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5日 星期四

小我一歲的保母--Lea



騎著腳踏車,經過了中央車站以及公車總站,不到兩分鐘腳踏車車程的地方,真的給我們找到了剛剛那個學長提到的飯店……竟然是一間希爾頓飯店,旁邊則是一間百貨公司。我們到了飯店後面的停車場旁將腳踏車停好,找到了柵欄末端的空隙鑽了進去,映入眼簾的是一片雜草叢生的空地,往裡邊走個幾步,便瞬間跟幾秒鐘前的典型歐洲商業區整個脫節,很難想像在市中心裡竟然還存在這樣的一個地方。

約走個一百公尺,跨過一座矮牆,終於看到一個斑駁的紅磚人工建築物,就一個髒髒亂亂、什麼都沒有的廢棄空屋。我們倆瞬間躲了進去,深怕一不小心被警衛發現,我們的探險遊戲就要Game over了。

「如果被警衛發現,我們可能就會有麻煩了。」我悄悄的跟Lea說。

「不不不,會有麻煩的只會是你,你這一臉明顯是外地人的東方臉孔絕對會引起警察們的高度興趣」Lea靠在紅磚牆邊一邊觀察周圍有沒有人還不忘嗆我,接著就逕自往外走出去了。



跟Lea認識,已經是半年前的事情了,

2012年三月,我剛剛收到了克羅埃西亞的交換錄取通知,但我當時對克羅埃西亞完全沒半點概念,
便從沙發衝浪上找了一些二十來歲的年輕人寄信給他們,簡單介紹說我是個半年後要去他們學校交換的學生,想在去之前多多了解他們的文化,有沒有甚麼事情是要事先知道之類的。
大部分的沙發客都有回我,跟我說了一些有關宿舍生活、天氣以及多數人都會提到的......來克羅埃西亞一定要去十六湖國家公園。
但多數的沙發客都只是簡單地跟我介紹一下而已,

Lea則是其中唯一一個一直跟我保持聯繫的沙發客,我們聊彼此國家的文化,彼此旅行的經驗,就這樣子成了沙發衝浪上的筆友。之後我在德國搭便車時,她也幾乎在同一時間嘗試她人生中第一次的搭便車旅行,我們也分享一個比一個還扯的便車故事。
跟沙發衝浪一樣,搭便車讓我們重新相信這個從小到大一直被教育著不應該相信的陌生人們。

來回上百封的email,雖然從沒見過面,卻早已經熟到不行了。
但是直到昨天,Lea從斯洛文尼亞回來,我住到她家的那一刻,
我們才真正的見到彼此。
她原本還可能旅行更久,但是因為擔心我這個沒地方住的筆友餓死在她的家鄉,所以才決定乖乖回家,

這個小我一歲的女生根本把我當小孩在對待嘛……

「應該就是這附近了吧?」
我們找到了一個充滿塗鴉的二樓建築,

最明顯的就是那兩個分別代表佔領空屋跟無政府主義的正字標記,一個突破圓圈的N以及在圓圈裡的A,加上裏頭傳來的人聲和狗聲讓我們確定這裡應該就是我們要找的地方,

但是門鎖起來了我們不知道怎麼進去,便在周圍邊走邊研究該怎麼辦,突然看到了二樓其中一個窗戶上掛著一個塑膠人偶,赤裸著身軀用著空洞的眼神向著我們所在的位置……天啊,鬼娃娃跟這個廢墟根本是絕配阿。




「你們要幹嘛?」一個聲音從屋頂傳下來,

他顯然早就已經發現我們了,只是看我們因為找不到地方進去的樣子好像很好玩,所以一直不理我們而已,
Lea跟他們說了一下我們想進去,

那個聲音接著又問我是誰,

我跟Lea互看了一眼,聳聳肩,

Lea卷起手掌放在嘴邊當擴音器對著上面大喊:

「我是他保母!」(I am his babys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