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7日 星期二

殖民地欠殖民者的債務:如果獨立,只是另外一種形式的殖民?


1958年,當時幾內亞正決定脫離法國的殖民統治,並爭取獨立,他們的舉動惹火了巴黎的法國菁英們,於是,法國政府便決定抽回或是毀掉所有他們口中「被法國殖民的好處。」三千多民法國人搬離幾內亞,帶走了所有的財產,同時毀掉了一切帶不走的財產:學校、醫院、公家機關等都被拆除,汽車、書本、藥品、研究器材跟農機等也都被破壞殆盡,甚至連牛羊跟馬等牲畜也被殺光,糧倉裡的食物不是被燒掉、就是被下毒。



法國想透過這個極度誇張的行徑來給非洲其他的殖民地一個殺雞儆猴,看看誰敢再說要獨立。



We prefer freedom in poverty to opulence in slavery

「與其當個富裕的奴隸,我們寧願當個貧困的窮人。」
這是幾內亞當時的口號



可惜,當時沒有任何其他國家有著如此的勇氣去跟隨幾內亞的腳步。



不過,一個在迦納跟布吉納法索旁邊的小國,多哥共和國,他們的總統Olympio想出了一個折衷方案,他不跟法國硬碰硬,相反的,他同意每年支付一筆錢”租用”那些因為被法國殖民而得到的好處。在當時,這是唯一一個可以讓法國不要在離開前將他們國家毀掉的方案。但該死的是,法國估計的租金金額卻龐大的令人難以想像…..將近他們國家40%的年度預算。



多哥的金融非常地不穩定,為了解決這個問題,Olympio決定要放棄使用非洲法郎,並生產自己國家的貨幣。接著,1963年的一月十三號,Olympio就被一群法國士兵給殺害了(受雇於法國領事館),這位多哥歷史上的第一位總統死在他開始印自己國家的貨幣的三天後。



Olympio的夢想是打造一個自給自足的國家,很顯然的,法國並不喜歡這個夢想。



馬利的總統也有類似的念頭,1962年,他決定脫離使用非洲法郎並實行一個相對社會主義的經濟型態,結果1968年……他遭遇了跟Olympio一樣的悲劇。



事實上,再過去五十年間,在非洲26個國家中所發生的67場政變,其中有16個國家是法國的前殖民國家,這段期間,法國不斷的運用傭兵來試圖主導這些國家的政治。



「失去了非洲,法國將會變成第三世界的國家。」法國前總統Jacques Chirac

即便到了現在,還是有14個非洲國家被迫將他們85%的外匯存底放在法國的中央銀行裏頭,同時每年還是得繳著那些給法國的殖民租金。拒絕的,就被傭兵殺掉或是被政變掉,支持的,就可以自己過好生活,然後讓自己的人民生活在極度貧窮當中。



即便連歐盟本身都在抨擊法國這種邪惡的模式,但是可還沒辦法讓法國放棄這個可以從非洲國家拿到每年五兆美元的好生意。



我們常常責備說非洲的領導人們都很貪腐而且整天討好西方國家,然而,他們如果不這麼做,就是被殺掉或是被換下台。他們希望的是一個強而有力的國家站出來聲援他們,然而,往往得來的保護卻都必須用他們人民的權利或資源來交換。



以下是十一項從1950年來到現在的荒謬情形



1. 殖民債務(因為被法國殖民而欠的錢)

2. 國家儲蓄自動存入法國銀行(十四個前殖民非洲國家每年的外匯存底都必須交到法國的中央銀行內,法國允許他們使用15%的錢,就是媽媽叫孩子去工作然後再自己發給他零用錢一樣。)

3. 有權利優先使用任何新發現的自然資源(除非法國說我沒興趣,他們才能自己使用或是去問其他國家要不要開發他們的資源。)

4. 永遠必須優先考慮跟法國公司合作。

5. 只有法國可以供應軍用品以及軍事訓練。

6. 法國可以在當地任意部屬軍隊

7. 必須用法語當他們的官方語言,教育也是

8. 必須使用非洲法郎

9. 每年必須計收支財政報告給法國

10. 禁止跟其他國家軍事性結盟,除非是法國說的

11. 必須在戰時或是需要的時候跟法國同盟



原文節錄翻譯自此

http://www.siliconafrica.com/france-colonial-tax/

................................................................................................................



閱讀這篇文章的時候,我越看心情越差,怎麼可以一邊如此霸道的剝削其他國家,一邊卻大張旗鼓地做公益廣告說要幫助他們脫離貧困……



法國到底有沒有權力擁有他們在非洲殖民時期的建設?



想像一下,如果日本不是戰敗無條件離開台灣,而是像法國一樣,將他們在台灣的投資跟建設都名正言順的破壞殆盡後再離開,我們現在會如何?

想像一下,如果日本當時跟台灣簽了類似的合約,嘉南大圳、水庫、鐵路、路燈甚至一大堆的水龍頭,全部都要付租金給日本,我們會怎麼想?


想像一下,當日本強制抓了一大堆台灣高砂義勇軍去打中國人,一大堆台灣女孩去勞軍,然後跟我們台灣人說:「你們能有現在的建設、教育跟生活環境,全部都是因為我們的功勞,這是你們欠我們的。」我們會怎麼想?


的確,這樣子的資訊讓我很自然地把法國跟美國一起歸類在霸道無賴的壞蛋,但我也很清楚,我們無法將憤怒或是責任全都推給法國人或是美國人。整個事件最可怕的地方其實是,這些事情是連多數法國人都不知道的,就算他們知道,這也不是他們可以輕易處理的。



日本也是,我小時候很討厭日本,可能是因為我把自己當成中國人。然而,當我在印度看到一個中國人因為跟日本人打招呼、聊天而被其他中國夥伴瞧不起時;當那個日本男生在跟我自我介紹的瞬間便說:「你好,我知道日本曾經對你們、對中國做過許多不好的事情,我感到非常難過。」我感覺到異常的慚愧,我們憑甚麼把一個國家的歷史跟罪孽放在一個年輕人的身上逼他們承擔,對我們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