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5日 星期三

短漂泊(中):喬瑟夫與蘇西

<喬瑟夫與蘇西>


聖痕老伯載著我在Istria半島內的森林一路往義大利開去,他們原本打算帶我去克羅埃西亞邊境的一個小賭城去玩玩。

但搞笑的是,我們在森林內開了一兩個小時,卻一直找不到路出去,還不斷的一直鬼打牆經過同一間餐廳,當我們第三次回到那間餐廳時,聖痕老伯終於認輸妥協,決定下車去餐廳問路。


五分鐘後,聖痕老伯回來了,他跟中國大姊討論完後讓大姊跟我解釋目前的狀況:「我們接下來要走的路會跑到斯洛文尼亞去,你要去嗎?」

「那我想我還是待在克羅埃西亞就好,我可以自己在這裡搭便車沒關係。」

「喔,他剛剛在餐廳裡已經幫你問到一個住薩格勒布的家庭,他們說他們應該可以讓你搭便車。」



.........
挖賽,這也太帥。
我從來沒有聽過可以搭到一台便車的車主還去幫我尋找下一輛便車的........

聖痕老伯帶著我這個天上掉下來的行李,到了餐廳內去見那一對即將接手我的夫妻,喬瑟夫跟蘇西。他們想先跟我當面聊一聊確定一下我不是從中國潛逃過來的偷渡客之類的再決定。

「你可以說英文嗎?」他們直接用流利的英文問我。

「可以啊。」

「你是從哪裡來?」

「台灣,我在薩格勒布大學交換,現在學期還沒開始所以我跑出來到處晃晃。」

這對和藹的夫妻很快就決定將我接了下來,然後我們送走了聖痕老伯跟中國大姊。


我跟他們解釋了我剛剛是在甚麼樣的情況下搭到聖痕老伯的車子的,也解釋了聖痕老伯臉上傷痕的由來。

喬瑟夫跟蘇西看著我,然後彼此互看一眼,待了幾秒,然後喬瑟夫轉頭對我說:「我認識的克羅埃西亞人朋友裡,沒有任何一個人有去過台灣、或是認識台灣人的。你知道我是做甚麼的嗎?」

「甚麼?」

「我在克羅埃西亞賣珊瑚,你知道全世界大多數的珊瑚都來自哪裡嗎?」

........


「就是台灣........而我竟然會在克羅埃西亞的這種地方、用這種方式,遇見一個台灣人。」




看來我走到哪裡都可以讓其他人感覺到上帝的存在.....我去當傳教士好了





<感謝旅館都客滿了>



「我們是從薩格勒布來的,但我們還沒有要回去薩格勒布,可能還要在幾天才可以載你回去喔。」
從聖痕老伯手上接下我的喬瑟夫這樣對我說,我當然無所謂,反正我也才剛出來,並不想要這麼早回去。

「我們這次來這裡,主要是要去兩個地方,一個是我們賣珊瑚的商店,另外一個則是我們想要開分店的地方,我猜你應該沒聽過,這兩個地方一個叫Grožnjan,一個叫Motovun,就在這附近而已。」

.......有沒有搞錯啊?

沒想到我不只能因為聖痕老伯的關係看到Motovun這個小鎮,竟然將被他幫我找的下一輛便車直接帶進去那兩個對我來說充滿神秘感的地方。

這兩個小鎮,都位於山丘上全由石板砌成的中古小鎮,都有數百年歷史了,因為某些緣故,這兩個人口都不到一千人的小鎮卻是克羅埃西亞這個貧窮巴爾幹國家裏頭數一數二有錢的區域。



喬瑟夫他們原本想要幫我在Grožnjan裏頭問一間便宜的旅館讓我住,結果......

完全沒位置,這個小到不行的地方怎麼會這麼搶手?

