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4日 星期二

短漂泊(下):帶著訊息的人


<珠寶界的全球化與直接貿易>


喬瑟夫的商店主要賣的是珊瑚飾品.....他從台灣買來珊瑚原料然後在薩格勒布加工製成項鍊、手鍊等飾品。
除了珊瑚,他以前也做過許多珠寶的買賣,在賣珊瑚之前他長期在印度跟中國經商。


「珠寶這種東西,絕大多數是大陸自己或是非洲東南亞窮國提供的原料送到香港跟台灣這兩個超級集散地,再被歐洲公司買下運到印度齋浦爾切割琢磨,送到法國、義大利的名牌精品店,最後,再由大陸觀光客用一百倍或一千倍的價格開開心心的買回去退稅帶回家鄉,然後帶回家鄉….」喬瑟夫說。


除了珊瑚之外,喬瑟夫的商店也會販售衣服或是包包之類的商品,這一方面,就是蘇西負責的,蘇西跟喬瑟夫每年都會有好幾個月的時間在非洲、南美跟東南亞旅行,一邊旅行一邊拜訪當地的村莊,通常,他們會故意去尋找那些比較偏遠貧窮的村落,如果有看到有意思的手工品,像是手染的衣服或是手工的包包,蘇西就會將這些東西帶回克羅埃西亞的商店賣。


直到最近我才發現....原來蘇西做的其實就是一種公平貿易,甚至是直接貿易了。

<賣家具的咖啡廳>


跟印度及土耳其一樣,克羅埃西亞的茶也叫chai,很好記。
他們喝的茶也很多,但是人們通常不會在餐廳或咖啡廳裏頭點茶來喝,因為那些地方的茶葉品質都極差,
只能透過加一大堆的牛奶和砂糖來掩飾,重點是又很貴,所以人們通常只會在家裡面自己喝。
然而,喬瑟夫帶我到Groznjan的這間咖啡廳,卻極力推薦我點這邊的茶。

「你絕對無法想像,在克羅埃西亞要找到有機茶這種東西是多麼困難的事情。」喬瑟夫一邊看著菜單一邊跟我說。

可能因為來的客人很多都是外國人吧,這間咖啡廳服務生的英文也超好,從頭到尾都可以很開心隨興地跟每個客人聊天開玩笑。

當我們點的甚麼挖哥有機茶終於送上來了之後,
蘇西跟我說:「這間咖啡廳裏頭,所有的家具跟裝飾品,全部都是他們那個大半年都在東南亞旅行的老闆帶回來的,我每次來這邊他們的裝潢都不一樣。」

「為什麼會不一樣。?」我問。

「當然是因為都賣掉啦,這種充滿異國風味的東西在這個地方賣超好的,尤其是每年這個藝術季的時候都會來一大堆品味很有意思的有錢人們。」喬瑟夫說。

......難怪他們雖然賣的東西品質都超好,但是卻沒有貴到嚇死人的地步,原來賣咖啡只是個幌子,這間咖啡廳根本其實是以賣家具為主的家具行。

<會叫的賓士>


走在石板街上,看到了一旁一隻很興奮地對著我們汪汪叫的狗兒,
喬瑟夫看了牠一眼,轉頭跟我說:「你知道為什麼Groznjan和Motovun的人這麼有錢嗎,這隻狗狗就是原因,你猜猜看這狗狗值多少錢?」

「Ne znam.」這是一句很好用的克羅埃西亞文....我不知道

「至少兩萬歐,好一點的可能會到五萬。」喬瑟夫在心裡換算了一下以後跟我說。

.......五萬歐,那不就快台幣兩百萬了@@

「這隻狗狗比一台車子還貴喔?根本就是會叫的賓士(Barking Benz)。」

喬瑟夫顯然很喜歡我對那隻狗狗的形容,他笑著繼續對我說:「那隻狗狗是找Truffle用的。」

Truffle....這個單字我好像不久前才聽過,但我記不太得那是甚麼東西了。

「就是一種香菇,很貴很貴的那種,法國人喜歡用豬找,克羅埃西亞和義大利這邊則是訓練狗狗去找,因為豬會把那個香菇吃掉。」喬瑟夫看出我似乎不太理解便跟我解釋。

我一聽到用豬找的香菇我就瞬間明白了,
就是松露!

喬瑟夫說從克羅埃西亞這邊開始,經過義大利到法國這邊,有一條松露森林,而Groznjan這邊,算是整個松露森林的起點。

我想到我前一個禮拜才在Ivan家吃到他們用松露調味的義大利麵(他室友的家鄉就在這附近。),但我當時吃這個貴鬆鬆的松露其實沒啥感覺就是了.....




<帶著訊息的人>


終於,喬瑟夫載我到了Pula的競技場,跟我這個被他們照顧了三天的行李說再見,然後就離開了。

我大可以賴著不走繼續跟著他們直到回薩格勒布,但我還是決定,再度回到一個人的狀態,跟喬瑟夫和蘇西兩人這幾天來的談話使我必須將自己丟回孤獨,好好跟自己對話。


「你生命中遇到的每一個人,身後都有一個只屬於你的訊息,人們終其一生,嘗試著去發掘、去解讀這些訊息。」這是喬瑟夫從一個伊朗老先生的口中聽到的。我非常喜歡這句話,是一段可以讓我花一兩個小時邊走邊咀嚼的句子。


「所以,在這麼莫名其妙的狀況下出現在我們眼前的你,一定有著非常重要的訊息。」我腦海中浮現喬瑟夫那似乎永遠在思考的眼神。

我想在很多人身上找到那些屬於我的訊息,

同時,

我也希望我可以成為能夠帶給人們珍貴訊息的人。



成為一個帶著訊息的人。