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5日 星期一

我眼中的克羅埃西亞大學生

我自認.......就一個交換生來說,

我絕對可以稱做那種乖得最不像話的那一類。


半年的交換期間我竟然從來沒有出過克羅埃西亞到其他國家玩,
我認識大部分的歐洲交換生都馬三不五時就英國、法國、義大利等國家到處飛......

其實學校的課業一點都不重,反正這邊農業系的課程我不管再怎麼修回成大環工系都不會承認,

所以就算都被當掉        最多就只是有點羞羞臉而已。

不過我真的非常喜歡我修到兩堂「哲學課」,
一堂是農業系的動物倫理、另一堂是土木系的職業道德,

兩堂課都在討論類似的東西(Ethic)。

而且經過那兩個月在德國搭便車的旅行過後,我實在不太能接受少於一兩個禮拜的旅行活動,
再加上其實在屠宰場裏頭就有很多好玩的事情做了,

所以我幾乎很少有想要出去玩的念頭。

        

朋友們總是很好奇克羅埃西亞這邊的教育如何?


我可以確定我本身看到的、體驗到的.......

絕對不會是真正的克羅埃西亞教育!

因為我修的四門課裡頭,

人數最多的一門............學生總數也只有六個,

最少的動物倫理甚至只有兩個,


這些都是基本上只有交換學生會修,英文授課的課程。

師生比這麼誇張的情況下,教學品質當然好到報表。


不過在課堂之外的情況,

我其實覺得克羅埃西亞這邊學生的平均語言能力出色的令人佩服。
我曾跟著Lea到他們系上參加過幾次紀錄片討論會,

大約記得那些紀錄片主要是介紹科技發展所造成的矛盾,
但完全記不得詳細內容,

因為那些紀錄片雖然是用英文,但是卻完全沒有字幕!

雖說我不是那種經過地球村或是外文家教這些專業訓練出來的英文強者,但好歹也有在成功大學免修英文的程度,

我幾乎跟不上紀錄片裡的旁白,但整個視聽教室內上百位的克羅埃西亞學生卻沒人因為沒有字幕而有半點怨言......

也許   那些學生都是事先知道程度比較好的才會來參加的吧。


然而,
有一堂動物學,是大一的課程,
教授說因為上課都用克羅埃西亞文上,我們去聽也沒有意思,

所以有要參觀動物園或是採樣之類的活動我們再參加就好……

這堂課還真輕鬆,只要出去玩就可以了。


不過第一堂課,教授還是邀請我們到班上去上課,讓系主任給那群大一新生上他們大學的第一堂課。

因為有我們幾個少數交換生在,

所以系主任       用英文介紹動物學。

講得非常生動、有趣......

但這不是重點!

台下可是一群一兩百位剛剛從克羅埃西亞各個高中畢業沒多久的新鮮人耶,

他們卻理所當然的直接用英文上課,

完全沒有想要翻譯、甚至問同學會不會聽不懂的意思。

大致觀察了一下這些學生,雖然不能確定他們是不是真的全部聽得懂,

但我看到的多數學生都是靜靜地聽著他們可愛的系主任蹦來蹦去的講課,幾乎沒注意到有學生在偷偷請隔壁的同學幫忙翻譯一下的感覺。


至於課堂以外的私底下呢?


我覺得   其實亞洲交換生在這裡還蠻吃香的,

如果是在德國,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太多了,學校裡永遠有中東或是亞洲臉孔的「德國人」,所以即便你一臉亞洲樣,他們通常還是會直覺地將你當成土生土長的德國華僑。

而在克羅埃西亞,類似的窘境就會發生在那些來自法國、德國以及西班牙的交換生上頭了,
雖然克羅埃西亞人可以從言行舉止看出他們是外國人,但是走在路上其實乍看之下根本分不出來,反而比較那些歐洲交換生比較常發生因為不會講克羅埃西亞文被欺負的狀況。


至於我呢,克羅埃西亞這邊雖然有一些中國人,但是實在是不多......而且通常都生活在自己的圈圈內,

所以在正常克羅埃西亞人的眼裡我絕對是個不會講克羅埃西亞文的外國人。在這個城市生活幾乎就像是在台灣生活的白人一樣,

到處都會有人主動問我說需不需要幫忙。

搭輕軌時,總會有人提醒我錢包露出來了、或是背包沒拉緊。

我遇到許多熱心想幫忙的克羅埃西亞人,但不像印度人那樣死命的纏著不放,
他們同時能尊重我們到底需不需要他們協助,
如果不需要,他們就笑一笑說聲「很好(Dorbo)」

就離開了。

搞笑的是,
克羅埃西亞朋友絕對不敢相信他們國家的人會這麼好,就跟我們台灣人其實基本上並沒有像外國人那樣這麼信任我們台灣人一樣 ,這也許也是一種對自己國家人民的刻板印象吧。


「你是奇那(Kina)嗎?」最常這樣被問。


「不是,是台灣。」


「喔,台凡(Tajvan)!」通常他們會發出驚嘆,然後就會很興奮的跟我說他們家的雨傘、外套或是腳踏車就是台灣做的。


台灣經濟起飛時期出口的一大堆輕工業產品,他們這群克羅埃西亞人竟然從南斯拉時期用到現在……



身為薩格勒布大學的學生,最大的好處便是能夠去學生餐廳吃飯,

別小看這個福利。

克羅埃西亞雖然物價沒有西歐國家高,但在外面餐廳吃一餐普通的義大利麵通常也要兩三百塊起跳,

然而學生餐廳裡頭這種有點德式的自助式餐廳,一盤盤的沙拉、麵條、薯泥或是白飯的主食、雞腿、豬排之類的主菜、再配上濃湯跟甜點,全部都拿了,




結帳時上面寫著8庫納,大概台幣三十幾塊。

整個便宜得太不像話了!

份量比外面豐富還比較便宜好幾倍,

雖然跟大多數的學生一樣,學生們總是覺得學生餐廳都難吃的要死,

但那總是食物阿,只要是食物我都可以吃得很開心。


然而,因為我的身分沒辦法有學生證,無法進去吃。所以真的要吃飯時就得詢問有沒有其他學生可以帶我進去吃。


絕大部分我問到的學生都很樂意帶我進去吃,甚至在學校打桌球認識的朋友也會主動邀請我去跟他們一起吃飯。

只是,也幾乎每次都遇到同樣令人尷尬的問題……


        「你們學校的學生也太可愛了吧,帶我進學生餐廳吃飯就算了,還每次都死不讓我付錢。」我對著Lea開玩笑似的抱怨。

        「喔,你看看,這邊來了個沒辦法吃學生餐廳的可憐台灣學生,誰不想餵你呢?」Lea用她身為保姆的慈愛口氣跟我說。



        「他們說跟他們一起吃飯,有一個法律要遵守,就是—你不准付錢!」我滿臉無奈地說著,Lea聽到後整個笑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