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日 星期六

歐洲火藥庫之外---一個巴爾幹女孩眼中的巴爾幹


翻譯自Lea網誌對巴爾幹半島的介紹
Balkan
圖片主要來自Lea的相簿跟google
.......................................................................................................
照理說,我應該要很酷很帥的說我是世界公民,然後不相信那想像出來的國界之類的鬼東西。
但同時,我還是會非常自豪地說....我來自一個世界上最美麗的國家---克羅埃西亞,
一個很小的國家,你可以在三個小時車程內看到完全不一樣的生態圈,從植物、動物、人、方言到食物,全部都不一樣。









即便我最近都在旅行,但我還沒有看過任何一個比亞得里亞海岸更美的海,

我對沙灘沒甚麼興趣就是了......

克羅埃西亞海邊有著美麗的礁石、懸崖、以及鵝卵石海灘,
岩岸,代表著沒有那些煩人的沙子,以及更豐富的生物,不是那種你一不小心游太遠就會死掉的大海,而且很乾淨又很好聞。(當然還是有很多的沙灘啦。)  

這個小國有超過1200個島嶼,

另外一個有趣的事情,世界上最小的城鎮就在克羅埃西亞,只有17個居民。


還有甚麼?

大麥町阿,101忠狗的大麥町就來自Dalmatia,領帶也是來自克羅埃西亞的,





鋼筆(Pen)更是來自一個克羅埃西亞發明家(Penkala)自動鉛筆和鋼筆都是他發明的。

克羅埃西亞是巴爾幹的一部份,
還有許多國家也座落在這個可愛的半島:塞爾維亞、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蒙地內哥羅、科索沃、馬其頓、希臘、阿爾巴尼亞、保加利亞和羅馬尼亞。


我勉強算是在中歐出生,
但是卻對南方更加著迷,

我的巴爾幹根源阿。

人們對巴爾幹有許多好笑的刻板印象,

不過現實是,我們講話很大聲,喜歡烤乳豬或是其他還沒長大的小動物,

超愛喝自家釀的Rakija
一種可以用藥草、水果、蜂蜜或是任何東西釀成的烈酒

(如果我們說不出那是甚麼做的,我們就稱它為爺爺的Rakija)


一直以來,
巴爾幹似乎都是一個不穩定的地區,總是有某人為了某東西而殺害某某人,各式各樣的民族來來去去
 (有趣的消息是,DNA顯示克羅埃西亞人大部分是從波斯來的。)

克羅埃西亞有趣的地方就在於,她歷經了非常非常多不同的階段,
從一個強大個王國......變成一個各個國家的婊子,
威尼斯、土耳其、匈牙利、奧地利還有法國,她受到四面八方的影響。


然後克羅埃西亞成了一個白癡聯盟,一開始是奧匈帝國
(就算到了現在還是有許多的克羅埃西亞人可以在奧地利免費受教,因為一個老皇后之前有說過。)


再來跳到另一個,一個像是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和斯洛文尼亞的王國,之後又變成了南斯拉夫(斯洛文尼亞、塞爾維亞、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蒙地內哥羅、馬其頓還有科索沃),一個南斯拉夫民族的聯盟。


我很想說說當時個情境,但是我當時還太年輕了,想裝也裝不了。但我很確定的是,它跟蘇聯一點都不像。

因為戰爭賠償所以其實一開始並沒有那麼糟,年輕人根本不太管你是克羅埃西亞、塞爾維亞還是長頸鹿。


人們可以四處旅行,觀光業當時是顛峰,體育也不錯,
而且當時有許多非常遙遠的外國學生(也許是因為共產主義吧。)
但是,
言論非常不自由,你必須要敬愛南斯拉夫,就是這樣。
你必須要愛狄托(Tito)
我沒記錯的話,信仰好像也是不允許的,然後如果你是有錢人的話,有時候你就得讓其他人搬進你的家裡,不然政府就會把你多出來的財富徵收掉。
 (好啦,除非你剛好又是政府的話就沒差)

至於好的事情呢,當時有免費的醫療跟教育(我不確定品質如何,但至少是免費的)


簡單來說,後來南斯拉夫漸漸的有了強大的軍力,影響力也越來越大。一些歐洲國家聯合起來引起紛爭,總之呢,所有可能發生的事情都發生了,一大堆人死掉然後又變成了許許多多的小國。


值得高興的是,這一切都已經不再重要了,
我在塞爾維亞搭便車時,一個克羅埃西亞戰爭時被關的將軍剛被釋放,
那天夜裡,我一個人,在貝爾格勒(Belgrade)找酒喝。
遇到了三個當地人在小酒吧裡喝啤酒。聊著聊著我提到了我是克羅埃西亞人,

離開時,

我帶著一瓶啤酒、一件當地啤酒品牌的新衣服、一瓶紅酒還有對塞爾維亞人美好的印象。儘管我讓我的host有點擔心,因為我花了半個多小時去對街去買一瓶酒。


當然,那是在主要城市遇到好人的情況下,
在鄉下或是大城市的某些區域,還是有許多的憎恨。
這很令人難過,尤其是看到跟戰爭遠遠無關的孩子們在牆上塗鴉著憤怒的訊息。我理解他們的家人想必曾經經歷精神創傷,但還是會感到難過。同時,我也知道有一些年輕人,不比我年長多少的年輕人,都曾看過許多任何孩子都不應該看的恐怖事情。


我自己都搞不太懂我幹嘛要寫這些,曾經看過一個描寫這個議題的紀錄片


鏡頭帶到一個蹲在灌木叢裡的士兵,
鏡頭問:「你可以告訴我們發生甚麼事嗎?
士兵無辜的對著鏡頭說:「恩….我不太清楚,昨天我們還是同一個國家,現在他們想要分開,然後我們不讓他們這麼做…..所以他們開槍射我們,我們也射回去。」


我真的不想要說事情就是這樣,
這是一個年輕人的觀點、一個沒有因為戰爭失去任何東西的年輕人,一個覺得這一切非常愚蠢且可悲的年輕人,我對其他不認同的人致歉,這只是我的觀點。


喔!然後現在克羅埃西亞加入歐盟了,透過一個便宜的白痴廣告,一個人笑著從高級跑車中走出來,甩著歐元然後說著:「我們進到歐盟以後,我們就會變得富有而且快樂。」也許不完全正確,不過大概就是這個意思。而且,他們還不允許播放任何一個反歐盟的廣告。連單純說加入歐盟會喪失主權的廣告。他們甚至在公投票上用了骯髒的心理學花招,他不是問「要不要加入歐盟。」而是問:「你覺得克羅埃西亞加入歐盟如何?支持還是反對?」
投反對會讓你覺得你好像背叛了你的國家……


講夠了這些政治鬼東西,這是一個很可愛但同時又被搞得亂七八糟的國家。
其他周圍的國家也是亂七八糟的。
但樂觀點看,當西方國家的人們抓著頭髮大喊著經濟危機要來了~」時,克羅埃西亞或是波士尼亞人就只是微微笑然後說:「那又怎樣,一直以來都這樣不是嗎?

我發現這邊的人們,比較不杞人憂天,家庭對他們還說還是很重要,而且可以開開心心的在海邊享受啤酒。我發現他們有非常好的生活態度,但不是因為他們不被物質生活所奴役,而是他們發現......無論他們再怎麼努力或是工作,他們過的都差不多,所以就沒必要為了生活而想破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