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4日 星期六

短漂泊(上):聖痕老伯

<搭便車前輩>

第一次在克羅埃西亞搭便車,同時也是第一次自己一個人搭。
結果,才走到城市邊緣,就遇到了第一個麻煩,
這個交叉口幾乎沒有車子經過,但再走下去就是高速公路了,
我不敢在高速公路上面走......

在那個幾乎沒有車的路口待了約十分鐘後,
涵洞中走出一個穿著夾腳拖、揹著大背包的傢伙。

這個夾腳拖一定也是來搭便車的.....

他走到我旁邊跟我說了聲Hi,我跟他說這邊沒甚麼車子會經過,再走過去一點有一個加油站,但是前面就是高速公路,我不知道怎麼過去。
結果,夾腳拖喔的一聲後......就很自然的就往高速公路的草皮上走去,
我也硬著頭皮跟在他後面走過去(就當草皮不算是高速公路吧.....)

這個瀟灑的夾腳拖從波蘭一路搭便車搭到克羅埃西亞來的德國人,
現在累了想要回家去。

走了五分鐘,到了加油站後,我正準備從包包裡拿出我的牌子來。
結果這個夾腳拖就像散步一樣,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到一台休旅車旁,開始跟那個在整理後車廂的司機聊天。
然後不到一分鐘,他又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到我這邊......跟我道別。
他說那台車子可以載他到奧地利

......這真的是太犯規了。






<克羅埃西亞第一輛便車>

德國夾腳拖走後,在加油站搭了十分鐘,正在想說我要不要也試看看直接去問司機,一輛超可愛的兩人座黃色小轎車在我面前停了下來,
竟然是個女生,她的第一句話,不是問我要去哪裡,而是說:「快上車吧,我以前也搭過便車,我很清楚等車的感覺是甚麼。」
Bijanka住在薩格勒布。當天是禮拜五,她結束工作正好要去Rijeka找她的男朋友過周末。
突然,她的電話響了,她接起電話劈哩啪啦地用克羅埃西亞文跟電話一頭聊了起來,但至少聽得出來她提到了她剛剛在加油站載到一個台灣人....


電話講完,
她笑著對我說: 「我男朋友現在整很緊張的整理他的房間,我每次去他都這樣。很奇怪耶,我開兩個多小時去Rijeka是為了要找他,又不是為了要檢查他房間乾淨不乾淨。」

然而,這輛小車似乎有點難應付克羅埃西亞的高速公路,
雖然說在山區的高速公路景色真的非常美,但是風超大,而且還下暴雨,Bijanka一直哄她的車子叫它加油,

突然間,Bijanka看了看我,再看了看她的車子,然後哀號:「喔不,我要減肥了,不然我怕以後我的車子會不想讓我載hitchhiker。」


她的邏輯真的是神有趣。




<去哪裡?都可以>
在Rijeka實在沒甚麼事做,
所以在市區逛一逛後就不知不覺的走出城市了,接著就是一邊走路一邊對後方的來車舉著大拇指。
然而,從市區走到郊區、再從郊區走到另外一個市區,最後又離開了那個小鎮開始走進了山路.......
才發覺我已經不知不覺地走了五個多小時,而這一路上竟然完全沒有車子停下來。開始覺得有點悶,晚上要睡哪裡的煩惱也隨之一起湧上。終於下定決心停下腳步、轉身面對車潮,開始認真搭車(其實也是因為腳痠了.....)。在當下,我並沒有特別想要去哪裡,搭便車的目的....只是因為太無聊了想找個人聊天。

結果來了一個我完全搞不懂她在嗨甚麼的阿姨,她叫我上車後就一直劈哩啪啦地跟我說她知道我是hitchhiker,她會帶我去最好搭的地方,接著一整個橫衝直撞到了一個高速公路的紅綠燈前,就把我趕下車叫我在安全島上搭,接著很開心的跟我說掰掰後她就開走了......(從上車到下車之間我可能沒有說超過兩句話。)

所以,在這個我完全沒有概念的偏遠高速公路上的紅綠燈前,我一整個騎虎難下了,如果真的沒搭到車的話我就真的是受困在這個安全島上了......

