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日 星期四

不是老師,我們還能為教育做些甚麼:新夢See More

離開學校之後,我開始在台灣各地環島,有時候在有機農場打雜,有時候幫忙自然建築的協力造屋,有時候也到學校或是部落書屋幫忙課輔或是簡單教一些英文,同時,也開始被邀請到各地的學校去分享。

我也許沒辦法帶外國人去每一所學校,但是我可以帶著他們的故事去跟各地的學生或老師分享。





然而,走了一圈下來,還是有一些問題出現……學校太多了根本跑不完。


同時,我們也發現,台灣每一所學校都需要舉辦各式各樣的講座:生命教育、環境教育、生涯規劃等各式各樣的活動都需要講師。但好的講師通常都住在大城市,他們會覺得自己接台北或是附近的講座就好了,幹嘛要特地花好三四個小時坐火車或是高鐵在轉車到偏鄉學校?分享兩個小時後再花好幾個小時回來,就算有車馬費講師們也常常不太願意。更何況,偏鄉的學校資源已經相對缺乏了,辦講座的成本卻又比都市學校高。


不過,當我們說偏鄉的時候,我們指的並不是那種坐落在地處偏遠、人口稀少、風景優美的小校,這些所謂的明星偏鄉長久以來已經承受了太多來自各界強勢的善意了,但不斷湧入的資金、書籍、電腦和食物,這種贈送、感謝、拍照、閃人的公益善心,往往卻不一定能真的幫到學生。

書籍不斷的湧入,但學生不看書就是在那邊不斷地堆著;

有了電腦但沒有人教,學生就是拿來上網玩遊戲;

食物則是最可怕的事情,人們捐了各式各樣的點心餅乾去給偏鄉學生,這些不斷湧入的食物,讓有些學生從不覺得應該要珍惜食物,而有些學生則被那些垃圾食物毀掉了健康。三餐只能夠吃這些別人捐助的垃圾食物,讓最弱勢的學生成為肥胖風險最高的族群,這是非常荒謬的事情。




所以,當我們說偏鄉,我們指的其實是那些不山不市,不是山區、不是市區,鮮少被關注到或是缺乏資源的學校。

當我們說缺乏資源,我們指的並不是缺乏食物、電腦或是資金。我們指的資源,是那些能夠啟發學生對生命或對學習熱忱的資源,這些資源可能是一本書、一位老師或是一位能夠影響學生的人。

當我們說能夠影響學生的人,我們指的並不一定是那些在政治、經濟或是學術上功成名就的大人物,而是那些曾經跟學生們一樣對生命感到疑惑或迷惘的青年朋友們,在現今的社會現實挑戰下,仍努力實踐自己理想並走出自己道路的小人物們。

我們發現我們周圍有許多這樣子的年輕朋友,這些人並不是老師,但仍然期待著能夠為教育做些甚麼。

我們都曾懵懵懂懂的在校園內徬徨著人生,我們也許有各自專精的領域,但我們其實不完全清楚自己學那些東西到底要幹嘛......

後來,我們之中,有些人開始去旅行、去國外工作、有些人自己創業,開始用自己的方式這個社會上創造自己的人生,我們漸漸地發現,我們在學校之外所學到的東西跟從課本裡學來的東西根本完全不能比。

我們學到了許多...我們真心希望自己在學生時期就能夠知道的事情。

同時,我們也漸漸地意識到,各行各業都有各自的問題,但卻不是各自獨立無關的問題,所有的問題其實都盤根錯節在一起,推到最源頭,許多人開始同意......"教育",可能是所有問題共通的核心。






於是,2016年,我們一群夥伴成立了台灣新夢See More協會,募集並培訓各個帶著故事的小人物們,讓他們不只是成為一位講師,帶著自己的故事到台灣各地的偏鄉國中影響學生們;更在講座後留下來陪伴學生,與學生們對話,幫助學生們找到力量,讓他們有勇氣去實現屬於自己的未來。


我的故事也許能影響到某些學生,但不可能影響到全部,正因為如此,我們才需要更多不一樣的人,讓各式各樣的學生都有機會遇到能夠為他帶來改變的一個故事。
路一直以來都不只有一條,我們並不是要給學生看一條最好的路,而是想讓學生看看各式各樣的路,讓他們去思考,然後做自己的選擇,去走一條最適合自己的路。


我們想讓學生們看看各式各樣的生活方式,他們的未來其實也有著各式各樣的可能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