銀行裏頭,同時每年還是得繳著那些給法國的殖民租金。拒絕的,就被傭兵殺掉或是被政變掉,支持的,就可以自己過好生活,然後讓自己的人民生活在極度貧窮當中。



即便連歐盟本身都在抨擊法國這種邪惡的模式,但是可還沒辦法讓法國放棄這個可以從非洲國家拿到每年五兆美元的好生意。



我們常常責備說非洲的領導人們都很貪腐而且整天討好西方國家,然而,他們如果不這麼做,就是被殺掉或是被換下台。他們希望的是一個強而有力的國家站出來聲援他們,然而,往往得來的保護卻都必須用他們人民的權利或資源來交換。



以下是十一項從1950年來到現在的荒謬情形



1. 殖民債務(因為被法國殖民而欠的錢)

2. 國家儲蓄自動存入法國銀行(十四個前殖民非洲國家每年的外匯存底都必須交到法國的中央銀行內,法國允許他們使用15%的錢,就是媽媽叫孩子去工作然後再自己發給他零用錢一樣。)

3. 有權利優先使用任何新發現的自然資源(除非法國說我沒興趣,他們才能自己使用或是去問其他國家要不要開發他們的資源。)

4. 永遠必須優先考慮跟法國公司合作。

5. 只有法國可以供應軍用品以及軍事訓練。

6. 法國可以在當地任意部屬軍隊

7. 必須用法語當他們的官方語言,教育也是

8. 必須使用非洲法郎

9. 每年必須計收支財政報告給法國

10. 禁止跟其他國家軍事性結盟,除非是法國說的

11. 必須在戰時或是需要的時候跟法國同盟



原文節錄翻譯自此

http://www.siliconafrica.com/france-colonial-tax/

................................................................................................................



閱讀這篇文章的時候,我越看心情越差,怎麼可以一邊如此霸道的剝削其他國家,一邊卻大張旗鼓地做公益廣告說要幫助他們脫離貧困……



法國到底有沒有權力擁有他們在非洲殖民時期的建設?



想像一下,如果日本不是戰敗無條件離開台灣,而是像法國一樣,將他們在台灣的投資跟建設都名正言順的破壞殆盡後再離開,我們現在會如何?

想像一下,如果日本當時跟台灣簽了類似的合約,嘉南大圳、水庫、鐵路、路燈甚至一大堆的水龍頭,全部都要付租金給日本,我們會怎麼想?


想像一下,當日本強制抓了一大堆台灣高砂義勇軍去打中國人,一大堆台灣女孩去勞軍,然後跟我們台灣人說:「你們能有現在的建設、教育跟生活環境,全部都是因為我們的功勞,這是你們欠我們的。」我們會怎麼想?


的確,這樣子的資訊讓我很自然地把法國跟美國一起歸類在霸道無賴的壞蛋,但我也很清楚,我們無法將憤怒或是責任全都推給法國人或是美國人。整個事件最可怕的地方其實是,這些事情是連多數法國人都不知道的,就算他們知道,這也不是他們可以輕易處理的。



日本也是,我小時候很討厭日本,可能是因為我把自己當成中國人。然而,當我在印度看到一個中國人因為跟日本人打招呼、聊天而被其他中國夥伴瞧不起時;當那個日本男生在跟我自我介紹的瞬間便說:「你好,我知道日本曾經對你們、對中國做過許多不好的事情,我感到非常難過。」我感覺到異常的慚愧,我們憑甚麼把一個國家的歷史跟罪孽放在一個年輕人的身上逼他們承擔,對我們道歉?

2015年1月20日 星期二

沙發客來上課:全世界只有0.08%的人講斯洛伐克語(Andrej)



總算,在三年級的畢業前一天給他們找來了這學期最後一個沙發客----斯洛伐克的Andrej。

Andrej真的超級用心的。他在斯洛伐克、捷克和德國就已經免費開過好幾次課程教學生如何有效的學習新語言。在我跟他聯絡後,他很興奮地馬上答應下來,還跟我討論了好多他該準備的內容,然後,帶著PPT特地跑來雲林找我們。


那群整天等著看帥哥的小女生竟然還不知好歹的嗆我說:「為什麼第一個瑞士男孩很正常,第二個美國的就禿禿的,最後就變成光頭了.....」




2015年1月15日 星期四

自己的腳踏車自己修....免費腳踏車修理站


在Ivan的協助下,我在跳蚤市場用150 kuna(約750台幣)買到了一台不能煞車的腳踏車。等到禮拜四的時候,循著Lea信中的指示,找到了那間一個禮拜只開一次的腳踏車修理站。協助我的是一個德國留學生,他看了看我的腳踏車後說;「你這個零件我們這邊沒有,你要自己去附近的腳踏車店買。」說著他便將零件的名字寫在紙條上交給我讓我先去買回來。之後再教我怎麼自己將煞車修好、並教我將充滿鏽斑的鏈條拆下來泡潤滑油。

2015年1月13日 星期二

沙發客來上課:有誰是先學會文法才會說話的?(John)



John來自溫哥華(Vancouver),但不是加拿大的溫哥華,而是在美國的溫哥華,

John來自華盛頓,但不是華府的華盛頓D.C,而是華盛頓州。



他在韓國住了兩年,說著一口連韓國人都佩服不已的流利韓語,甚至還跟在韓國的日本朋友學了日文。而我對這位美國肌肉男最深刻的印象,就來自於他那極盡所能運用所有空閒時間的能力。John只要一坐下來,發現沒有事做的瞬間,就馬上把他的中文課本拿出來,然後看著隨處可見的中文字,查書或者直接唸給我聽問我正不正確…….這傢伙學中文才幾個月而已,竟然就已經可以認得台灣路上超過半數以上的國字了,而且跟韓文和日文一樣,他完全沒有上過課、補過習,就只是這樣不斷的將自己的零碎時間用學語言來填滿,以及不斷的跟路人搭訕聊天,完完全全打破我對英語系國家都不學外文的刻板印象。

2015年1月6日 星期二

Dumpster Diving:你敢吃垃圾嗎?



