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9日 星期五

沙發客來上課:小提琴與Free hug(Koichi&Crystal)

2011年三月十一號,日本的海嘯以及核災震驚了全世界。不久後,發生了另一件同樣震驚世界的消息,台灣對日本捐了約2.5億美元協助賑災,成為全世界對日本大地震捐款最多的國家,其中九成是來自民間。




「可是,日本人跟台灣人其實並不太熟。」Koichi說,他在澳洲打工度假時認識了很多台灣人,交了很多台灣朋友,他發現台
灣人普遍都對日本文化瞭若指掌,甚至每個人都會說個簡單的「阿哩壓豆」或是「甘八茶」。但他卻一點都不了解台灣的文化、台灣的歷史…….」




所以,當他發現台灣對日本捐了這麼多錢,而一大堆日本人卻可能連台灣在哪裡都搞不太懂時,他便決定要試著讓多一點日本人認識認識這個國家。於是,他來到了台灣,騎著腳踏車環島,然後在台灣各地拍下他拿著紙條說「台灣謝謝」的影片。





看完Koichi的影片以及檔案介紹以後,我馬上寄信過去邀請他來學校。
同時,我也在Couchsurfing上看到了一個台灣沙發客超酷的環島計畫--帶著小提琴環島。剛好Koichi有空的時間她也剛好在附近,就兩個一起抓來學校啦。






Crystal(念萱),英文系四年級,去年剛從荷蘭萊登交換回來,趁著寒假的時候在台灣一邊環島,一邊表演小提琴。

「我小時候學過幾年小提琴時,音樂對我來說並不是甚麼快樂的事情,後來因為課業越來越重,小提琴就這樣被擱置了。我也覺得自己走音樂應該不會有甚麼前途,學音樂好像就最後就只能當演奏,或是當音樂老師,我原本對自己沒甚麼自信,根本不是個敢在眾人面前表演的人......



Crystal後來去選擇去讀英文系。


直到她到了荷蘭,用音樂交了許多朋友,創造出許多奇妙的際遇,Crystal才發現原來音樂在她生命中的分量有多大,而且她還可以用這項才藝帶給許多人快樂,也漸漸對自己有了自信。


於是,那些在荷蘭的朋友們,開始慫恿她去街上表演。




「我一開始聽到其實很興奮,想說yes這天終於要來了,可是......那些傢伙超沒義氣的都給我臨陣脫逃,最後我一個人揹著小提琴就到了街上了,雖然還是天人交戰了很久,會想說我又不是專業的音樂家,我怕會有人笑我,我沒有音箱、也沒有人幫我伴奏,而且,我會的音樂他們又不一定聽過等等之類的。




後來,這樣子的演奏,成了她最快樂的時刻之一,路過的人們紛紛停下來欣賞她的演出,也真有人拿小費給她,最重要的是,當她表演完後,原本完全陌生的路人們開始跟她攀談,有聊天的,還有點歌的。她發現,這才是她想要的音樂模式,不是站在舞台上單方面的表演給聽眾,而是在人群中透過她的音樂將原本彼此陌生的人們連結在一起。




「當我不是為了賺錢而表演小提琴,而是單純為了將音樂或是快樂分享給別人時,我會表演的非常開心,人們也會聽得非常高興,當然,還會有更多的小費,我就可以繼續旅行。」Crystal說完後,拿出小提琴來,開始演奏。




重點不是你有多專業多厲害,重點是你願不願意站出來分享給別人。





然而,即便真的不需要是大師級的程度才能去表演,但也不代表像我這樣子就可以直接去表演阿,別人可能反而會跟我收錢吧……









類似街頭藝人,Koichi則是用另外一種形式在旅行:到處分享快樂。Koichi將他在台灣環島謝謝的旅程拍成影片送回日本後,受到日本跟台灣的廣大迴響,開始有群眾募資支持他繼續旅行,他也開始準備他的下一個計劃…..



Koichi:「你們知道日本嗎?」學生們點點頭。



Koichi:「你們有看過日本人嗎?」學生們愣了幾秒鐘:「現在看到了。」



Koichi:「那有跟日本人說過話嗎?…….喔,現在也有了。」



最後Koichi又問:「那你們…..有摸過日本人嗎?」他請所有學生將手舉起來,然後走下去跟每一個學生擊掌或是握手,無論是二十人的小班級還是塞了近百人的大教室他都堅持要讓每個人都碰過他這個日本人。


「你們摸到了吧?有甚麼感覺?跟你們的手一樣熱熱的吧?我們都是人,就算我在不一樣的出生,講不一樣的語言,但我還是有心臟、有體溫,我的血液跟你們一樣都是紅的,所以不要怕。」Koichi對著台下許多正在摸自己手心的學生說。




Koichi的計畫是要到世界各地去辦Free Hug(免費擁抱),而他最先挑上的兩個國家,卻是兩個公認最討厭日本人的國家:中國和韓國。



很多人覺得他瘋了,幹嘛要挑對日本人這麼不友善的地方辦Free Hug?


但Koichi卻認為這兩個國家就是最需要辦Free Hug的地方:「人們都說韓國人討厭日本人,中國人更討厭日本人,但那又如何?我們都是人,幹嘛一定要互相仇視,我想要證明給其他日本人看,即使是在這兩個地方,都還是有人願意接納我這個日本人,跟我擁抱的。」








所以,他真的成功地在這兩個國家舉辦了Free Hug,也拍成影片帶回日本,又激起更大的迴響,然後就有更多的人願意資助他繼續去旅行。





他的影片總是會讓人不知不覺看了心情很好,很療癒







撥放完影片後,Koichi將他的板子舉起來,然後跟學生一一擁抱,不小心沒控制好那些小鬼還會整群失控暴走,甚至還有第一節抱完還不夠,後來每一堂下課鐘一打就衝過來堵在教室門口要抱抱的。


只是,我心裡很在意的是,那群小鬼們一直爭著問我可不可以抱Koichi和Crystal,可是都不抱我…….害我整個很心酸。




Koichi其實是一個國小老師,但是他在當老師之前,不斷的在世界各地旅行,然後累積各式各樣不同的經驗,無論是辦Free Hug,騎腳踏車環台,還是去澳洲打工、去部落探險或是在迪士尼樂園上班等等。將來有一天,等到他終於旅行結束回去教書時…….我真的是超羨慕那群有機會被這樣子的老師教到的小朋友們。





就在我正準備寫他們兩個的故事的時候,Koichi跟我傳了一封訊息,說他那個時候來高雄和我們學校的影片終於做好了,時間一整個喬的剛剛好。






最後一組接待到我們學校來的沙發客,我非常喜歡這個結尾,一個四處散播音樂的旅人,跟一個四處散播擁抱的旅人,也許聽起來理想不切實際,但是當一個人像這樣把自己當成禮物送出去的時候,我相信人也會想辦法讓他們過得很好很開心的。


要帶給他人快樂,根本不需要任何資格。



有興趣歡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