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1日 星期二

People on the road:台商大叔的巧克力布朗尼

「這個給你吃。」一個從上車開始就一直嚼檳榔吐髒話的台商大叔拿了一袋黑黑的東西給我。


「這是甚麼?」我有點擔心的問。

「幹,巧摳力布朗尼啦,我昨天自己做的。」他很豪邁地說,然後他注意到我不可置信的眼神。

「我上次看網路上說核桃裡面的那個膜阿,對攝護腺和腎臟很好,我想說媽的哩,這麼好用,我就從大陸買了五六斤的核桃回家剝,然後拿那個膜泡茶。結果勒,幹,裡面的核桃都沒人要吃,我就叫我女兒寫食譜給我,然後我昨天就把那些核桃拿去做布朗尼。」我看著那個袋子......這是用裝檳榔的袋子裝的吧。



「妳女兒沒有教你做喔?」我問。


「幹,我自己黑白做的啦,她寫食譜給我就很好心了,我之前有回台灣做過幾年餐廳,我也甚麼都不會啊,就在長榮大學對面開餐廳然後隨便亂煮,幹我隨便亂煮那群學生就隨便亂吃,有學生想要來打工,我就跟他說你肚子餓就跟我說我煮東西給你吃,然後你看有沒有碗自己幫我收一收或是洗一洗就好,這些學生竟然想跟我學煮飯,他媽的我自己都沒學過是要怎麼教人啦。」


「可是你煮得很好吃就好了啊。」我笑著說。



「有一次阿,有一對常常來吃的情侶來我的餐廳,我剛好很閒,我就想說幹我今天做些特別的請他們吃,男的那個,我給他燉了一碗雞湯,女的那個,我就給她做焗烤木瓜。」
「焗烤木瓜是甚麼東西啊。」我聽了就笑了出來。
台商大叔接著繼續說:「然後我就跟他們說:我絕對沒有甚麼特殊的意思,你們不用想太多。」





我覺得他補上那句才故意哩.......








「我三十歲就開公司,過了幾年,幹公司倒了,我把三棟房子都賣掉了,就到大陸去跑路,剛去那邊沒人認識幹根本不能做生意,結果過了兩年,我一直在各地跑,從來沒有在一張床睡超過十五天的,可是還是甚麼生意都沒談到,身上也都沒錢了。」


「那怎麼辦?」我問。


「我當時回台灣過年時就想,幹大陸是不是跟林北犯衝,我看我還是回台灣好了,可是我還是要回大陸跟那邊的朋友說一下。我想說幾天而已錢跟朋友借一下就好,就沒帶錢去大陸了。結果,我一回大陸,就看到有人在等我。」

「你朋友喔?」我猜他應該要遇到轉機了吧。


結果.....



「債主啦幹,他還問我怎麼回去過年都不跟他講,當我白癡我跟他講還回的去嗎?我就跟他說我賺不到錢要回台灣了,要等之後再把錢寄給他,結果,他一走,又來了一個朋友,幹這傢伙一開口就叫我請他吃飯。」


「所以你有請他嗎?」


「我後來叫他自己去煮泡麵,結果,他是要跟我說他有生意要介紹給我,然後隔天要去吃飯談生意,幹我身上只有20塊人民幣是要吃啥洨啦。」他從袋子裡頭掏出了一顆檳榔開始吃。我此時確定了那跟他拿來裝布朗尼的袋子絕對是同一個....


他接著繼續說:「結果阿,我就跑去一個台灣朋友開的租車場,跟他說老兄你車子借我好不好,我回台灣再寄錢給你,他也說好,然後那個司機就載我到了那間酒店,我才想到,林娘勒我身上沒錢還要來這種地方談生意,我就問那個中國的司機.......可不可以借我一些錢,他就借我五百塊。」

「他人也太好了吧!」其實我腦海中浮現的是一個老闆跟司機借錢吃飯的荒謬畫面。

「我在那邊兩年甚麼生意都沒做,就只有交到一些朋友而已,結果阿,我就進去跟他隨便談,因為我想說沒希望打算談完就會台灣了,後來發現那個老闆也是台南人,他就叫我回台灣後可以去找他聊聊,我就真的回去以後還開車跑到台北找他,一見面,他就問我說合同在哪?幹我根本不知道他要把工程給我,他就跟我說:我回台灣還要見你就是要跟你簽約的意思啊,阿你跑來這裡不帶合同是要幹嘛啦......我就跟他說我只是跟他約好來聊天而已根本沒想那麼多,他就說他之所以想把工程給我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跟他談到回扣的事情,所以才想要給我.......幹我一個生意都沒做過談甚麼回扣阿,我當下就瞬間開車飆回台南打完合同再回去台北跟他簽。」

「所以你終於有工作了吧?」

「對阿,第一份有七百萬的工程已經很好了,後來那個借我錢的司機跟我借錢買車,我也二話不說直接幫他買了,然後他說要還錢我就讓他還,一個月還一點,我也不知道他還了多久,然後有一天他就跟我說:大哥我還完了,就這樣,我根本也沒算過他借我多少還我多少。」

「我一開始沒工作的時候還在那邊賣檳榔。」林大哥說著邊將嘴裡的檳榔汁吐到旁邊的紙杯裡。


「大陸也有檳榔喔?」我還以為那是台灣才有的。



「幹,那些檳榔都從台灣坐飛機過去的,媽的連檳榔都過的比我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