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8日 星期日

Squat in Klaonica,在屠宰場裡深蹲





「哈哈,去他的宿舍,你不需要那種東西啦,你可以用沙發衝浪到處游牧,或是跟我一起去住Squat當我室友……」這是當時Lea知道我沒地方住了以後給我的回覆。

她有跟我大概提過那個屠宰場,那裏有一個正在嘗試自給自足的社區,
裡面的人在蓋自己的房子、種菜、養雞之類的,總之一整個就超吸引我的,


我當時還以為是一個叫作「squat」的生態村,想說怎麼會有人用深蹲當作一個地方的名字......
結果去Google以後才發現,
「Squatting」 還有佔領空屋的意思,
只要是
「人們在沒有租賃、所有權或是其他合法承認的條件下,佔領使用一個空間」都可以稱作Squatting。

所以說,其實貧民窟(Slum)廣義上也是一種佔領空屋,
但就一般來說,會被人們稱作是Squat的地方,通常不是指那些因為沒錢買房、租房,不得已只好找個廢墟窩著的人們,而是指像這間屠宰場這類由特殊意識形態的年輕人們自願住進來,比較政治性質的空屋社區。

這間Squat叫做Klaonica,就是克羅埃西亞文屠宰場的意思,這整個廠區之前就是一間肉品公司。
然而,聽說是後來他們從社會主義走向私有化,產權從原本是由員工共有的屠宰場,逐漸一步一步集中到少數幾個人身上,而隨著克羅埃西亞的發展,這片屠宰場本身的地產價值逐漸攀升,早已遠超過這個事業本身的經濟價值,而且屠宰場本身的形象實在不適合坐落在首都的商業區內。所以他們決定把屠宰場收起來,
不光是屠宰場裡上千名的工人因此被裁員,
連帶的周圍一大堆做罐頭的工人、賣飼料的商人、運送牲畜的司機,這些相關產業也跟著都失去工作。同時,周圍的房價也跟著飆高。

然而,經過二十年前的戰爭,以及獨立後腐敗官僚的胡來,
搞的這片屠宰場的土地所有權一整個複雜的莫名其妙,這塊被稱作全巴爾幹半島中最昂貴的一筆土地待售案,就這樣被閒置了幾十年到現在成了一個佔地數公頃的巨大廢墟。

「聽說有一些人兩年前發現了這個廢墟,然後就把這邊佔領下來開始整修這些破舊的廠房,還搬了許多家具過來,原本只是需要一個讓他們辦音樂會的派對場所,結果後來就乾脆住在這裡了,平常大家就忙著整修房子、煮飯種菜等,偶爾辦一些免費的活動邀請大家過來玩,我想要搬來這邊住,因為聽起來這些人是真的有在做事情……」
Lea曾這樣子跟我介紹這些Squatter,
這些一般人們眼中的遊民,竟然反而是Lea認為真正有在工作的人。然而,即便她的家人都非常開放,她還是不想馬上跟家人說,甚至連她的朋友都覺得一個家裡就住附近的人要搬去住Squat實在是有點奇怪,也都不鼓勵她。
剛好,她發現我沒宿舍住而且似乎跟她一樣都對這種東西很感興趣,所以她才很興奮地要把我抓來當她室友。

「室友是同一個房間的意思吧,你男朋友不會介意嗎?」我想到那個時候小花整天都哭著說我在交換的時候一定會愛上克羅埃西亞的金髮美女然後就不要她了……

「當然是在同一間囉,你可以叫你女朋友不用擔心,我是一個黑麻麻的吉普賽女孩,甚至醜到麥當勞只敢讓我待在廚房裏頭幫忙……」Lea當時這樣子回復我。OK……咱們就看著辦吧。


在一個像是倉庫的房間裡,循著樓梯走到那所謂的「入口」,是一個開在樓梯上方的窗子,我們必須踩在樓梯的欄杆上,鑽進相隔一公尺多的窗戶。雖然並不是太高,但下面仍然是三四公尺跑不掉,掉下去可不是唉呦喊個好痛就沒事了。爬出了窗戶,踩上了平台,終於抵達了這個即將陪伴我四個月人生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