喬瑟夫擺了擺手對我說:「我忘記明天這邊會有一年一度的藝術節了,難怪一大堆的外國人都擠上這個小地方,我們明天再帶你來玩,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你今天就跟我們一起擠我們訂的民宿好了。」


這應該是極少數會因為旅館客滿而感到異常高興的案例吧。



<當古城變成畫廊>





每年的九月底,Groznjan都會舉辦藝術季,
這整個中古世紀的石板小鎮將在那短短幾天的時間變成一個巨大的畫廊。

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們會將他們的畫作直接掛在小鎮的各個街道巷弄的牆壁上,然後整個城鎮也會佈滿了藝術家跟遊客匯聚在各個畫作前抒發自己的評論。


如果人們有看上眼的畫作,他會在畫作後面的紙條寫上自己的出價,如果已經有人出了,就直接在後面寫上更高的價格。

喬瑟夫他們在店裏頭跟店員們談事情,我便一個人走在這充滿時空衝突的石板街內。

除了少數極度吸引我的作品外,我並沒有花太多的心思在欣賞這些畫作,而是沉浸在這整個小鎮因為被這些畫作填滿後所形成的氛圍,在我眼前的人們好像都進入了另外一個時空,即便他們就在我面前高談闊論著,聲音卻幾乎傳不到我耳中

好像整個小鎮的任何一個角落也都成了無數個劇場。

我看著人們在不自覺中為我表演的各個劇碼

才赫然發現,好像我也成了某些路人們正在欣賞的演出.....



<龍脊上的瑪瑙>


「Motovun,Groznjan還有我們另外一間總店位於的Labin,再加上附近另外一個小鎮,都是位於Istria半島中四個突起山丘上的古城,所以,這邊的人們都說這四個連成一條線的城鎮就像是一條龍的背脊一樣,就像是中國文化的風水的感覺。」喬瑟夫對我眨了眨眼,然後拿起了一塊瑪瑙:「中國人很信這個,你把這個紅色的瑪瑙做成龍的意象,賣再貴都會有中國人買。」

「那你們的店要不要乾脆就叫Coral dragon好了,你可以將珊瑚跟龍脊的故事連在一起啊,商標就畫一條被上長著瑪瑙的龍哈哈。」我這樣說。

然後喬瑟夫和蘇西聽了之後瞬間進入熱烈的討論,


五分鐘後,他們就決定要這麼試試看了。


首先,他們帶著我去跟Motovun一個想要將店面租給他們的屋主見面,一見面就直接說,我是他們很重要的客人,請他好好照顧我;隔天去最後一座龍脊小鎮時也是如此。

結果我就像個吉祥物一樣跟在喬瑟夫他們身邊看他們談生意,然後被帶去吃飯......

晚上,蘇西對我說:「想不到因為撿到了你,讓我們突然決定多開了兩間店面,而且都談得非常順利,這真是太神奇了。」




<零足跡餐廳>


跟屋主見過面後,喬瑟夫說那個屋主要帶我們去一個適合"談生意"的地方,我腦海中瞬間浮現了這兩個中年大叔去喝花酒,然後蘇西坐在一旁生悶氣的畫面......

結果,


是我想太多了,他們帶我到一個非常鄉下的小農家裡,喬瑟夫說他覺得我一定會喜歡這裡,那是一個農夫自己開的家庭餐廳,菜單就在那個老闆的大肚子裡,一切以老闆今天找的到跟想煮的料理為主。

他們在這個農場種了許多的蔬菜、馬鈴薯和番茄等,還有養雞和豬,甚至連香腸和火腿都是他們自己燻和自己加工的。

所以說,這間餐廳使用自己生產的橄欖和葡萄製造的橄欖油和葡萄酒,其實也就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了。

這間餐廳的食物足跡基本上幾乎是零.......

搞笑的是,吃完飯後,我喝了一杯他們送上來的白酒和紅酒,起身正想去摘樹上的李子來吃時......我就直接視野一白,整個跌坐在地上了,我意識非常清楚,但眼睛完全看不到,身體也動不太了。

蘇西整個嚇死了,天啊,這個來歷不明的亞洲人不會有甚麼恐怖的疾病之類的吧......
她趕快衝到車子裡頭拿出了墊子跟毯子讓我躺在地上休息,還堅持我不躺十五分鐘不讓我起來。我感到好丟臉,竟然在這種時候貧血,真對不起那個一直跟我介紹他們葡萄酒的老闆。



從此之後,每次要喝紅酒時,蘇西都會很緊張地問我說身體O不OK,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讓我覺得好像東亞病夫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