神奇的事情,第一輛車就停下來了,
車窗搖下來,是一個滿臉鬍子的精壯老伯,他看了一下我對他舉著的拇指,然後再看看我的臉,猶豫了三秒鐘,

然後,

他用字正腔圓的北京腔對我說:「去~哪~裡~」

我在心裡罵得好大的一聲髒話好安慰自己剛剛所受到的驚嚇,在詭異安全島邊搭到的第一台車竟然是個會講中文的白人老伯,我也呆了三秒鐘猶豫著應該回他中文還是英文,

最後,

我抱著些許復仇的概念用中文對他說:「都~可~以~」




<聖痕老伯>


這個鬍子伯伯聽到我跟他回答都可以後,聳了聳肩,然後就讓我坐進他那輛塞著滿滿行李的小轎車。


我放好背包繫上安全帶後,看清楚副駕駛我就笑了,原來是個中國女生,這樣一切就比較說得通了。他們家住義大利,趁休假的時候從義大利開車來克羅埃西亞度假個幾天,當時正準備要回去。


跟中國大姊聊了我才想到,好在我當時是用中文回這個伯伯,因為他其實不會講英文,他會講義大利文、克羅埃西亞文跟俄羅斯文,還有一點點的中文,但就是不會講英文。

開車開到一半,鬍子伯伯突然用義大利文跟中國大姊講了幾句話,然後那個大姊就轉頭問我說:「你幾月生的阿?」


「十二月底」


「真的!?他剛剛說他覺得你是魔羯座的。」




......這樣也猜的到,真令人佩服。




我突然發現,鬍子伯伯的臉上有著兩道傷痕,看起來像個十字架一樣,

中國大姊跟我說,他們當天早上在另外一個景點,算是宗教遺跡的地方,她拿了手機拍的照片給我看,是十個石頭堆成的小丘,丘頂上是一個耶穌像,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那些石頭很像頭顱....


中國大姊說,鬍子伯伯好像在那個地方亂開玩笑,結果說完後就踩空然後跌了一跤,頭就埋進了石堆裡.....


起來後,臉上就出現了看起來像十字架的傷痕。


聽完我就決定不叫他鬍子伯伯了,改叫聖痕伯伯,那個臉上的十字疤實在是太酷了。


對我來說,在克羅埃西亞那個莫名其妙的小地方遇到會講中文的便車根本就是個扯到不行的奇蹟。


但他們的驚嚇程度甚至比我還嚴重,中國大姊說他們經過早上的事件後,原本不信邪的聖痕老伯已經變得比較收斂了。結果他們竟然又在上高速公路前看到一個亞洲人站在安全島上面搭便車,聖痕老伯突然感覺到上帝的存在,所以一定要載我!

看來我還真的得好好謝謝上帝。


然而事情還沒結束,


因為,一個小時後....

他們迷路了~



<搭便車才到的了的地方>



知道我要去Istria半島後,Ivan曾傳了條簡訊給我:「去看看Grožnjan和Motovun,你會喜歡的。」

我用電腦查了一下.......兩個小村子都在森林裡頭,沒有鐵路也沒有公車路線經過、連高速公路都沒有,可能沒甚麼機會去了。

然而,坐在聖痕老伯的車子上迷路了兩個小時,我們看到森林中出現了一座小山丘,山丘上頭坐落著一座小鎮。

我正想說那座山怎麼這麼特別,聖痕老伯竟然瞬間猜到我的心思似的,將手指指向那個山丘對我說:
「Motovun。」然後就開始劈哩啪啦的講著我聽不懂的義大利文介紹,中國大姊跟我翻譯說聖痕老伯只是在描述著那邊的香菇和橄欖油有多棒而已。

但我當下對橄欖油和香菇完全沒興趣,

只是一整個覺得好笑,我竟然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迷路到Ivan要我來看的地方,而且還是一個一般來說除了自己開車外根本到不了的冷門景點。

緊接著,另一件詭異的事情瞬間湧上我的心頭......

聖痕老伯.....你既然跟這裡那麼熟怎麼還有辦法迷路成這副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