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0日 星期一

如果說話可以賺錢?

翻譯自此 A penny for your thought

................................................................................
想像一下,你晚上要去跟三個你最好的朋友們,到你們最喜歡的餐廳吃晚餐。整個晚上都非常美好,大家享受著美食、開心的聊天、分享回憶以及歡笑。
聽起來是個很棒的夜晚不是嗎?

現在,想像另外一種情況,同樣的夜晚、同樣的朋友、同樣的一間餐廳,只是多了一點不一樣的東西:你每說一句話,就能得到15塊錢;同時,每聽到一句別人說的話,你就要付5塊錢。這聽起來很荒謬,但是想像一下,這樣子會發生甚麼結果。


一開始,你八成會覺得自己應該要多說點話,但當然不要太明顯。再來,你也許會開始在意你其中一個平常話就非常多的朋友,他很可能會賺得比你多,你甚至可能會去想著要怎麼停止話題被他壟斷。第三,如果你屬於安靜的那一群,你八成就會開始擔心這個晚上會賠掉你多少錢,你也很可能會死命地想要找話題聊。


假設一個人一分鐘可以說十句話,這樣一來,聆聽別人說一分鐘的話就會花掉你50塊錢,如果講一分鐘,則可以得到150塊錢。除非你說的跟其他所有人一樣多,不然,很快的,一個晚上下來,你就會得到一筆很可觀的帳單了。



所以說,為了要控制這個情況,你決定要解決這個麻煩的問題。於是,你跟你的朋友們一見面,你就說:「嘿,我想為了公平起見,我們應該要試著均分彼此的講話的量。」你的朋友們聽了以後,聳聳肩,基本上同意這個提案。



「這個方案很公平。」你其中一個朋友說。「其實,我也想到類似的事情,所以我把這個計字器給帶了過來。」



「計字器?」你問,看著那小小的黑盒子。「這東西是幹嘛的?」



「這可以計算談話內容中的句子數量,所以他會記得每一個人的聲音,並將他們分開加總。我們只要打開它,然後結束前把它關掉,就能知道大家的錢要怎麼分了。」大家都覺得不錯。「不過呢,只要我們都用心注意並且維持平均的聊天,大家就誰都不欠誰了對吧。」



大家都笑了並決定用這個東西,當大家都坐下後,計字器被開啟,然後大夥開始看菜單。

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 基本上只有下面這五種可能



1. 大家都遵守協議,彼此說的話都一樣多,最後都各不相欠。

2. 大家都忘了那個計字器,然後交談就一如往常一樣,原本話多的人就賺多錢,原本安靜的人就賠錢。

3. 大家都死命地要講更多話,最後每個人都累得半死,不過也基本上各不相欠。

4. 大家都太客氣了,結果幾乎沒講到甚麼東西,大家都覺得很無聊,但也是基本上都打平。

5. 一個或是幾個人趁著這個機會多講話,從其他人身上賺到了許多錢。



所以,你覺得哪一個是最好的結果?



當然,如果我們的目的是要開開心心的聊天,那答案就是,沒有一個結果是最佳解。即使像是結果2那樣,每個人都忘掉計字器像平常一樣聊天,有些人還是會因為這一晚,賠上一大筆錢,導致他們之後就不會想要來了。



如果每個人都盡量讓交談變得平均(結果1),那就不會流動了。也許有個人非常精采的故事必須被砍斷,而有人卻得死命地說出一些很無聊的東西來湊字數。而且很明顯的,當大夥都死命地搶著要去壟斷(結果5),將會激發彼此的敵意、忌妒和折磨;而無論是大家同時說話或是都不敢講話(結果3或4)…..那你不如就待在家吧。



重點是,聊天本來就是免費的,這當然不用錢。但如果你把某個原本就是不用錢的東西強制將價值給加上去,而這個價值是跟你的財產以及生存息息相關的,這一切就會變得不一樣。一個原本自組、自由的系統將瞬間變得扭曲、不公平、並促使人們彼此猜忌、懷疑、貪婪和疏離。



同樣的事情可以套用在所有被貼上價格的事物上。食物、水、能源和資源都是這個星球免費提供給我們的。然而我們的價格系統讓這些東西的取得變得扭曲、不公平。勞動力、創意和想法也都是免費的,然而要取得這些東西也被價格系統給掌控住,我們都完全的相信資源和工作都有他們的價格並受控於市場,但其實這都只是一個被社會灌輸的觀念,跟現實完全無關。



你可以想像一個沒有交易的世界嗎?如果不行,這只是因為你從來沒接觸過不同的想法。價格和交易是我們承襲自之前的文化,當時尋找資源以及生產東西遠比現在困難。
現在,發明、金錢的肆虐,我們的生活、我們的社區、動物、氣候以及整個地球都面臨浩劫,因為這些我們創造出來的限制,始得我們整個生態系正陷入危機。




你絕對不會想要付錢才能說話,所以為什麼我們要付錢才能有食物、能源以及科技?這些東西不是金錢可以給的,人才是。在地球生活是免費的,是時候讓所有東西重新免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