「這個給你戴著等下才比較方便。」Lea將一個可以綁在頭上的手電筒硬戴到了我滿是問號的頭上。一般來說我們只有在沒有電的屠宰場裡面才會需要照明,況且,一個禮拜前,我們終於有電了,屠宰場外的一間咖啡廳很阿沙哩的直接讓我們從他店裡接了一個近百公尺的延長線,屠宰場終於得以重見光明.....也開始變得夜夜笙歌,晚上都不睡覺了。


「不是要去市區嗎?幹嘛要帶手電筒?」隨著電力文明的到來,我以為我已經不再需要過著點蠟燭帶手電筒的日子了。


「我們要去dumpster diving阿!」Lea衝進廚房抓了幾個塑膠袋給我後說。



2015年1月4日 星期日

雞眼睛哲學課





「你們都知道目前肉雞、蛋雞多是養在雞籠裡面的,因為籠子太小太擠,這些雞很容易恐慌、互相攻擊甚至拔自己的羽毛,所以業者必須要把他們的爪子跟鳥喙都剪掉,以免牠們受傷感染。現在,有科學研究證實,如果我們把雞的眼睛戳瞎,牠就不會對擁擠、黑暗的生活空間感到恐慌,也不會互相攻擊,相比其他看的見的雞,盲雞的存活率、換肉率、產蛋量都比較高,而且甚至因此就沒有剪喙的必要性了。如果你們是業者,你們會把那些雞戳瞎嗎?」


沙發客來上課:為什麼學校裡有外國人?(Johannes)


自從到了學校以後,我變成只有周末回台中的時候才能接待沙發客。

有一天,收到了一個沙發客Johannes說想要週末的時候來我們家住,禮拜日直接去清泉崗搭飛機。

我跟他說我們家可以接待,可是要晚上才能回台中接他,他白天不知道要幹嘛,我就跟他開玩笑說:

「那就來我們學校跟學生玩啊。」

結果他竟然回我說

「太好了,這一定超酷的。」



然後我就尷尬了,因為我根本沒想到他會當真。


Pumpipumpe:分享的力量




人們總是這樣告訴我們:「有用到的話就自己買一個吧,將來要用到的時候就不用擔心了。」

然而,
我們有必要每個人家裡都放一架一年可能只會用到一次的梯子嗎?
我們有必要每個人家裡都放一本帶給我們幾天充實時光的好書然後擺在家裡塵封數年只為了將來搞不好會想要再拿來看個幾秒鐘嗎?
同樣的,車子、相機、果汁機、大烤箱、禮服、玩具
我們真的覺得這些東西有被我們真正有效的利用嗎?

為何不將他們分享出去做更有效的運用?


東西應該是被拿來使用的、而不是被拿來擁有的。





我們其實可以輕輕鬆鬆的將現今所消耗的資源降到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 ,而且還不用降低生活品質,為什麼不做呢?

共同廚房、免費商店、自由工具室、沙發衝浪、汽車共享.......




Pumpipumpe 就是一個很有趣的創意,如果家裡有平常不太會用到的東西,就可以去跟他們要那些東西的貼紙。像是腳踏車、雪橇、投影機、投影幕、腳架、望遠鏡、帳篷、影印機.....
甚至是報紙和無線網路都可以。
 


話說,無線網路也太感人了吧,尤其是對在國外旅行的人來說......可以直接去別人家裡借網路就真的太方便了。有時候,人們會彼此用同一個網路,然後平均分擔彼此的網路費,卻會造成有人瘋狂的載電影或是玩遊戲擠壓到了其他人的權利,結果大家便的瘋狂浪費網路流量......只為了不吃虧。
但如果,我們是自願將網路分享給別人,我想大多數的人並不會白目到這樣還敢亂用吧。




比如說這家的信箱上貼了這些貼紙,有人腳踏車沒氣了就可以去跟他們借打氣機,或是家裡需要整修就可以去跟他們借鋸子或是梯子。


更多介紹


有些人會覺得別人來家裡跟自己借東西自己會吃虧,或者是覺得很煩,這當然有可能,但絕對還是有不少人是非常樂意將自己的東西跟別人分享,甚至為此感到光榮的。


就像搭便車一樣,我一點都不想要求那些覺得自己會吃虧的人載我,相反的,我非常希望載我的車主會因為自己能夠載我一程而感到開心驕傲的。


我很喜歡之前學校畢業典禮時,有些同學會拿到許多的花束或是禮物,當然這代表他們人緣很好、親友玩很給力。
但同時,大家也擔心有一些人可能會完全沒有人送花......那畫面多尷尬阿。
所以,許多同學拿到花以後都馬上把花捐出來送給下一個要上台的人
然後那些花就一直傳一直傳,幾乎都是同樣的幾束
有些人會覺得這樣窮酸沒誠意,
但我覺得這樣超棒的阿,
束花這種東西的價值幾乎就只有在對方收到的那一個會最完整的呈現,
下一秒鐘後.....就被累贅了
像這樣子能不斷的傳下去,增加它的價值不是很好嗎?



快樂,只有在被分享的時候才是真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