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7日 星期五

瓦斯是甚麼鬼?要煮飯了快去生火

傍晚,天色漸暗,
我們回到客廳去幫忙準備晚餐,
他們食材不知道是誰買的,各種蔬菜的組合跟比例實在是有夠詭異的,少少的幾顆要拿來當主食的馬鈴薯,配上一些奇形怪狀的紅蘿蔔,洋蔥,
以及一旁數量多得嚇人的甜椒。

「為什麼要放這麼多的甜椒阿?」


「可以的話我想放很多的紅蘿蔔和馬鈴薯,但是我們沒有阿,這些甜椒有些地方壞掉了要割掉」一個叫做Ilija的大叔這樣子跟我說,他的年紀明顯比這邊的多數人大了一輪的感覺。


他的回答完全沒有解除我真正想問的問題:「那為啥要買這麼多的甜椒阿?」
我一邊想,一邊看著一旁正在給紅蘿蔔去皮的Lea,
克羅埃西亞這邊的人處理紅蘿蔔似乎不習慣用削皮器削皮,反而比較習慣拿小刀垂直對著表皮,然後往下用刮地把外皮刮掉。

突然有人遞了個玻璃杯到我身旁,
原本正要拿起來喝下去,
才發現杯子裡那有點透明的內容物其實不是液體……是蠟燭。

Antonia剛剛有提到說這邊的電力已經被剪掉了,所以晚上根本沒有燈可以開,只好點蠟燭。

「這樣子每天晚上都有點燈儀式耶……」我腦海中浮現了某種莊嚴肅穆的想像,

看著我手中的蠟燭杯,咦?竟然是果醬罐……

人家是果凍蠟燭,這邊是果醬罐蠟燭,熔掉的蠟還得回收做成新的蠟蠋繼續用,到了晚上,原本就黑暗的走廊兩旁會每隔幾步擺上果醬罐蠟燭,大夥得隨身帶著蠟燭,活像在中古城堡裡的場景。


不過,既然連電都沒有了,看來應該還有非常多還沒出現的問題。



「那你們這邊有瓦斯嗎?」我問Ilija,他很顯然是這一頓晚餐的負責人,此時已經將鍋具拿出來準備料理了。


「瓦斯是甚麼鬼?要煮飯了快去生火!」
Ilija講話的口氣好像我問了一個他完全聽不懂的英文單字一樣,
說完便將菜刀指了指客廳裡的一個爐子,裡頭正燒著微弱的火焰,
爐子旁有一個排氣管接在牆上,牆上就畫著一個戴著防毒面具的人,臉上很倒楣的被插了這跟排氣管,從牆壁內通到屋頂,


我跟著另一個男生Mitja到工作室裡頭去整理木材,其實就是把一堆他們早前蒐集過來的樹枝跟廢木料給踢斷,讓那些木材的長度足以放進那個烤爐裡,
Mitja是Antonia的男朋友,是個人很好但不太喜歡講英文的DJ,Squat下面有一個他搬進來的超帥氣錄音室。


抱著木材回到客廳,其他人們也都已經結束工作在客廳休息、捲菸、泡咖啡了,
Ilija在爐子旁料理晚餐然後一邊跟大夥抬槓,但他們全部都講克羅埃西亞文,我根本除了不斷出現的那幾個熟悉的髒話單字外完全聽不懂,就坐在沙發上聽他們講話,跟丟球球給狗狗撿。

突然聽到一個我會的,一個高大的型男正在跟Lea介紹他自己,至少我還聽的懂「我叫XXX」的克羅埃西亞文,不過他的名字好有趣喔。

「Avion?那不是飛機嗎?」我帶著詢問的眼光問Lea,那個飛機先生聽到馬上笑著用英文回我:「我是Alion,不是Avion,你還不錯是聽成飛機,我最討厭有人把我的名字念成Alien的(外星人)。」
說完換我和Lea爆笑。




晚餐終於好了,Ilija將鍋子拿到餐桌上,
然後大家一邊分配餐具一邊找地方坐下來,
雖然桌上也擺了好幾個蠟燭,但還是好暗,根本看不出來盤子裡那一坨食物到底是甚麼東西,
從小到大,我們幾乎只有在生日的時候會特地將電燈關掉,好讓我們可以看見微弱的燭光,幾乎很少有因為需要照明而點蠟燭的狀況。
蠟燭早已成了一種象徵,而不再是一個照明的工具。

但在這邊,蠟燭仍然沒有失去它地位。
想到之前很有名的黑暗餐廳,餐廳裏頭一絲燈光都沒有,人們都得在黑暗中乖乖聽從本身是盲人的服務生們照顧,突然覺得在黑暗中吃飯是一個很重要的能力,




拿起湯匙,盛了一口那香味四溢但幾乎看不見的食物吃進嘴裡……超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