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7日 星期六

沙發客來上課:溝通不是只有語言而已(Salva)


「兩年前,我在巴塞隆納接待了一個日本人,他當時跟我說他已經去過了五十個國家了,我這十六年來都在惠普工作,要像他那樣去那麼多國家對我來說有難度,但是,我可以在家接待不同國家的人啊,所以我決定用接待五十個國家的旅人來替代去五十個國家旅行的目標。」




Salva是個住在巴塞隆納附近的西班牙人,他已經接待了四十多個國家的沙發客了,即將要達成兩年前所設下的目標。即便他當時人在台灣,他還是將鑰匙先給鄰居,請他讓一個上海沙發客到他家裡去住。



「你怎麼會想要來台灣?」



「我已經接待過兩百多個沙發客了,最常接待的國家就是台灣,已經接待過二十幾個了,他們人都很好也一直邀請我來,所以這次就換我來拜訪他們了。」






Salva從來沒有來過台灣,但他在台灣卻已經有了一大票的朋友正等著見他,搶著要帶他出去玩,他煩惱的不是要住哪裡或是要去哪裡玩,他煩惱的是他的假期根本不夠他去拜訪所有邀請他的朋友們。
























不過,Salva還是決定在他滿滿的行程內硬是塞進了來我們學校的活動,他在出發來台灣前就先在網路上跟我討論著他要分享的內容,也問了我許多有關學生的問題,讓我感受到他對來學校這件事情非常的重視。





照往例,我帶著Salva到二三年級的班上去跟學生聊天,他介紹一些西班牙的文化,有名的東西還有教學生一點西班牙文。下課後,有老師過來問我說能不能讓Salva去跟一年級的學生互動,他們甚至將椅子都帶到了穿堂上,瞬間成了個戶外教室。























我一開始有點擔心,怕一年級的學生會聽不懂。但結果卻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那群小鬼們瘋狂的舉手問問題,我當下整個傻眼......他們就一個個興奮地舉著手用簡單的英文問他幾歲、喜歡吃甚麼、要待多久之類的問題,然後一邊很緊張地問旁邊的老師們這樣講對不對,甚至還有學生拿他自己種的番茄請他吃(怎麼會有國中生隨身攜帶這種東西.....),



然後下一堂課,又有學生給他橘子。



後來當我跟老師說一年級程度好好的時候,她很帥氣的回我說:「很簡單阿,我跟他們說……三個問題一個嘉獎。」



下午,因為我在忙其他的事情,就把Salva丟給一群在練習英文話劇的學生照顧,請他當導演,過了幾天那群學生還真的得了名次,我想那些評審一定想像不到我們竟然可以找到一個西班牙人來幫這些國中生導這齣花木蘭的話劇。



但是,還是有點問題……

「Salva說的我都聽不太懂,我們講的他好像也不是很懂。」有學生這樣跟我求救。



「誰管你們啊,英文溝通不了就用畫圖、比手畫腳或是心電感應,自己想辦法。」我殘酷的回應立馬遭到他們的白眼。



他的英文程度嚴格說並不算是非常好,或者說發音跟我們習慣的有點不一樣,所以學生們常常沒辦法一次聽懂。其實,Salva是兩年前開始接待沙發客以後,才漸漸有辦法講英文的。






但我反而很期待這樣子的狀況,Salva本身也經歷過自己英文很爛怎麼講別人都聽不懂的狀況,所以他完全不會因為學生聽不懂而感到不耐煩,他極度有耐心的用大量的肢體語言或是用不同的說法跟學生溝通,我甚至覺得他已經練就了一身就算你把他消音,光看他的表情和動作就可以大致理解他在說甚麼了。而這正是我最希望學生們見識的東西,對我來說,這是遠比學英文或是其他語言還要重要太多的能力。






溝通,是一種除了語言之外,還得加上音調、語助詞、動作、表情等等一切的綜合,一個人可以只用最簡單的英文,加上表情讓別人了解,甚至可以完全不用英文,只用嗯嗯啊阿之類的聲音加上動作就表達出他想要幹嘛。相對之下,如果一個英文很好的人對上一個英文不太好的人,卻堅持用極度流利、詞藻優美的艱澀英文溝通,即使他講的再好再正確…..只要對方聽不懂,那他其實反而不如一個不會講英文的人。





當完小劇場導演之後,Salva又被一群一年級的學生給拖去踢足球,我沒辦法到現場去看他們的情形,但是看到Salva下課後滿身大汗的跑去買了好多點心來請學生吃,我相信他們應該”溝通”的非常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