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3日 星期二

該死,沒宿舍住!


「我聽說那個地方之前出了一點問題,原本的大門現在有警衛在顧門,你們如果堅持要進去的話,要走另外一條路……」
薩格勒布大學(University of Zagreb)社會科學院的門口前,一個留著鬍子綁著辮子看起來就整個充滿次文化歷練的學長正在跟我和Lea說明要怎麼進去那間傳說中的社區,而我跟Lea,分別背著巨大的旅行背包以及帳篷睡袋,為我們接下來充滿RPG風格的生活興奮著。

帳棚跟睡袋是我們出門前在Lea他們家裡找出來的,他老哥之前去海邊參加音樂祭的時候,有一堆人買了帳篷睡袋到沙灘上去露營。結果音樂祭一結束,人都跑光光了,留下滿地的帳篷跟睡袋丟在沙灘,Lea他老哥就像是撿海星的小男孩一樣把自己拿的動的都帶回家裡……



「如果最後還是沒辦法進去的話,我們今天就找個空曠的地方露營吧,我有帶撲克牌!」
Lea拍了拍她的背包,這句話從她口中說出來我一點都不意外,但想想又覺得好笑,因為這句話竟是出自一個土生土長的薩格勒布人口中,怎麼會有人這麼無聊有家不住要跑出去露宿街頭?

「他們一定會覺得很好笑,怎麼會有交換生卻沒有宿舍住淪落到跟我一起胡鬧?」我還沒有開口酸Lea竟然就先被她調侃……
但她說的對極了,
跟一個住在自己家鄉想要離家出走的人相比,一個千里迢迢從地球另一端跑來克羅埃西亞當交換學生卻落得淪落街頭
荒謬的程度根本更勝一籌……

我不是在旅行、也不是在流浪,我是來這裡上課的!明天早上九點還得去農業系館修動物倫理耶。

大三下學期,我終於收到了薩格勒布大學的入學通知,在成大,去國外交換是件聽起來很高級但其實沒有那麼難的事情,當然如果是美國德國那些名校,競爭者很多還是很難,但是有些名額很多或是很冷門的大學或國家,其實往往招不滿。所以,跟高三時選擇沒人聽過的不分系學士學程一樣,我又再度選了一個幾乎沒人聽過的國家去交換。

於是,大三的暑假,我放棄了工學院菁英班到美國參訪的機會,跟小花一起先到德國,花兩個月的時間一路找沙發客跟打工換宿,一路搭便車從德國搭到丹麥、瑞典,最後再回到德國讓小花搭飛機回台灣,而我則坐上十幾個小時的跨國火車到克羅埃西亞,準備開學。


然而,當我們在哥本哈根逛完Kristiania裡頭傳說中專賣大麻的綠燈區後不久,
我收到一件噩耗……

兩個月前薩格勒布大學要我們填寫申請宿舍的表單時,我乖乖的把表單完整的填完並寄回去給學校,
學校也跟我說收到了,

但我卻沒注意到那張表單最下方還有一行小字

「除了寄回給學校以外,請另外再寄一份給宿舍的XXX先生……」

我完全沒有看到那一行字。

結果,縱使學校方面有我的住宿資料,

但是,宿舍裡面

卻完全沒有給我的床位,



該死,接下來半年沒有宿舍可以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